爱去小说网 > 虫屋 > 第517章 游记
    晚饭吃完后他们便回了酒店。

    姜游和姜末父子俩,一人一张床躺着,一个看小说,一个刷小视频,非常的和谐。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姜游在吃早饭和多睡一会儿两个选项中犹豫了一会儿,最终饥饿打败了困意。掀开被子,下了床,洗漱一番后,拿着房卡和手机就下去了。

    他在餐厅门口和从里面走出的管清彤打了个照面。

    姜游问:“你吃好了?”

    管清彤快步朝外走出了三五米后,才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抱歉地笑了笑后说:“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我先上去了,等下酒店门口集合吧。”

    姜游说:“好的。”

    看着管清彤走远后,姜游把早餐券递给了站在门口的服务员,左右扫视了一圈,他看到唐不甜一个人专心在喝粥。他走了过去,说:“早,我坐这行不?”

    唐不甜说:“可以。”

    几分钟后,姜游端了一杯豆浆,和满满一碟子食物走回来坐下,“我来的时候碰到管清彤了,她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朱文来了。”唐不甜放下勺子。

    “怪不得呢,昨晚我看她就有点不太对劲,”说完,姜游咬了一口牛肉饼,再喝一口羊杂汤,他评价道:“这家早饭还不错,等进了沙漠,估计就只能啃面包了。”

    “谢东来过罗镇的事,你怎么看?”唐不甜问。

    姜游把牛肉饼吃完了,他喝了一大口豆浆,“我不认识谢东,不好做什么判断,不过吧……”

    “不过什么?”

    “一会儿到了沙漠里,你要好好保护我和生抽,我脚不行,生抽一小孩儿,”姜游摇了摇头,“真遇上事了,我挺不乐观的。”

    “你是不打算出手?”唐不甜问。

    姜游没有否认,他说:“我有我的目的嘛。”

    “好。”

    “我去那一盘水果,”姜游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得好几天没水果吃了。”

    吃完早饭,姜游回房间给他和姜末都换了一身装备。他站在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沙漠靴,橙色冲锋衣,防晒帽,墨镜,皮肤也有点黑,除了小胖了点,一看就是专业跑户外的。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把装满了的登山包和登山杖拿了出来。确认没有遗漏后,他带着姜末下楼了。

    唐不甜已经已经在酒店门口等着了。

    她换了身轻便的装束,头发扎了起来,戴了帽子,穿了防晒外套。

    “你的包呢?”姜游打量了她一下后问。

    唐不甜回答:“朱文拿过去了,他在把车开过来。”

    说话间,一辆越野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姜游把包和杖塞进后备箱里,然后和姜末上了车。唐不甜抱着木刀,她看了姜游一眼。姜游坐稳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糖盒,倒了两颗扔嘴里后,把糖盒往唐不甜方向一递。

    唐不甜接过了。

    管清彤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三人的动静,她说:“走吧。”

    车子启动了。

    姜游拿出手机,看了几页小说后,就觉得困了,他伸手揉了揉姜末的头发,然后闭眼开始补觉。

    车窗外的风景渐渐荒凉了起来。

    唐不甜听到了呼噜声,不重,但很吵,抬手就要用木刀去拍姜游的肩膀。

    姜末突然扭头看她。

    木刀停在距离姜游肩膀一厘米处。

    唐不甜抿了下嘴,木刀打了下去。

    然后姜末和唐不甜两人隔着姜游互相瞪着眼睛。

    鼾声停了。

    姜游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姜末和唐不甜两人,他问:“怎么了?干嘛打我?”

    “打呼。”唐不甜说。

    姜末撇过头去。

    “我打呼啊?可能是太胖了吧,一会儿下车我把我的耳机找给你,降噪的,你听听歌。”姜游往车窗外看去,太阳升的很高了,他又吃了两颗薄荷糖,然后问:“现在到哪了?”

    “穿过这片砂石路,就是沙漠了。”管清彤回答了他。

    姜游看着地面上逐渐变得稀疏的植被说:“我在沙漠里也种了好几棵树了。”

    “蚂蚁森林吗?”管清彤问。

    “是啊,梭梭树,沙棘,我一直想种樟子松……这几天估计每天都能走好多步吧?”

    越野车开进了沙漠里,穿梭在沙丘之中。

    中午的时候,他们停车休息了一会儿,吃了午饭。姜游抱着姜末下了车,和唐不甜踩了会儿沙子,拍了几张风景照,再上车后,他把耳机找出来给唐不甜,然后便认真睡午觉。

    开进沙漠的腹地后,管清彤一边卜算,一边指路。

    车身颠簸了起来。

    这次,姜游是被晃醒的,一睁眼,就看到车子俯冲而下,看到的是沙子,然后还是沙子,然后下一瞬,整个蓝天又映在了前窗上。

    “这真是飞沙走石啊。”姜游一边评价,一边努力地坐稳身体。

    唐不甜摘下了耳机,她问:“还要多久?”

    “不知道,也许很快就到了,也许要开很多天,”管清彤扭过头,她看着唐不甜说:“我只能算出,线索在这片沙漠里,还有,我们在不断的接近着它。”

    “谢老来罗镇做什么,还没查出来吗?”姜游问。

    管清彤扭回去坐正了身体,“罗镇有一个传说,如果在沙漠里,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你就会被沙漠带走,那年过后,被‘沙漠带走’的人变少了。我猜测谢老师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

    “这个传说有点耳熟嘛,”姜游想了想,“马克·波罗的游记似乎提到过?”

    管清彤不置可否地说:“也许沙漠里的传说都差不多吧。”

    相似的风景看多后,便觉得无趣了。

    手机也没信号。

    思索了片刻后,他找出本下载了全文的小说,开始从头看了起来,正看得头昏脑涨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到了吗?”姜游问。

    “今天在这里扎营,明天再走。”朱文的声音第一次在车里响起,“沙漠晚上太危险了。”

    说完后,他开门下车。

    姜游跟着下了车,看到朱文从后备箱里拿出帐篷后,他走了过去,把另一只帐篷也拿了出来。

    管清彤看着他们。

    朱文是很有经验的。

    姜游出乎意料得似乎也很有经验。

    很快他们就把帐篷搭好了。

    姜游擦了擦脸上的汗,他转过身,天际的红日似乎终于挣脱了天空束缚,肆意地将天地染红。

    姜末站在不远处的沙丘上。

    他转过身,他的瞳孔深处,也有着一轮红日。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股票大盘今天 幸运28最快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最新开奖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哪家好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推荐今天 开盘前股票价格 彩票开奖福建快3走势图 51pk10免费计划网站 pc蛋蛋真送q币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吉林配资公司 极速快三开奖直播 安徽11选5玩法 山东11选五走势图彩 小额炒股软件哪个好用 十一运夺金技巧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