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佬退休之后 > 752:上古事迹(中)
    裴叶擅长套话。

    在莪愆鼋都没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从后者口中套了不少情报。

    而毫无防备的莪愆鼋却没觉得哪里不对劲,还以为裴叶只是跟她闲谈交流。

    “……臧爱宗曾煊赫一时也不是没有理由,只可惜了,道统传承艰难……如今还遭此横祸……”

    裴叶似是感慨又似同情,莪愆鼋听后情绪低落。

    根据宗门记载,臧爱宗也曾是跻身一流的超级大宗派,但数千年过去却成了末流。

    归根结底还是入门难度太大,别的不说,光是那些复杂拗口的上古文字就够让人喝一壶,不学还不行,因为臧爱宗宗门典藏都是用特有的“葬爱”古文书写的,越高深越是如此。

    哪怕是莪愆鼋这样被宗门长老称赞有天赋慧根的年轻弟子,从入门到掌控也花了比同龄人多数倍的努力和心血,苦修多年才有如今的实力修为。她都如此了,那些天赋稍弱的弟子可想而知,有些一开头就放弃了,有些则是半途而废,坚持到最后的,也有可能事倍功半。

    在这样恶劣的循环之下,臧爱宗整体实力一代不如一代,没落成如今的样子。

    裴叶有些好奇:“既然入门难度这么大,为什么不考虑精简改善,降低难度呢?”

    莪愆鼋摇头:“……这是不行的。”

    她年幼的时候也曾询问过类似的问题,最后被告知不可能。倒不是臧爱宗古板固执老板,正相反,臧爱宗的风气非常开放,宗门弟子也大多是放荡不羁、蔑视世俗繁文缛节的叛逆者。

    无法改革的根本原因还是出在根源上——臧爱宗弟子想要获得宗门真正的传承精髓,修炼到一定等级境界就要去一个宗门试炼秘境接受先贤残魂的教导。先贤残魂教授的内容都是最艰涩难懂的深奥内容,想要学会它们,并且融会贯通,必须精通“葬爱”古文。这是一个死结。

    莪愆鼋一番解释,裴叶又一次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她在思考几个很严肃的问题——

    那位名为“村口集合自带水泥”的初代宗主真是个神人,此人是怎么一本正经将“葬爱”文化与修真文化相融还不笑场的?为什么没人觉得“臧爱宗”跟整个修真界都格格不入呢?

    “多谢真人愿意听晚辈絮叨这些……”

    莪愆鼋并没有她化出来的非主流浓妆那么叛逆古怪特立独行,反而有些小白兔的既视感。

    跟裴叶这样的大腕近距离交谈,浓妆都掩盖不住她面上的紧张和局促。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

    “啊?什么打算?”

    裴叶话题跳太快,莪愆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裴叶刻意压低声音,收起气势,让声线听着温柔一些。

    “接下来的话你不太爱听,但还是要跟你说说——距离臧爱宗被灭门已经过去一段时间,现场极有可能找不到敌人的线索。在这种情况下,你作为臧爱宗唯一的幸存者,处境会非常危险。不论是你想帮同门报仇还是振兴臧爱宗,让宗门道统继续传承下去,这都要建立在你能平安活着、成长变强的基础上。这些都需要时间,但躲在暗中的敌人会给你时间成长起来吗?”

    裴叶话锋一转。

    “不可能的,敌人只会选择斩草除根。”

    莪愆鼋搁在大腿上的双手手指缓慢蜷缩、握紧。

    “……晚辈打算隐姓埋名……”

    “隐姓埋名?你这个选择是在逃避。”

    莪愆鼋睁圆湿润的双眸,下意识反驳了句。

    “晚辈未曾逃避。”

    说她“逃避”,不就是说她“苟且偷生”吗?

    “你还说你没有逃避?‘隐姓埋名’这是下下策,且不说修炼一途要往里面儿砸多少灵石资源、天才地宝,光是你整日东躲西藏,精力都虚耗了,还能专心修炼?最后不过是事倍功半罢了。”

    有宗门的修士为什么比散修过得滋润?

    因为宗门会调配提供修炼资源,而散修一切只能靠双手和运气发家致富。

    前者能一心一意、心无旁骛地修炼,而后者还要为有了上顿修炼资源没有下顿而发愁。

    臧爱宗没了,莪愆鼋成了散修,还是一边东躲西藏一边调查敌人的散修,她有多少精力去修炼?付出的这部分精力能让她修为稳步上涨,不再惧怕敌人,甚至将敌人反杀报仇?

    莪愆鼋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她有些迷茫又带着点点赌气地问:“那……那真人有什么建议,给晚辈指一条明路?”

    裴叶道:“你不妨考虑再找个靠山。”

    莪愆鼋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晚辈生是臧爱宗的人,死亦是臧爱宗的魂,绝不另投它派,更不会忘了本。”似乎意识到自己口气太冲,忍不住又解释了一句,“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灭掉臧爱宗上下的敌人,该是多么可怕。纵观当世诸派,又有哪个宗门敢收留晚辈这样的烫手山芋?谁都怕引狼入室啊……”

    而她也不想连累别人。

    裴叶当即打了个直球。

    “我知你是个心善坚毅的好孩子,我没看错人。”她笑意渐浓,居然与【周年典藏版凌霄杂谈】中魅力无限的咸鱼真人影像重合,那是让人忍不住一头扎进去的温柔,硬生生让莪愆鼋看呆了,裴叶对她道,“我怜你遭遇,想收你当个挂名弟子,待你羽翼渐丰再出师回归臧爱宗。”

    莪愆鼋眨巴眨巴眼睛,忍不住怀疑自己耳鸣听错了。

    “真、真人这话的意思……”

    “凌霄宗作为正道第一大宗,担负着世人给予的盛名,也该肩负起相应的责任。倘若连凌霄宗都护不住你,这世上也没哪个宗门能护住你了。莪愆鼋,你可愿意当我徒弟?”

    莪愆鼋脑子轰得一声,脑中乱糟糟嗡嗡一片。

    “晚、晚辈……”

    裴叶打断她的话。

    “回答不用急,你慢慢想。我也不是逼着你改了门派,待时机成熟,你想回去就回去。”

    莪愆鼋不得不将剩下的话咽回肚子。

    她做梦都没想到裴叶会主动出来接了自己这个烫手山芋。

    堂堂五子真人之一的咸鱼真人,要什么徒弟收不到呢?

    她居然想给自己一个记名徒弟名分,好名正言顺将自己放到羽翼下庇护……

    一时间,莪愆鼋内心五味杂陈。

    酸甜苦辣咸都打翻混到一块儿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 贵州嘛将下载 股巢网 全民欢乐捕鱼 大嘴棋牌下载最新 福建快3形态走式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表 北京快3苹果手机版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 下载贵阳微乐麻将 贵州麻将下载安装 三肖四肖期期中特 最新版850棋牌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甘肃今日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