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六十六章 战波才(上)
    似乎看出了徐康的疑惑,卢植和皇甫嵩顿时相视一笑,然后分别开口给他解释起来。

    “黄巾围困我长社已经两月有余,但却久攻不下,他们自然急了,毕竟数十万人每日的消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人一急就容易自乱阵脚!”

    “没错,如今以德你率兵来投,波才难免会有想法,但他却不知道你的身份,只当你们是彭脱之军,我们便可以利用这一点。”

    听到两人的话,徐康还是有些不解,顿时眨了眨眼睛。

    “师伯和舅父的意思……是让我诈他来攻,然后给他来个腹背夹击?但要是他不上当怎么办?”

    “哈哈哈哈,那也不怕,到时候你大大方方的从城门进来便是了,就算他不跟来,咱们也没有损失!”

    闻言,皇甫嵩当即就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若敢跟着进来,我自会让弓箭手放箭阻拦,就算有些许漏网之鱼进来,到时咱们再把城门一闭,给他来个瓮中捉鳖!”

    “诶?还能这样?”徐康的眼睛顿时亮了。

    很多事情,往往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此时被卢植和皇甫嵩点透了之后,徐康顿时感觉一切变得豁然开朗,当即就朝着两人行了一礼。

    “多谢师伯和舅父指点,我这便下去会会波才,看看能不能即将他攻城,或者找机会宰了他,若是不成,我也会随机应变的,那我先告退了!”

    说完,他就在卢植和皇甫震惊的目光中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潜行!

    看到这一幕,不仅是卢植和皇甫嵩,就连附近的守城士兵都纷纷露出了震惊之色,然后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

    “刚才那个小郎君便是皇甫中郎将的外甥,那个仙家弟子?”

    “对,昨日皇甫中郎将在城中修建的祭台,便是因他而建的,听说能请的天上仙神助我等破贼!”

    “嘶……竟然有此事,哥哥们快和我说说……”

    听着旁边士兵们的议论,皇甫嵩顿时眉头一皱,然后大喝了一声。

    “众将士随时待命,警戒波才所率黄巾,不得擅离方位,不得交头接耳,不得失口乱语,违令者斩!”

    随着他一声令下,整个城墙上顿时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露出了严肃的神色,并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逐渐靠近的“波”字大旗。

    与此同时,徐康也通过潜行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赵洪和张成的身边,并在他们的帮助下套了一件破烂的麻布衣服,又拿了一根黄巾绑在了头上。

    等他将这些都做完的时候,波才也带着人马赶到了。

    原本徐康的打算是,只要波才敢带人过来,那他就来个擒贼先擒王,这样就省了事了。

    之可惜波才并没有那么蠢,他并没有过来,而是稳坐在不对的大后方。

    除非徐康依次打败他的前军、中军和后军,不然连他这个“王”都见不着,更别说擒他了。

    看到这一幕,徐康就算再傻,也知道对方肯定是对他产生怀疑和防备了,之所以没有立刻带兵打过来,恐怕也只是因为没有完全确定。

    面对这样的情况,擅自行动肯定不行,所以他也只能耐心的等待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他的等待并没有太长,仅仅只是过了几分钟,波才就派了一个传令兵过来传话,质问彭脱为什么不遵号令擅离陈留,并要求他单独过去解释。

    这样的要求,徐康自然是不能答应的。

    毕竟彭脱都已经被他给宰了,他上哪再弄一个彭脱去向波才解释呢?

    所以他当即就一脸狂热的开始忽悠波才派来的传令兵。

    “兄弟啊,我家渠帅是收到了大贤良师的密令,所以我们今日才会聚集在这里,待到黄天的时候,大贤良师就会做法让汉军打开城门,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鼓作气冲入其中!”

    黄巾军起义的口号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而所谓的黄天,其实就是日落傍晚时候夕阳映射天空时候的样子。

    张角的原意,其实应该是想表达大汉日落西山,但是这些东西普通黄巾却是不知道的,所以徐康忽悠起来也是毫无负担。

    恰好此时已经是傍晚了,他当即装作高兴的样子,伸手一指天空。

    “看,时辰到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这便去禀告渠帅!”

    说完,他也不再理会眼前的传令兵,而是“兴冲冲”的跑进了军阵中,一直跑到了最里面的中军位置,然后朝着帅旗旁边的赵洪和张成下了命令。

    “事情有变,你立刻带着大家进城,张成你先带老弱妇孺进城,赵洪你和牛生带骑兵断后,我带着淮河兵和炮兵团压阵,好了,按照原计划朝着城门冲吧!”

    “诺!”

    随着他一声令下,众人立刻答应了一声。

    张成猛了一挥手中的“彭”字大旗,大喊了一声“大贤良师庇佑”,然后带着归降的六万黄巾老弱妇孺朝着城门冲去。

    与此同时,徐康也命人打出了“徐”字大旗,带着淮河兵和炮兵团开始后撤,和波才军拉开了距离,并让炮兵们将隐藏在辎重车里的虎蹲炮拿出来装填石子和火药。

    而赵洪和牛生也打出了白底黑纹野猪大旗,带着四千人的骑兵团,挡在了波才军和长社城门之间,并迅速拿出随身的布团塞进战马的耳朵。

    虽然已经和炮兵团进行过配合训练,但是耳塞是对战马必要的保护,所以他们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

    当他们准备妥当的时候,张成已经带着人冲到了长社城的门口,并畅通无阻的直接冲了进去。

    看到这一幕,波才传令兵顿时大惊,连忙一脸狂喜的跑回到了波才的身边,将刚才徐康那一套“大贤良师做法让汉军打开城门”的说法,完完整整的告诉了波才。

    听到他的话之后,波才顿时脸都气黑了,当即一马鞭就抽了过去,将传令兵打得滚倒在地。

    同时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

    “彭脱投靠暴汉,背叛大贤良师,罪无可恕,给我杀了他们,抢夺城门!”

    “是,渠帅!”

    随着波才一声令下,他身边的传令兵立刻就打出进攻旗号,看到旗号之后,黄巾军们立刻就朝着长社城门冲了过去。

    看着如同潮水一样涌向城门的波才黄巾军,徐康顿时面色一凝,当即大手一挥。

    “炮兵团听令,三段射开始,一营点火,开炮!”

    “轰隆隆隆隆隆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江西新十一选五走势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 3d的开奖结果 4场进球 五分赛车是不是官方的 福建十一选五人工在线计划 犀牛配资 七乐彩玩法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彩票空 海豚海岸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 湖南快乐十分58期开奖结果 排列三质合走势图 山东11选5查询 皇冠777网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