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生活系游戏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出师(二)
    江卫国离开后厨之后就重新回到了之前的房间,他除了整理行李之外还需要把床铺被褥整理好,房间打扫干净。

    孙冠云没离开就在房间里等他,坐在床上双臂环绕在胸前,有几分包租婆的风范。

    江枫发现20多岁的孙冠云和70多岁的孙冠云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见到江卫国的时候都像是见到狗的猫,虽然不敢上前直接挑衅但总想在对方面前露露爪子。

    “我要叠被子了。”江卫国道。

    孙冠云乖乖起身把位置让开,江卫国麻利地叠起了被子,一眨眼的功夫被子就变成了平整的豆腐块,显然是个熟练工。

    孙冠云见此情景有些想要嘲笑他:“你在家里该不会天天叠被子做家务吧?”

    江卫国用一副一看你就是没老婆的表情看了他一眼:“我老婆一个人带三个孩子还要上班,我不做家务谁做?天上掉下来的丫鬟吗?”

    孙冠云:……

    “我爸找你什么事?”

    “考核。”江卫国言简意赅地道。

    见终于说到正事孙冠云顿时精神起来:“我劝你还是别这么早收拾东西,要是今天的考核通不过你还得再来呢。”

    “通不过我今天也得回去,明天下午不去上班就得扣工资,我家老三刚生,要是扣工资他断奶之后连米汤都没得喝。”

    “你怎么说什么都能扯到你儿子?”孙冠云忍无可忍。

    “我家老三本来就刚生。”

    孙冠云:……

    “等会再收拾吧,没准你明年还要住这呢。”孙冠云对江卫国发出恶毒的诅咒,怒气冲冲地走了。

    江卫国对孙冠云这副样子见怪不怪,继续收拾房间。可能是因为房间本来就小又没什么家具的缘故,即使江卫国把床铺叠了桌子擦干净,地上也全部重新打扫过一遍,看上去和之前依旧没有什么区别。

    可能是因为实在没什么事做,江卫国在打扫完房间之后又把已经关上的帆布包打开,一一清点东西。一边清点一边碎碎念,仿佛是在确认。

    重新清点完东西之后,江卫国又把帆布包塞进了床底,离开房间前往聚宝楼后厨。

    此时的后厨已经有人在干活了,江枫看见孙冠云在指点一个看上去十岁不到的小孩切菜,凭相貌和年龄江枫可以确定这个小孩就是孙茂才。

    “太厚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切出来的萝卜片都能透光了,再薄一点。下刀要稳,切下去的时候要快,别在这磨磨唧唧的跟剁排骨似的。”

    “你像他这么大的时候都学多少年厨了,能切出透光的萝卜片有什么好炫耀的。”江卫国吐槽道。

    “江师兄。”孙茂才停下手上动作和江卫国打招呼,“我刚才听孙师兄说你今天中午就要考核了,恭喜了。”

    “停下来做什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能切肉了你还在这切萝卜,本身起步就晚还不要抓紧时间争分夺秒。”孙冠云看了一眼江卫国,“考核有什么好恭喜的,能不能通过还不一定呢。”

    孙冠云用嘴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反派人物。

    可能是因为有些无聊,也可能是因为觉着以后没法再和孙冠云吵架了所以要抓紧时间吵两句,江卫国非常罕见的接话了。

    “其他人考核的时候我也没见你这样。”江卫国非常自觉的端了一盆土豆走到厨艺台边上,开始洗手切土豆。

    孙冠云也不管孙茂才的萝卜片切的薄不薄了,端了一盆比江卫国那盆更多的土豆,走到他边上开始切起了土豆。

    “你以为佛跳墙是边上的大白菜,谁学都能学会,谁学都能学的?我爹收了这么多记名弟子,就教了你一个人佛跳墙。”孙冠云眼睛盯着土豆手上拿着刀,装作一副在正真工作的样子小声道。

    “我当然知道,这说明师父觉得我可以学会才教的。”

