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豪门盛婚,爵爷,宠! > 第37章 硬塞狗粮
    傅翊爵的话音刚活,一屋子安静了些许。

    须臾,唐夜抹了把脸“大哥,其实这些话你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但你有必要把我们召集过来像是准备开一场十分紧急的会议一样,结果却硬塞了我们一把狗粮?”

    这些日子里大哥对展安宁如何大家又不眼瞎,展安宁做他们未来的大嫂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不过时间早晚而已!对未来的大嫂他们哥几个还不是尽心尽力去保护,哪里需要召开这样紧急的会议特地申明?搞得他们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智障一样!

    老四老五“……”就是啊,他们谈过那么多女朋友有这么炫耀过吗?他们有在谁面前秀过恩爱吗?跟女朋友在一起碰到大哥的时候还规规矩矩站着手都不牵,就怕刺激到单身的老大。如今倒好,大哥第一次追个女人搞得跟捉迷藏似的不说,现在还硬撒狗粮?太过分了!

    全场只有楚墨表情平静“这杯狗粮我先干为敬。”

    傅翊爵完全忽略那几个的哀怨,继续道“亲密戏一律不能有,绯闻我也不想听到,以上这些如若出现,我唯你们是问。”

    唐夜“……”

    楚墨“……”

    老四老五“……”

    八字都还没一撇的事情,大哥你这么着急撒狗粮真的好吗?再说了,护得这么紧你怎么不干脆把人帮回家看着好了?

    当演员谁没点亲密戏啊?反正都是演戏的而已又不是假戏真做,你什么都不给拍,还有毛看头?

    傅氏集团最顶尖的精英们充满了哀怨,但素,大家敢怒不敢言。

    该说的话都交代完毕了,傅翊爵站起来最后撒了一把狗粮“我的女人只有我能碰,谁动我灭谁!”

    几人“……”本来还想开完会去吃饭的,现在托大哥的福,大家都已经饱了,呵呵呵。

    傅翊爵出去的时候,几个人还生无可恋的坐在原地等待生命复苏。最后还是楚墨先开的口“唐夜,大哥跟展安宁到哪个步骤了?做了没有?”

    唐夜想了想“应该还没有,上次展小姐喝醉酒跟大哥过了一夜,但貌似什么都没生。”

    老四老五不相信“都那样了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生?那种单纯聊天什么都不生的话你能信?”

    唐夜道“我后来悄悄问过安宁了,她说没有的,而且你看大哥表情阴郁的模样,像是吃过的?”

    楚墨不解“大哥性格偏执,认定了就霸道占有,得不到宁可毁了,这才是我们熟悉的大哥,但眼下为他什么不直接上?温水煮青蛙真不像他的风格。”

    唐夜道“主要是安宁不像其他女人,勾勾手指头就会过来,她不是那种贪财的女人,进展快了会让她逃跑,所以以退为进。”

    老五同情道“看来大哥情路坎坷。”

    老四胃酸还在翻涌“动不动就撒狗粮的,坎坷什么?!”

    ……

    吕梅在得知可以出狱时,都高兴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但在得知子涵必须要坐牢时,她顿时天塌了。子涵更是大喊大叫崩溃不已,“凭什么只关我一个?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就是啊,你们不能关我女儿,把她放出来!”

    “废什么话?再不滚我让你把牢底坐穿!”

    “我妈不会走,妈你不会走的是不是?我不想坐牢啊,我不能坐牢啊,我还有美好的前程,妈救救我……要不然让我妈一个人坐牢换我出去?”

    “子涵……”

    “再废话也无济于事,两年牢房,她坐定了。”

    “妈——你们不能把我妈带走,妈,你留下来陪我啊——”

    吕梅被拖了出去,身后传来女儿绝望的叫喊,她再崩溃,也救不了乖女儿,只能回家想办法。但一回到家,就面临逼债,本来还有几天时间缓和的,但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了消息,说展家人准备潜逃,所以这些人提前索债了。

    追债的人有十几个,都是曾经的朋友及合作伙伴,为了帮展家度过难关拿出了很多钱,哪知道打了水票!

    追债人态度咄咄逼人,什么难题的话都说得出口,面对这些人,吕梅只知道哭闹耍赖,不承认欠钱的事情,而展爸则是坐在一旁抽闷烟。

    吕梅现哭没有任何用之后,顿时对那些人撒泼道“之前谁还你们钱,你就继续找她!我一个老太婆,没有工作,你们找我们要钱没用,也没有!”

    一句话就把责任全部推给了安宁,展爸愣了一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一句话也没说。

    那些人也不是好糊弄的“什么叫之前谁还去找谁?我们只知道谁欠钱找谁!我们当初是把钱借给你们两个当家人,现在要是没有钱还,那么就把房子抵了!”

    “对,把这套房子抵了,至少能还一部分钱!反正无论如何我们今天也要拿到钱,如果不到就报警,最后我们走正规程序!”

    “对!支持走正规程序!”

    又起哄了,吕梅才刚从里面出来,此刻自然是怕听到报警两个字了,只能哭扯老公的衣服“你把那个贱丫头找回来还钱!快点啊,给她打电话!”

    看到展爸还没回过神来,吕梅又哭了“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什么愣?再不还钱房子就没有了!”

    展爸没有把跟安宁断绝关系的事情说出来,他心底也是耍赖的态度,而且他相信安宁心软不会不管他们的。

    想到这里,展爸眼底闪过希望之光,跟那些债主道“你们给我们两天时间,我一定把钱拿到还给你们!反正房子在这里,我们也跑不掉。”

    债主们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反正现在是晚上了,就算要买房子也得等时间,于是就答应给他们两天时间。

    等人债主们走后,安宁却出现了。

    看到安宁出现,吕梅第一反应就是上去打人,结果安宁轻松松挡下了“吕阿姨,打人是犯法的你不懂吗?又或者是你牢还没坐够,想重新进去?”

    吕梅被噎得满脸通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如今牢狱两个字在她心中就是一个噩梦,听都不想听到。

    展爸却站出来道“安宁,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刚刚债主们又来要钱了你知不知道?”

    听到展爸的话安宁冷笑了,她就知道展爸是这种心理,明明说过断绝关系,如今却装作什么都没生过的样子。

    “爸,你是不是忘记了?”安宁淡淡的笑“你说过只要把人救出来,就跟我断绝关系,从此我就不是展家人了呢。”

    “什么?”吕梅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一直没有把展安宁当成自家人,也一直把她当成奴隶使唤,但要断绝关系也不是这种时候,怎么也是等她还清了债务才断的!

    安宁冷笑的看着他们每一个人,一字一句道“所以我今天回来不是帮你们还钱的,我只是来跟你们断绝关系,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们要死要活都不关我的事!”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