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腹黑竹马:小青梅,吃不够!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怒极
    “唔……”

    顾念轻皱着眉毛,格外难受的模样。

    她微扬着下巴,很努力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洛珈和白夜的话她全部听得到,她的意识是清醒的,只是说不出来话。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为什么会给她一种窒息的感觉?!

    顾念只的感觉自己身上的力气都缓慢的流逝了个干净,除了觉得火烧火燎的热,就再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渐渐地,那热就像是麻木了一般,她觉得自己连热都感觉不到了。

    这感觉差极了,有一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将要死掉的绝望感……

    洛珈拧着眉头坐在她的床边,他伸手试了试顾念的体温,得出来的结论却是——

    一片冰凉,并没有任何发热的迹象,甚至除了她的脸红了一些之外,从别的地方也根本看不出她很热。

    白夜拧着眉头,给顾念检查了心跳血压之后,格外严肃的对洛珈说:“洛爷,小姐的血压正在缓慢攀升,这……”

    这可绝对不是个好现象。

    血压陡然升高,人根本就承受不住。

    洛珈的眉头紧锁:“需要什么药?或者是需要别的医生么?”

    白夜摇了摇头,表情虽然严肃,不过还是说:“我可以。”

    “嗯。”洛珈点头应下。

    他是相信白夜的,刚才会那么问,也是担心他有话不敢说。

    现在他说他可以,他自然就不需要再考虑别的了。

    洛珈紧皱着眉头,随后问他:“需要我做什么?”

    白夜的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他一边飞快的配着药,一边说着:“您去给小姐拿个冰毛巾吧,我现在给小姐注射一些降压药,可以很快的降下血压。”

    “嗯。”洛珈应了一声,立即起身去给顾念拿冰毛巾。

    等他回来的时候,白夜已经把细细的一只针管的药都推到了顾念的体内。

    洛珈把冰毛巾敷到顾念的额头上,心却仍旧提着。

    他以为,他们是想要坏了顾念的清白。

    却不想,他们是想要顾念的命。

    如果他们真的以为顾念是被下了那种药,顾念很可能就会因为血压过高而死掉。

    洛珈的眼睛眯起,他看着顾念微皱着的眉头,狠狠地咬紧了牙关。

    顾念只感觉额前的冰冷让她的神智再一次清醒了些,似乎连带着身体内感觉到的燥热都消失不见了。

    她尝试着动了动手指。

    力气似乎也有了一些。

    洛珈正握着她的手,觉察到她在动,他俯身对她轻声说:“念宝儿,好些了吗?”

    顾念的睫毛动了动,却没睁开眼睛。

    不过,洛珈听到了她的话。

    她说——

    “我要……她……偿命……”

    她的声音很虚弱,但是却字字铿锵,带着不容置疑的感觉。

    洛珈的眸光一紧。

    能让顾念说出这样的话,她到底是遭受了多大的罪?

    洛珈的手轻轻抚过顾念的脸,随后他轻声说道:“乖,我来,别怕,我在这儿。”

    “嗯……”

    顾念轻应了一声,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她就那么闭着眼睛,感觉自己的力气和精神都渐渐的恢复,过了好久,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与以往的温和清澈不同,她的眼睛里,此刻写满了恨。

    洛珈看着她的眼神,心疼的皱起了眉头。

    他一时不查,就让顾念遭了这么大的罪。

    顾念深吸了口气,看着洛珈,有些缓慢的说着:“珈哥,我……这事儿……我必须要报复回去……”

    洛珈轻点着头,他看着顾念,眼神也比她暖不了多少——

    很显然,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眼前还有顾念,他的眼神恐怕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了。

    “乖,你好好休息,余下的,交给我。”

    顾念却朝他摇了摇头:“不急,我来。”

    “念念。”洛珈的眉头皱了起来。

    顾念拉着他的手,一字一顿的说:“别走,陪我一会儿,我……还是有些害怕。”

    的确是害怕的。

    一杯水而已,却险些就要了她的命。

    她自问没有把那母女俩怎么样。

    但是他们却一直都想要自己的命。

    难不成她活着,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儿?

    洛珈看着她,那双大眼睛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写上了一抹恐惧。

    他的心猛然抽疼。

    洛珈沉默着换了个姿势,把顾念像是抱孩子似的抱在了怀里。

    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声音和缓的说着:“别怕,以后,我再也不让你自己一个人了。”

    “嗯……”

    顾念轻轻点着头,看着那边还在忙碌的白夜,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轻声问道:“我……还没好么?”

    白夜听到她的话,转身朝她一笑:“没有,小姐休息一下就没什么事情了,我就是对这个药很好奇……能这么快速的升高血压,要是合理运用的话,用在临床抢救上应该是可以的。”

    “……”

    洛珈的眉头拧起,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滚出去研究。”

    “呃……好嘞!!”白夜一愣,忙不迭的收拾好了东西,小心翼翼的捧着那杯水,自己去找地方研究了。

    洛珈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低头看着顾念问:“念宝儿,感觉好些了吗?”

