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六十四章 风伯飞廉
    分配好各自的职能之后,皇甫嵩和卢植又向徐康问起了具体的借风细节。

    皇甫嵩性子比较急,当即就问了一句,“以德借风需要什么,舅父这就去准备!”

    看他的样子,似乎只要是徐康一开口,他立马就能给准备妥当。

    而卢植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的面部表情来看,他想的应该和皇甫嵩差不多。

    看到两人这个样子,徐康虽然很想一口答应下来,但是他却知道这样的不行的。

    因为刚才卢植也说了,现在是初夏,而古人是把农历四、五、六月算作夏天,这也就是说,距离这场历史记载的仲夏大风,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如果现在答应了,这一个月他怎么熬?

    所以他显然是不能答应的,只能再次朝着卢植和皇甫嵩两人拱了拱手。

    “师伯,舅父,我深知你们心急,想早日扫平黄巾之患,但是这风是由天庭风曹所掌管,风曹每月一轮换,如今我认识的风曹尚未当值,所以这风是我是借不来的!”

    “天庭?风曹?”听到徐康这话,卢植和皇甫嵩再次露出了惊容。

    东汉是道教初创时期,因此这个时期还没有出现完整的神化体系,相对正式的典籍只有一本《太平经》。

    而张角创立的太平道,以及张道陵创立五斗米道,则算是最早的道教实体活动。

    在这个广大神棍们都还处在摸索的时期,徐康却有着完整的理论,一开口就是干货,自然显得相当的高端。

    一本《西游记》闯天下,就问你怕不怕?

    卢植和皇甫嵩显然被镇住了,两人都觉得自己听到了很了不得的秘辛,好奇心再次被拉了起来。

    不过他们也是知道轻重缓急的,所以只能暂时放下对天庭的好奇,专心问风的事。

    “以德既然说这风是由风曹掌管,且每月轮换,那你认识的风曹何时当值啊?”

    “是啊,若是拖得太久的话,恐怕……”

    听到两人的担心,徐康顿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朝他们摆了摆手。

    “师伯,舅父不用担心,我认识的风曹名为飞廉,乃是一个鸟头鹿身蛇尾,头上长角的精怪,昔日曾到蓬莱岛做客,我还为他沏过茶水,他曾与我说过,他是五月仲夏当值,等到那时我便与他借风!”

    见他讲得有模有样,卢植和皇甫嵩的眼睛也是越睁越大。

    等听到他说五月仲夏可以借风的时候,两人更是高兴了起来。

    “五月便可借风吗?那太好了,但是我们也不能怠慢,现在就应对去建造法坛供奉飞廉上仙,以示诚心!”

    “子干兄所言极是,我这便去命人建造九尺高台,子干兄你也赶快把飞廉上仙的画像画出来,我好拿去供奉!”

    “嗯,如此甚好!”

    商议完了之后,皇甫嵩就急急忙忙的往外走了,而卢植则一脸热切的跑进了书房,同时招呼徐康。

    “以德,你快进来与师伯磨墨,同时好好帮师伯参详参详,看看师伯画得和飞廉上仙是否相像,莫要怠慢了上仙!”

    “额……好吧!”听到他都这么说了,徐康也只能答应一声,跟着他走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之后,徐康就开始磨墨了,而卢植并没有立刻动笔,而是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两圈。

    然后站立不动,双眼微微闭合。

    “《楚辞·离骚》曰:前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世人皆传风伯乃是左手持轮,右手执箑的白须老翁,却不知其是鸟头鹿身蛇尾,头上长角的精怪!”

    说到这里,他顿时睁开了眼睛,目光中闪过一丝明悟。

    “既是精怪得道,性格暴躁也在所难免,这也是为何世间会有风灾之难的原因所在了!”

    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飞廉的形象之后,他就猛的转过了身,大步走到书案前拿起毛笔,然后挥毫泼墨。

    很快,淡黄色的画布上就出现了一个鸟头鹿身蛇尾、头上长角的精怪画像。

    画中的飞廉面目狰狞,一手持轮一手持扇,脚下还有一朵云,看起来活灵活现。

    徐康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神话中的飞廉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所以当即就朝着卢植伸出了大拇指,并开口赞道:“师伯好画功!”

    听到他这话,卢植也高兴了起来,“以德是说我这画的像了?”

    “自然像了,飞廉就是这般模样!”徐康一边说,一边就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他的亲口承认之后,卢植这才完全放下心来,然后小心翼翼把画布上的墨迹吹干收好。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再次朝着徐康问道。

    “以德,飞廉上仙可有什么喜好吗?我们应该用什么祭品供奉他?”

    “额……这个……”

    这个徐康却是不知道的,但是又不敢胡乱说。

    好在从刚才卢植的话中,徐康知道东汉已经有供奉风伯的先例了,所以便含糊的回了他一句,“照旧就好!”

    说完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了一句。

    “千万不要用人血祭,用人血祭是招待恶鬼之法,飞廉如今已经是仙神,若用此法必会触怒他!”

    为了防止再出现大将军府的血腥惨案,徐康说话的时候非常认真。

    而看到他这个样子,卢植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夫知晓了,那便供奉些桃李,等借风当日再以牛羊牲畜为祭,以德以为如何?”

    “可行!”

    两人将事情商议好了之后,天色已经逐渐暗淡了下来。

    见皇甫嵩因为忙着建造祭台还没有回来,卢植也不再等他,吩咐后厨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然后和徐康两人一起吃饭。

    等两人吃完饭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于是徐康便起身向卢植拱手告辞。

    “师伯,我从军营出来已经有整整一日未归,唯恐营中有变,所以不能在此久留,这便告辞了!”

    “以德这便要走吗?”

    听到徐康这话,卢植先是一愣,随后又点了点头。

    “好吧,既是军营中的事,那我也不留你,我这便让人送你出城!”

    说着,他就准备出去叫人。

    但是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就被徐康给叫住了,“师伯请留步,我并非从城门离去!”

    “不从城门离去?”听到他这话,卢植顿时愣住了,“那你又如何出城?”

    看着他疑惑的样子,徐康再次笑了起来。

    “呵呵,我自有办法!”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广西十一选五兑奖表 河南11选5中奖金额 河南十一选五 青海11选5啊彩网 澳洲体彩幸运5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广东36选7那个电视台开奖 顺发配资 极速赛车为什么老是 多乐彩 天津11选5彩票通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六合秒秒计划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 10分11选5-首页 香港六合彩白猫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