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五十八章 仙人弟子(中)
    徐康这一波可谓是大手笔了,他放出来的两万个魔法面包堆起的小山,足有两层楼那么高,几乎把整座院子都站满了。

    卢植和皇甫嵩因为靠的近,滑落下来的魔法面包几乎淹到了他们的膝盖,但是两人却丝毫都不介意,并且伸手就拿起一个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点头。

    “嗯嗯,香甜软糯,甚是美味!”

    “我吃到了麦子的香味,此物当是用麦所做,味美,香甜,而且还饱腹,好!”

    听着两人的评价,徐康再次笑了起来,同时因为卢植和皇甫嵩的信任,心里也稍微有点感动。

    换了是他,陌生人给的东西,他肯定不会毫不犹豫的吃进嘴里的。

    所以看着两人一个劲的夸这魔法面包,他就再笑着开口道。

    “师伯,皇甫将军,此物乃是术法变化而来,唯独怕水火,只要不碰二者,就不会腐坏,你们可以放心分发给士兵,以解缺粮之急!”

    “啊……竟然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这话,卢植和皇甫嵩顿时又高兴了起来,连忙指挥起了院中同样面色呆滞的士兵,让他们将院子里的魔法面包拿到粮仓去储存。

    为了防止士兵们偷吃,两人更是忙前忙后,等他们忙完停歇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看着两人疲倦的样子,徐康又拿出了两袋魔法淡水递给了他们。

    “师伯,皇甫将军,您二人忙了一晚辛苦了,喝点水解解乏吧!”

    “呵呵,好!”

    忙了一晚上的两人确实疲乏了,因为吃了魔法面包的缘故,肚子倒是不饿,只是困倦得不行。

    见徐康递上水袋,两人也没有拒绝,当即就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这一口魔法淡水下去,两人只感觉一阵凉意顺着他们的咽喉而下,穿过他们的脏腑流遍全身,将他们的疲惫一扫而空,这种感觉甚至比饱饱的睡了一觉还要舒服!

    于是两人的眼睛瞬间就瞪圆了。

    “这……这真乃奇物啊!”

    “以德,这个到底是何物?”

    看着两人眼睛发光的样子,徐康再次微微一笑,同时给他们解释起来。

    “这个也算是无中生有之物,不过却比那面包更加难得,所以我也没办法变出来更多,还请师伯和将军见谅!”

    这话当然是假的。

    【造食造水】术每一次施展,都能造出一个面包和一袋魔法淡水,并没有哪个更难得的说法。

    徐康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他需要魔法水袋的袋子制造代币,以作为五铢钱经济崩溃后的替代之物,所以才不打算给其他人。

    而卢植和皇甫嵩却不知道这一点,听到他的话之后,还以为这东西真的很珍贵,所以只喝了一口,就很有默契的盖上了水袋的盖子,然后慎重的收入怀中。

    看到这一幕,徐康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憋了好几下才憋回去,这才没有当场露馅。

    而卢植和皇甫嵩却没有发现他表情的变化,两人将魔法淡水的水袋收好之后,便一脸感叹的开了口。

    “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如此法术通天之辈,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是啊!”

    卢植的话音刚落,皇甫嵩也跟着点了点头。

    “起初我也以为以德是在胡说,如今看来是我错了,以德只是跟随他学习几年,便能有如此能耐,这样看来,那奇人能够令人起死回生也并非不可能!”

    感慨完了之后,卢植又拉着徐康的手回到了屋子里,然后和颜悦色的朝着他问了起来

    “以德,能否告诉师伯,这奇人到底姓甚名谁,居住何处啊?若是能请得他辅佐大汉,大汉何愁不兴盛啊!”

    “是啊是啊!”听到卢植的话,皇甫嵩也一脸认真点了点头,“若有这奇人辅佐,陛下定然不会再被十常侍蒙蔽,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啊!”

    徐康:“……”

    麻蛋,奇人都是老子编的,老子上哪给你们找去?

    此时徐康的心里那简直有一万个MMP,脸上更是充满了为难和无奈之色。

    “师伯,皇甫将军,不是我不愿意,而是……而是……唉……”

    看到他叹气了,卢植和皇甫嵩顿时对视了一眼,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他,“莫非那奇人对我大汉有何误解或不满?”

    “唉……非也!”

    看着两人一副不弄清楚真像誓不罢休的模样,徐康只能再次长叹一口气,然后摆出了一副愁容。

    “师傅他……他不满的不是大汉,而是我啊!”

    “啊?”

    徐康这话一出,卢植和皇甫嵩再次愣住了,同时惊讶和好奇再次爬上了他们的脸庞。

    看着他们这一副求知欲满满的样子,徐康眉头一挑,嘴角微微一抽,将脑海中的一段剧情套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用一副充满怀念的表情,开始向卢植和皇甫嵩叙述起了自己身上的“故事”。

    “当初师傅将我救活之后,就腾云驾雾带着我去了一座岛,此岛名为蓬莱仙岛,进了一座山,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便是我师傅的洞府。”

    说到这里,他轻轻瞥了卢植和皇甫嵩一眼,发现两人听得认真。

    于是挑了挑眉,然后继续往下编。

    “我的师傅真名谁也不知道,大家叫他菩提老祖,我在他那里呆了七年之后,师傅便问我,‘我教你求仙问卜,驱邪避凶之术,好吗?’

    听徐康说到这里,皇甫嵩顿时就忍不住问道:“好本事啊,那你答应了吗?”

    “没有!”

    在皇甫嵩和卢植的注视下,徐康微微摇了摇头。

    “当时我问师父,似这般可得长生吗?师傅说不能,我便说求仙问卜不如自己作主,不学不学!”

    听到他这话,别说皇甫嵩了,就连卢植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以德你真是糊涂啊,竟然去追逐长生这般虚无缥缈之事,后来呢?那菩提老祖生气了没有?”

    “没有!”徐康再次摇了摇头,“师傅只是又问了我一句,我教你念佛诵经,朝真降圣,可好?”

    此时佛教已经传入了,只不过是在上层阶级流传,像卢植这样的人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听到徐康说到这里,他顿时微微点了点头,“嗯,若能朝真降圣,也是真本事,那以德你答应了吗?”

    “没有!”徐康再次摇了摇头,“当时我依然问师傅可得长生吗,师傅说不能,于是我便说不学!“

    可能是因为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听到这里的时候,卢植和皇甫嵩都没有感到太过惊讶,好像就知道徐康会这么回答一样。

    见他们不说话了,徐康就继续开口说道。

    “后来师傅又问我,‘那我教你参禅打坐,戒欲吃斋怎么样?’我问可得长生吗?师傅说也如镜里摘花,欲摘不能,我便说不学不学,请师傅再换换别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卢植似乎将自己代入到了师傅的角色,当即忍不住朝着徐康骂了一句。

    “这也不学那也不学,如此顽劣,当罚!”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样子,徐康先是一怔,随机一咧嘴笑了——

    我特么简直就是天才啊!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福建体育彩票31选7走势图 好彩123下载 选股票短线 河南福彩22选5最新一期 体育彩票竞猜 线上赌博赢的钱合法吗 江西快3开奖结果定牛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广东11选5计划_人工版 广东十一选五助手 赢牛网配资 体育彩票排列三平台 河北11选5中4个号 江苏福15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