    “不自量力,你以为我家的佛跳墙和外边那些小店里的一样?你不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学了8年就想学会,痴人说梦。”孙冠云在开头和结尾各用了一个成语,首尾呼应。

    “我每年在这里学半个月,回去琢磨11个月,这要是都学不会,你当我是你呢?”江卫国用了一个反问句,强调语气。

    “你别……”

    “你们俩贴这么多土豆干什么?今天中午用得着这么多土豆吗?冠云,把你那盆给我放回去!”孙哲然用了一个祈使句,double kill。

    孙冠云被调离了主战场,休战。

    停战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孙冠云很快就发现了虽然他不能切土豆,但他可以切牛肉。于是孙冠云便端了一小盆牛肉回到江卫国边上,继续逼逼。

    “江卫国,你真的准备回去了就再也不回来?”孙冠云把最开始问江卫国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江卫国手上动作不停,道:“我不都说了,都学完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刚拜师的时候不是说你是尝了我爸做的上汤焗龙虾才想拜师的吗?你怎么学佛跳墙不学上汤焗龙虾?”孙冠云狠狠给了案板上的牛肉一刀。

    “记名弟子只能学一道菜,自然要学最好的。”

    “谁说只能学一道菜了?我爸最开始不是还说佛跳墙只是教亲传弟子吗?最后还不是教你了,你再学一道呗!”

    江卫国:?

    “没必要,我家老三都出生了,老大过两年也要上学了,再像原先那样来回跑不方便。”江卫国道。

    “你怎么又提你儿子?你怎么这些事都能扯上你儿子?”

    江卫国意味深长地看了孙冠云一眼:“等你有老婆了就会懂的。”

    孙冠云:???

    “懒得和你扯这些,等你回来你们那个小破市你就等着与世隔绝吧,协会不参加交流会也不去,连考级都不考,你真想一辈子待在你们那个破地方当一个小破国营饭店的大厨啊?”孙冠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连国营饭店的大厨都没当上。”江卫国嫌弃地看了一眼孙冠云。

    江枫:噗。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别的不敢说,怼人真是一把好手。

    “我以后肯定会当上的!”

    “等你当上再说吧。”

    “不时好歹,亏我前两个月去杭城参加交流会的时候还特意帮你打听了一下,有没有和你那几个哥哥年龄相符的江姓厨师。”

    听孙冠云说起这个,江卫国当即严肃起来:“有吗?”

    “参加交流或者基本上都是南边的厨师,姓江的有不少,但是照你那个标准又要年纪符合又要厨艺高超的没有。”孙冠云道,“你不是北平人吗?你那几个哥哥会不会后来又跑回去了?你既然想找人干嘛不回北平找?”

    “北平的泰丰楼开了吗?”

    “没听说过,应该是没开吧。”

    “那就没人回去。”江卫国一脸笃定。

    “其实有一个可能有些符合,我没见到人也是听别人说的,在蜀地省城,姓江,吴家酒楼你知道吗?”孙冠云问道。

    “不知道。”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蜀地那个姓江的厨师据说厨艺比吴家酒楼的大厨还要高,具体年纪多少不清楚反正比你大,你有没有特别擅长川菜的哥哥?”

    江卫国摇头:“没有,当年北平川蜀那边的厨师很少。”

    “那应该就不是。”孙冠云抱怨道,“你这个姓也太常见了,姓江的一抓一大把,你要是姓什么司马南宫钟离,哪怕是姓樊姓宫都好找一些。”

    江卫国没搭理他,专心切土豆。

    “对了,下午我送你去车站。”

    江卫国片头看了他一眼:“你刚才不是还说我今天中午的考核过不了吗?”

    孙冠云不说话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宁夏十一选五投注网站 百度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手机炒股下载什么app 九鼎新材股票走势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苹果股市app下载 甘肃快三推荐豹子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管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陕西快乐10分推荐号 配资维权团队收30%靠谱吗 加拿大28必输 澳洲快乐8有规律吗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实盘 北京11选5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