    顾念的嘴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添了一抹笑意,她轻笑着点头:“嗯……好多了呢……”

    “要不要喝水?”洛珈看着她轻声问。

    顾念皱着眉毛,牙疼似的倒吸了口凉气:“别跟我提水可以么……我难受……”

    她现在严重对“水”这个字过敏!!!

    很严重!!!

    听都听不得!!!!

    洛珈的心再次抽痛,随后他换了个问法说道:“那,渴不渴?”

    顾念看着他,嘴角不自觉的就再一次扬了起来。

    她轻笑着点了点头,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洛珈给她拿了水,等她慢吞吞的喝了几口之后,这才说:“念宝儿,自己躺一会儿好么?我去隔壁一趟。”

    顾念却把他的脖子抱得更紧了些,她摇了摇头,声音很平淡的说:“不,就让他们高兴一会儿,送我去家医院吧。”

    “嗯?”洛珈的眉头皱起,狐疑的看着顾念。

    顾念朝他灿烂一笑,随后说道:“人么,总是在前途未卜的时候才会担忧心焦……而且,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找到个替死鬼,我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好。”洛珈看着她,思考了片刻后还是点了头。

    她说的不无道理,这种事情,随便推出来一个人,也就解决了。

    她甚至可以把罪责推到唐诣的身上。

    打蛇打七寸,而且还要一棒子打死才好。

    洛珈抱着顾念,径直下楼去了车库,载着她就往医院开去。

    顾海原本以为,这边没有动静是因为……呃,对吧!

    但是没一会儿就听到他们开车离开,他顿时就感觉到不对劲儿了。

    这种时候,洛珈怎么可能还会带着顾念到处走?

    或者说,顾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让洛珈都顾不得来这边追究责任了?

    他拧着眉头,冷眼看向林雨烟:“那水里到底是什么药?”

    林雨烟一脸茫然,她轻摇着头,一副呆愣的样子:“我、我不知道啊……这……我一直在厨房里,我甚至连见都没见到念念啊……”

    “你在厨房,就没看到有人给念念倒水?!”顾海瞪圆了眼睛,怒视着林雨烟。

    林雨烟委屈的看着顾海,眼泪都掉了下来:“老公你说什么呢啊!只是倒一杯水,我怎么可能去看?而且我也不知道那是要给念念的啊!!”

    “谁倒的水?!”顾海的脸色更差了,他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着房间内的人。

    “快,人都过来!”林雨烟忙不迭的张罗着。

    不过……

    等到家中所有的佣人都到齐了,他们却发现,少了个人。

    “这……”林雨烟一脸茫然的瞪圆了眼睛,“晓晴呢?她跑哪儿去了?!”

    立即就有几个跑得快的四下去找,然而,并没有找到人,那个叫晓晴的女佣,不知去向。

    不仅人没了,就连行李都跟着不见了。

    很显然,她这是跑了,而且还是早有准备的那种。

    林雨烟一脸茫然的跌坐在了沙发上,她拧着眉头,看着顾海呆呆的说:“这……这一个大活人……怎么就不见了……她、她……”

    林雨烟拧着眉头,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她在家里也做了好几年了啊!这怎么就……怎么就对念念下手了呢……”

    她那一脸的情真意切,格外难受的样子。

    顾海看着她脸上的泪花,终于是和缓了语气。

    他拧着眉头,清了清嗓子说:“报警吧,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嗯?嗯!对对对……报警、报警!!”林雨烟像是终于缓过了神一般,忙不迭的拿起了电话去报警。

    见她这样的表现,顾海心中的疑虑总算是消散了些。

    他瞥了眼已经醒来的唐诣,声音格外的冷:“唐诣,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念念的房间?这不是你第一次来家中了,怎么?连房间都分不清楚?!”

    他的声音再一次严厉了起来。

    能让洛珈从二楼跳阳台过来,那自然是情况万分紧急。

    他几乎能猜到唐诣他做了什么了!

    唐诣捂着自己被纱布裹着的头,语气微冷:“我……我路过顾大小姐的房间,就听到她在说难受什么的……我好心好意的想要去看她一眼,结果就被洛爷揍了一顿……呵,我要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就算我贪图她的美色,我会选在这种时候?!”

    唐诣的语气颇为冷硬,显然就是一副做了好事还被碰瓷的样子。

    顾海的眉头微皱,他看着唐诣,眼中尽是怀疑:“你确定?”

    唐诣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后说道:“您不信就算了,我这就走,日后贵府的门我是不敢踏足了,纵使我一身干净,也架不住有人变着法子的想往我的身上泼脏水!”

    说着话,他就站了起来。

    或许是起得太急,又或许是因为头上的伤。

    他站起来之后猛地摇晃了两下,随后就又一次跌坐到了沙发上。

    顾海拧着眉头,抬手揉了揉眉心这才说:“你这个样子,还逞什么强?老老实实的坐着,今日就不要走了,好好休息。”

    唐诣冷笑了一声,一副不悦的样子。

    这会儿林雨烟也报完了警,赶紧坐到唐诣的身边,看着他说:“好了好了,阿诣,伯母知道你委屈,这事儿实在是紧急,你这孩子一向懂事又大度,暂且忍一忍,好不好?”

