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暗月纪元(暗月纪元)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命数
    “要,要死了吗?”

    日光幽冥鱼的脸原本是有些滑稽的,两个绿豆大小的眼睛,配上厚厚的鱼唇,显得有些类人般的憨傻。

    但因为食物的刺激,加上愤怒癫狂的情绪,这张滑稽的鱼脸,变得分外的凶悍,大大张开的口中,是锋利的牙齿。

    它冲向了胖子手中那块凶兽肉,可在这个时候没人认为这条日光幽冥鱼只是吞下那块凶兽肉就完事了。

    五子刻意的想要驯服这凶兽,已经将它的情绪刺激的癫狂而暴躁,做为兽类的凶性已经完全的被激发了出来,显然它还会杀人!

    “胖子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五子更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惜他连一句胖子哥都只能在心中喊出来。

    “胖子!”东阳反应还算快,已经及时的转身,并已经将长枪刺了出去。

    但是来得及吗?来不及!

    没人比胖子在这个时候,更能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和死亡即将来临的真实感,所以他脑中反复的只有那么一个念头——要,要死了吗?

    除此之外,胖子的大脑一片空白!原来,面临这种真正瞬间而来的险境,人既不会恐惧,也不会惊惶,有的只是一切都来不及反应的麻木。

    在这样的麻木之下,胖子什么反应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日光幽冥鱼将他晃荡在空中的凶兽肉一口含入了口中,然后那绿豆大小的双眼露着凶光,已经牢牢的锁定了自己。

    “真是的,早知道就给西风表白了。”在下一个瞬间,胖子那麻木的脑中又出现了一个念头。

    可是在这个念头之后,胖子的大脑竟然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并不是麻木所带来的空白,而是一种真正的空白,空白到双眼已经看不见,眼前的凶悍幽冥鱼突兀的消失,耳中也听不见,分明之前还有巨大的水花声,似乎东阳还喊了自己一声,另外也闻不到幽冥鱼身上那股巨大的腥味儿,身体感受不到幽冥鱼掀起了气流,所带来的风....

    对的,那是真正的空白,失去五感的空白。

    胖子在这一刻慌了,难道这还没有任何感觉就死了吗?可是在这个时候,就连慌乱的情绪也被一股忽而出现的奇怪力量给压制住了。

    胖子莫名的进入了一种连心境也绝对平静的状态中去了。

    而就在这种平静之中,胖子忽然看见了一片黑色虚空,虚空之下是一片血海,就在这虚空之下,血海之上,自己的身体突兀的出现了。

    这感觉异常的怪异,这算什么?自己看见自己?还是说自己已经死了,所以看见的是自己的灵魂?

    胖子的脑中充满了猜测,可是这个该死的状态连情绪都不能有,在平静的状态下猜测这些还真是怪异。

    而更怪异的是,虚空中自己的身体是被一条条锁链所绑住的,那些锁链是银色的,细细的,在锁链与锁链之间交错着一把把的铜色小锁。

    但仔细看,那些锁链又不是锁链,小锁也不是小锁,又化为了道道紫色的符文,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生前作恶太多,如今要被绑了去地狱吗?胖子出声在东方的古老世家,关于东方前文明的各种神话啊,传说啊可是听了不少。

    他理所当然的这样想着,偏偏心中还是升腾不起任何的情绪,那感觉无比的难受。

    偏偏在这个时候,胖子听见了内心深处传来的一个声音。

    “生?”

    “死?”

    “MD,当然是想要活着,我还没有给西风表白啊。”这声音只是发出了两个字,但胖子就是莫名的明白这个声音的意思,是问他要生还是要死。

    胖子这一辈子都贪生怕死,胆小如鼠,自然不会选择什么死!所以,下意识的胖子就骂了回去。

    他的话音在这片虚空回荡着,而刚才那个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忽而变得更大,回荡在整个虚空。

    “那就挣脱它。”

    “挣脱什么?”胖子还来不及发问,他的感觉忽然又变了,他不再是那个旁观者,而是变成了那个虚空中被捆绑的自己。

    在这个时候,胖子再傻也明白了,他想要活下去,就要努力的挣脱捆绑在自己身上的锁链。

    这一切太‘玄幻’了,简直颠覆了胖子的三观,但巨大的求生本能,还有西风那张可爱的脸却变成了胖子巨大的动力,他已经来不及细想那么多了。

    既然挣脱可以活下去,那就努力的挣脱吧!总要试一试才知道的吧?

    胖子开始努力的挣扎,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一股力量还嫌胖子的压力不够大,一股巨大的恐惧感开始朝着胖子包围而来。

    这恐惧是什么?是死亡的恐惧!在刚才的危机之中,胖子来不及感受的恐惧在这个时候突然的清晰了起来!!

