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五十九章 仙人弟子(下)
    徐康对卢植等人讲述的故事当然不是他编的,而是别人早就编好的故事,这个故事还很有名气。

    它叫《西游记》,作者吴承恩。

    刚才徐康说的那一段所谓的“往事”,其实就来源于孙悟空到蓬莱向菩提祖师学艺的那一段情节。

    从这段情节中,吴承恩不但向读者们呈现出一个佛道精通的大能,更是把孙悟空刁钻顽劣的猴性表现的淋漓尽致,令人一看便印象深刻。

    连后世的人尚且如此,东汉这个缺乏精神娱乐的朝代就更不用说了。

    随着徐康的讲述,卢植和皇甫嵩都入了迷。

    此时两人心里想的,已经不是此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而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得怎么样了。

    性急的皇甫嵩当即就朝着徐康问了起来。

    “以德,后来呢?你这也不学那也不学,菩提老祖可生气了?”

    “嗯,生气了!”

    和之前两次不一样,这一次徐康认真的点了点头。

    “师傅很生气,骂我‘你这个孽障,这也不学那也不学,我教你尝尝戒尺的厉害!’,说完便用戒尺在我脑后打了三下,然后关闭中门而去。”

    听到这里,不管是皇甫嵩还是卢植,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模样,随机就接着问,“后来呢?以德你去向菩提老祖认错了吗?”

    按照他们的想法,徐康应该是去向菩提老祖认错,然后苦苦哀求取得了对方的原谅,最后学得一身本事。

    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徐康却又摇了摇头。

    “没有,我是等到三更的时候,其他的师兄弟都睡了,我才偷偷的摸进了师父的卧室的!”

    “啊?”

    听到这里,卢植再次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皇甫嵩更是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以德你半夜三更去菩提老祖的房中作甚?认错吗?”

    “呵呵,自然不是!”

    徐康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才朝着皇甫嵩解释起来。

    “师父白天打我三下,然后关闭中门,这是让我三更时候进后门去学道,其他的师兄弟不知道师父的真意,我却是知道的!”

    “哦,原来如此!”

    听到了徐康的解释之后,皇甫嵩这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这是菩提老祖在考验你的悟性,准备传授你真本事啊!”

    “呵呵,正是如此!”

    徐康再次微微一笑,同时脸上浮现出一丝回忆之色。

    “师父见我悟性好,又念我虔诚好学,于是便说‘我这里有隐身潜行变化之术,共分为两种,一种是三十六种变化,一种是七十二般变化,你要学哪种?’”

    “嘶……变化之术?”听到这个词语,卢植和皇甫嵩顿时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于后世来说,变化之术只是小说或者神话的一部分,但是在东汉道教盛行的时代,它却是道法的重要组成部份。

    起初的时候,变化之术还只是道法其中比较基础的类型,但发展到了晋代的时候,变化之术已经成为道法中的一个大类,并形成了庞大的体系。

    最出名的著作,莫过于《墨子五行记》。

    根据里面的记载,道法通过使用药或符,能够让人飞天入地、隐藏形态,微微一笑变女人,眉头一皱变老头儿,蹲在地上又可以变为小孩子。

    至于什么掷木成林、画地为河、撮土成山更是不在话下。

    对于这样的记载,后世人看了顶多就是一笑置之,但是这个时代的人看了,他们会当真!

    至于有没有人能够做到,那和道术没关系,因为道术是真的,你做不到是你没修炼到家!

    相当强大的逻辑!

    在这样的逻辑影响下,就算是卢植和皇甫嵩这样的人,都认为道术是真的。

    所以听到徐康说起变化之术,两人的情绪瞬间高涨,并异口同声的朝着徐康问了起来,“以德你竟然学了变化之术?”

    看着两人目光火热的样子,徐康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看到这一幕,卢植虽然满肚子都是好奇,还是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徐康总会给他一个答案。

    但是皇甫嵩却忍不住了,当即就上把手搭在了徐康的肩膀上,并急切的问道:“以德你又点头又摇头是何意?那变化之术你是学了还是没学啊?你该不是因为不能长生就不学了吧?”

    看他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就好像做选择的人是他一样。

    徐康强忍着爆笑的冲动,用牙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才一脸沮丧的点了点头,“学了!”

    “学了?真学了?”

    原本皇甫嵩以为徐康没有学变化之术,却没想到他却说学了,但是在看到他那沮丧的样子之后,顿时又疑惑起来。

    于是便再次问了起来,“既然学了为何如此沮丧,难道是没有学会?”

    “不是,我学会了!”徐康再次点了点头。

    “啊?学会了?”

    听到他这话,这次不单皇甫嵩,就连卢植都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既然学了,而且又学会了,那以德你又何以露出这样的表情?莫非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正是如此!”

    徐康等的就是卢植这句话,所以当即就点了点头,同时再次长叹了一声。

    “唉,都怪我过于张扬,只学会了些皮毛,便在师兄弟面前卖弄,师父得知后说,‘我传你变化之功,是让你在人前卖弄的吗?我也不加罪于你,你走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什么?”听到这里,皇甫嵩再次急了,“菩提祖师这是在赶你走啊,那你又是怎么说的?可求他了?”

    “求了!”

    徐康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电视剧里的情节,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才有带着一丝哽咽的声音开了口。

    “我求师父不要赶我走,我得师父传授大恩,未能报答,怎能离去啊!”

    听到这里,卢植和皇甫嵩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显然这样的理由也很符合他们的价值观。

    不过从徐康“情绪激动”的表现来看,他们觉得事情的结果可能不太圆满,所以都没有再开口发问,等着徐康自己说出来。

    在两人的注视下,只见徐康面容悲戚,眼圈发红,眼睛中隐隐有泪光在闪动着。

    “我虽恳求了师父,但师父却说不要我的什么报答,只要我以后惹出祸来,不把他说出来就行了,还说从今往后,不准我说是他的徒弟,他也不再见我!”

    说到这里,他再次低下了头,在低头的一瞬间,一颗泪珠便从他的眼角处流淌而出,在他的脸上划出一道泪痕。

    这一刻,全力飙戏的徐康,火力全开,状态接近爆表!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广西快乐10分走势图 湖北11选5 今天排列五奖开奖号码 狂欢节 极速赛车在线计划 快3官网 福利彩票25选7开奖 上海11选5开奖走势图 任选9场 福彩25选7玩法 天猫配资 河北20选5复式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推荐 江西11选5_历史开奖 5分彩平台 重庆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