    唐诣紧抿着唇没答话。

    顾海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说:“你照顾唐诣,我去看一眼念念。”

    “嗯,好。”林雨烟点着头,也没起身送他,只是坐在唐诣的身边,扶着他靠回到沙发上,这才继续说,“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伯母给你安排客房,你好好休息一下,这会儿可不能再乱动了……”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唐诣就那么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

    顾念被洛珈抱着去到医院,一切的手续倒是都很好办理,很快,她就住进了一个单间。

    顾念靠在床头上,看着自己身边的仪器,不由得有些疑惑:“珈哥,这……这些都是干什么的……”

    这怎么搞得她像是重病垂危了一般?!

    这是要闹哪样啊!!

    洛珈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说:“既然都来了,就顺便监控一下你的血压问题,白夜说那种药的药效太过于霸道,怕是会有后续的波动。”

    顾念的眉头皱了皱,随后有些唏嘘似的叹了口气,这才说道:“珈哥,你说……这人怎么就能这么狠呢?”

    洛珈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寒光,片刻后才说:“人类对自己的同类一向狠毒。”

    “啧啧……你这话说得,我对我的同类就很爱护啊。”顾念笑着看着他,“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

    “那是特例。”洛珈的嘴角微扬,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顾念却摇着头:“不不不……我对着不好的,都不算是我的同类。”

    “……”

    洛珈有些无奈似的轻笑了一声,他看着顾念,又有些担心的说:“不管有什么不舒服的,都要尽快说,记住了吗?”

    顾念轻点着头,看着洛珈叹了口气说:“我猜,现在我家里一定是已经渡过了暴风雨,估计这会儿我爸正往医院来呢。”

    “嗯,”洛珈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的确,肖潇说了,伯父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你该不会是怕我爸迷路,这才把肖潇留下的吧?!”顾念有些震惊的看着洛珈问。

    洛珈失笑出声,看着她说:“并不是,只是让肖潇盯着一点儿那边的动静而已,很简单。”

    “哦……”顾念这才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自己身边的仪器,皱着眉毛说,“我怎么感觉这有点儿假呢?连个吊针都没有,我是不是看上去不够惨呐?”

    洛珈轻笑出声,随后说道:“不用着急,很快就来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什么针啊?葡萄糖??”顾念说完又有些纳闷儿的问着洛珈。

    洛珈的眼底划过了一抹暗芒,随后摇头:“不是。”

    “嗯???”

    顾念的眉头皱起。

    不是葡萄糖??

    那是什么?!

    她的眉头轻皱着,看着洛珈迟疑了片刻后问:“我的身体……出什么问题了?”

    洛珈只是轻轻摇头,随后说道:“没有,只是白夜说,还要再用些别的药,以免意外。”

    “这样啊……”顾念点了点头,又有些不自在的看着洛珈问,“你……没有骗我吧??”

    洛珈失笑出声,随后摇头:“如果骗你,我就告诉你那是维生素了。”

    “呃……”顾念咂摸了片刻,随后点头,“也对哦……”

    的确,要是洛珈想要骗她,那就直接顺着她的话说呗!

    反正她这会儿躺着,又不可能去看药瓶上写的是葡萄糖还是生理盐水。

    洛珈抬手揉了揉她的头,随后问道:“晚上想吃些什么?我让家里的厨师送来。”

    顾念扁了扁嘴,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我什么都能吃吗?”

    洛珈摇头:“显然不行。”

    顾念的眉头皱起,整个人都蔫了似的,轻哼了一声后说:“那我还挑什么呀,估计就是我喜欢的都不能吃呗……”

    “那倒也不是。”洛珈看着她轻笑着说,“没那么严重,你说说你想吃什么。”

    “小龙虾。”

    “……”

    “火锅。”

    “……”

    “烤肉。”

    “……”

    顾念只说了这三样,就耸了耸肩:“你看吧,我就说,我想吃的你都不许我吃。”

    “……”

    洛珈抬手揉了揉眉心,这才缓缓说道:“念宝儿,你见谁在医院里吃火锅的?你好歹也给医院一点儿起码的尊重,嗯?”

    顾念看着他,很无辜似的眨巴着眼睛说:“那要不……既然我已经没什么事儿了,那咱们去吃个晚饭再回来住院??”

    “不行。”洛珈想也不想的把顾念按回到了床上,他轻吻了下她的额角说,“睡觉,晚饭到了我叫你。”

    “……行呗。”

    顾念委屈巴巴的点了点头,格外郁闷的样子。

    她闭上了眼睛,并没有看到洛珈眼底一闪而逝的暗芒。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富余通配资 新快三技巧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分析 赛车345678定位技巧 加拿大快乐8开奖官方网站 广东11选5一定牛 海南大飞鱼 基金配资申请 黑龙江11选5组选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数据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股票分红什么时候到账 湖南快乐十分平台 一分赛车 125开奖走势图 怎样看股票会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