    而所有的情绪也在这一刻恢复了过来,胖子一下子就被吓得哭了出来,挣扎的更加用力!

    似乎是感觉到了胖子的挣扎,捆绑在胖子身上的锁链开始变得明灭不定,在对抗着胖子的挣扎。

    但仔细看去,捆绑在胖子身上的锁链至少有三处,发出的光芒并不是那么的清晰,显得有些无力,挂在这几处的那把小锁也有些摇摇欲坠。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胖子哭得涕泪横流,整个胖乎乎的身躯竟然在血海之上灵活的翻滚了无数次。

    终于在这个时候,那把摇摇欲坠的小锁竟然脱落了,坠入了血海之中,而随着小锁的脱落,胖子身上的锁链也应声断了两根。

    ‘嗡’,锁链一断,胖子眼前的环境立刻就消失了,回到了空白一片的大脑,而大脑之中忽然涌起了一股汹涌的力量,这力量涌出的太过激烈,竟然发出了‘嗡’的一声。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胖子空白的大脑在瞬间就恢复了所有的感觉,他再次看见了就在眼前的日光幽冥鱼,听见了东阳的呼喊,哗啦啦的水声,闻到了幽冥鱼身上的鱼腥味....

    五感恢复了,依旧是面临必死的绝境。

    刚刚分明经历了那么神奇的一幕,感觉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可瞬间回到现实,才发现时间似乎连一秒都没有过去,那条日光幽冥鱼还在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胖子惶恐的看着那条日光幽冥鱼,而已经将凶兽肉吞入口中的日光幽冥鱼猛地一扭动身体,整个身躯朝着平台扑了过来。

    毫无疑问,它这一下冲上平台,只需要一摆尾巴,就可以将毫无战斗力的胖子和五子扫入水中,那么下一刻....

    东阳的脑子嗡嗡作响,就是那么小小的一瞬间,他脑中涌现了无数的想法,包括使出压箱底的绝技,都无法阻止这条日光幽冥鱼....

    可是胖子的眼神却在这个时候变了,他奇怪的感觉到自己脑中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了出来,穿过虚空直接进入了眼前这条日光幽冥鱼的脑中!

    他好像能够感觉到这条幽冥鱼的愤怒,还有那贪婪的食欲,除此之外,他还在幽冥鱼的大脑深处发现了一团和自己涌出脑中的力量,类似的一股力量。

    只是和自己的力量对比起来,幽冥鱼脑中那股力量远远的不及自己。

    在这一刻,胖子心中像是有了什么明悟。

    他的眼神从奇怪变得平静,他看着这条逞凶的幽冥鱼,忽然说了一句:“给我停下来。”

    此时,幽冥鱼已经窜到了平台之上,虽然幽冥鱼绝对算不上大体积的凶兽,但也和人类的大小差不多,而且充满了绝对的力量感。

    它处在癫狂的状态之下,如何会因为胖子的一句话而停下来?已经有了些许智慧的它面对胖子的这一句话,眼中竟然浮现出了人性化的嘲讽。

    可是下一瞬,幽冥鱼的身体就忽然僵硬了起来。

    因为它感受到了脑中传来了强烈的压迫感,和一种要涨破大脑的痛苦。

    原来是胖子潜入它脑中的那一股力量猛地朝着它脑中的那团力量压迫了下来。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此时长枪朝着幽冥鱼刺过来的东阳,只是感觉到出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长枪毫不犹豫的刺入了幽冥鱼的身体。

    而五子也挣扎着站了起来,喉间不停的抖动,发出了怪异的‘呜呜’声。

    两人都试图在这个时候解决胖子的危局....

    可是胖子的神色变得冰冷而坚硬,和平日里那个看起来异常‘慈祥’的胖子完全不同。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东阳和五子,低沉的开口:“这是我的敌人。”

    什么意思?

    东阳愣住了,五子也愣住了,就包括刚刚走进门的彼岸,韩星还有西风也愣住了。

    但下一刻韩星和西风就脸色一变,想要冲过去,却听见彼岸平静的声音:“等等。”

    唐凌不在,彼岸是绝对的主心骨,这一句‘等等’制止住了韩星和西风的脚步...

    而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胖子的脸上露出一丝略带残忍的笑容,让人觉得如此陌生。

    同时,他潜入了日光幽冥鱼脑中的那一股力量,忽然变幻为了一柄重锤。

    朝着日光幽冥鱼脑中那一团力量,狠狠的锤了下去!

    “我叫你停下,你是听不懂吗?”胖子用一种冰冷的声音说到。

    ‘嘭’的一声,日光幽冥鱼的脑中传来了一声震荡的声音,然后一股巨大的痛苦让它剧烈的挣扎起来。

    “嗯?听不懂,是吗?”

    “停下是什么意思?要我给你解释吗?”

    “停下!嗯?!知道吗?停下!”

    一锤又一锤,日光幽冥鱼开始在平台在剧烈的翻滚起来,就算它只是凶兽,而不是人类,却能让人感觉到它正在承受一种可以称之为折磨的痛苦。

    即便如此,它竟然还下意识的不敢靠近胖子所站的范围,也不敢逃回水中,只是在平台上剧烈的挣扎着...

    “给我吐出来!”

    在这个时候,胖子又冰冷的说了一句。

    日光幽冥鱼眼中流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而胖子忽而冷笑,忽然眼中闪过了无比暴虐的眼神。

    “给我吐出来!”

    “吐出来,吐出来!!”

    日光幽冥鱼再一次开始疯狂的挣扎,口中的凶兽肉早就在胖子叫第一声吐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吐了出来....

    但胖子似乎并不想结束这个游戏,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还在继续的折磨这条快要奄奄一息的日光幽冥鱼。

    “胖子哥,它会死的。这是老大重要的...”五子忽然有些害怕这样的胖子了,他试图出口提醒。

    “什么情况?”拔出了长枪的东阳,完全弄不懂胖子做了什么?只是再这样下去,这条日光幽冥鱼真的会死。

    “西风,去拦住他。”彼岸流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下一刻她让西风去阻止胖子。

    韩星张了张嘴,只是觉得胖子怎么忽然变得陌生了起来?

    只有西风大大咧咧的,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只是感觉这样的胖子莫名的讨厌,谁给他权力那么嚣张的?!

    所以在彼岸说了以后,西风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冲着胖子的背影就是一脚踢在了胖子的屁股上。

    胖子忽而回头,愤怒而又冰冷的看着西风:“你敢...”

    “瞪什么瞪,老娘就是敢!”死胖子,竟然看瞪自己,还敢威胁自己?西风这火不是一般的大,冲过去对着胖子的脑袋就是一阵暴揍。

    “你敢打我,你...”

    “啊?西风?你怎么来了?”

    “危险!”

    “呜呜,不要打我?!发生什么了?”

    “西风...不,我不行了,我脑袋好疼,我不,不..”

    胖子在这个时候,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而他不明白的是,刚才分明就要死了,为什么一清醒过来却是西风在打自己?

    他下意识想要提醒西风这里很危险,可是西风揍得毫不留情,不像平时揍是揍,却也不太疼。

    胖子怕疼,所以直接被西风揍哭了,其余的什么也顾不得了。

    偏偏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脑中突然传来了一股带着眩晕和空洞的剧痛。

    这种剧痛一出现,就根本无法阻止。

    所以胖子大喊了一声,整个人忽然直挺挺的朝着后方倒了下去。

    “不是演戏?!”胖子的痛苦不是虚假的,就算是心大如西风也一眼就看了出来。

    这下轮到西风有些心慌失措了,她赶紧想要拉住胖子,可是在慌乱之下如何拉得住?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西风只有绕到了胖子的背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朝后跌倒的胖子,不然从这个角度,胖子会直接跌入水中。

    “啊,好幸福...”在一片疼痛,眩晕之中,胖子也感觉到了西风在背后抱住了自己,而自己的后背也传来了一阵柔软。

    “她到底心疼我的。”胖子的脸上流露出了微笑,接着终于彻底的晕了过去。

    “晕了?”西风有些傻傻的抱着胖子,没有想到他就这样晕了:“我,我并没有...我,只是用打普通人的力量揍了他几拳。”

    西风有些结巴的试图解释,然后又一边下意识的坐了下来,让晕过去的胖子枕在了自己的腿上。

    可惜胖子已经晕了过去,根本感受不到如此让他向往的一幕。

    在这个时候,彼岸走了过来:“他不是被你打晕的。他恐怕...唔...”

    “恐怕什么?”西风眨巴了几下眼睛。

    “我也只是猜测,他恐怕是被自己不可掌控的力量透支了。”彼岸蹲下来,手掌隔着一寸的距离,轻轻放在了胖子额头的上方。然后肯定的说道:“的确,只是透支了。把他带回房间休息吧。”

    “把这条日光幽冥鱼放回水中吧,凶兽肉给它喂下去吧,不然它才真的会死。”彼岸又淡淡的说了一句。

    然后站了起来说道:“这里没有什么事情了。五子,你也去休息吧。

    说完,彼岸就离开了。

    好在大家也适应了彼岸这种带着距离感的相处,五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胖子简直出乎意料的厉害!这一番下来,比他驯服的效果还要强大。

    只是,这事情总是感觉怪怪的!胖子哥...没事吧?

    **

    姬家。

    姬问己坐在自己的院中。

    院子的围墙在早些时候就已经被推倒了,换成了一排排稀疏的竹篱。

    这样坐在院中也能看见幽幽群山,云雾缥缈的远景。

    而院中翠竹青青,花草雅致。

    又是雨后,一壶清茶。

    如此情景,足以让人心安宁。可姬问己的内心却莫名的慌乱。

    ‘呼’,有些烦躁的站了起来,姬问己在院中轻轻的踱步,这样的烦躁慌乱是多久没有出现了?

    少时离家,闯荡这个显得有些荒诞的世界。

    看过了许多纷扰以后,终是明白最终的命运是守护,守护亲人,守护家族,继而再守护着这个世界,如果有能力的话....

    这不是他姬问己最终的命运,而是每一个人都一样。

    而这样的命运已经是最深的绝望,在经历了这样的真相以后,还能有什么让自己焦躁慌乱?

    姬问己又再次询问了自己一次,可始终得不到答案。

    ‘啪’的一声,终于姬问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像是有一股力量驱使着他,让他在这个时候必须到姬家祖山的山巅去一次,去见老祖。

    姬家的人不会违背这种内心的指引,所以有了这个念头,姬问己就立刻走出了自己的院落。

    山巅之上。

    老祖的青石小院显得有些孤寂,那扇常年关闭的黑色大门却是洞开着的。

    看见这一幕,姬问己微微一愣,下一瞬却是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来了?”老祖此时就在院中,盘坐在蒲团之上,望着院落上方悠远的天空,姬问己来也没有转头。

    “老祖知道我会来。”姬问己深深一礼后,这才开口说到。

    “承希法身的九窍连环生生链断裂了。”姬家老祖并没有直接的回答姬问己的问题,而是如是说了一句。

    这句话一说出口,姬问己立刻愣在了当场,久久不能言。

    老祖也不说话,只是低头半眯着眼睛,似乎进入了入定状态。

    “老祖,救救我儿。”姬问己忽然跪下来了。

    “不能。我已不能再前进。所以,这力量就更浪费不得一丝一毫。因为它有更大的用处。你明白的。”姬家老祖直接拒绝了姬问己,语气无悲无喜。

    姬问己再一次久久沉默,却是不愿起身。

    “问己,我之前说过。你愿承希庸碌一生,还是愿他灿烂一时?你还没有回答过我。”姬问己沉默,老祖却是开口了。

    “我,我愿他庸碌一生。可是,老祖你解开了封印,你...决定了他的命运,你是愿他灿烂一时。”姬问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十二万分的勇气,这样说到。

    “你怨我?”老祖睁开了眼睛。

    “怨!淼淼世界,我唯一的私心不过是我儿能糊涂在世。可是,老祖你却步步紧逼,让承希入梦,让承希...”姬问己不愿意说下去了。

    “我知你怨。但你为何不问我一句,我为何要如此?”老祖终于转头看向了姬问己。

    “为何?”姬问己也抬头。

    “因为,时不我待...”老祖说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什么?已经,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连让承希做为普通人过完一生的时间都没有了吗?”这一次姬问己终于站了起来,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没有了。”说话间,姬家老祖又望向了天空,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命数。承希的命数就是如此,他并不会因为自身的情况而陷入危险的,因为他遇见了该遇见的人,群星闪烁,他是其中的一颗。”

    “问己啊,你以为在命数面前,我会强势的逆转什么吗?不,我不会!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在命数面前,我只能顺势而为。”

    “所以,就算我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和唐凌相遇....一旦遇见,他就化作群星中的一颗。”

    “我只是顺势而为,顺势而为罢了。”

    姬问己呆呆的站在原地,别人不懂老祖说什么,但老祖什么都跟他说了,已经全部都说了。

    “问己明白了。承希的事情随他去吧。问己从今天起也要日夜苦修了。”姬问己对老祖又是深深的一礼。

    “去吧。”姬家老祖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在姬问己离去后,山巅那座略显孤独的小院再次响起了一声叹息。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捕鱼达人3最旧的版本 一分快三人工计划 竞彩比分手机客户端 打好北京麻将技巧 广西快乐10分开奖图 Playboy黄金 街机千炮捕鱼单机版 皇家什么棋牌 千喜3d试机号和开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辉煌棋牌7606安卓版 闲来麻将手机版 北京快三助手开奖公告查询结果 江苏七位数开奖结果 246天天好彩蓝月亮精选 台湾宾果28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