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五十三章 到达
    经过了一天的休整,徐康发现不管是自己麾下的士兵,还是刚刚投诚的黄巾们,精气神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看到这一幕之后,就连彭脱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当即就朝着徐康拱手赞道。

    “小将军治军有道,实在令人钦佩之至,彭脱败在小将军手中着实不冤!”

    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奉承自己,但是徐康的嘴角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当即就朝着他摆了手。

    “好了,奉承话就不用说了,只要你把我交代的事办好,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不会食言,放心吧!”

    “嘿嘿,那是那是……小将军乃神人也,小人怎会信不过您?”

    再次奉承了徐康一番之后,彭脱这才上了马,然后在张成和赵洪的“护卫”下,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朝着长社行去。

    此时徐康手下的士兵们,也已经全部伪装成了黄巾的模样,他们甲胄和兵器都被塞进了辎重车里,换成了粗布衣服锄头钉耙,看上去和周围的黄巾老弱妇孺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经过了昨天的休整,再加上徐康颁布了新的军规,这些刚刚投诚的黄巾老弱妇孺们,对汉军士兵也少了一些畏惧和排斥,所以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也找不到什么破绽。

    虽然不能尽善尽美,但是这已经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的极致了,所以徐康也没有过多的强求。

    部队开始出发后,他就爬上一辆装满粮草的辎重车,命令猪坚强在旁边守卫自己,然后就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这两天为了鼓励士兵,他一口气发出去了好几魔法面包,直接把空间背包里的存粮消耗了近一半,所以为了补充库存,昨天晚上他熬夜施展了一整晚的【造食造水】。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这一个月来士兵们能够吃到魔法面包,身体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刚刚从洛阳出来时完全两个样。

    其中变化最大的莫过于赵洪、张成和牛生。

    当初徐康搞代币的时候,他们三人当时都得到了十个代币,并换一百个魔法面包。

    所以这一个月来,三人基本都是天天吃魔法面包,身体状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根据张成的说法,他说自己才吃了半个月的魔法面包,身体的暗伤就基本都好完了,原本经常疼痛的地方现在也不疼了,就连力量都增长了三成左右。

    赵洪的情况和张成差不多,而牛生却和他们差别极大,这一点从他武器的变化就能看出来。

    当初他还是一个什长的时候,只是和其他士兵一样用木柄的长戟,但是从陈留出来的时候,他的武器就已经变成了一把重四十二斤半的双刃铁戟!

    要知道,历史上关羽的青龙偃月刀虽然号称八十二斤,但是汉代的一斤只有222克,换算成后世也只有36斤半!

    这样算来,牛生的双刃铁戟比关羽的青龙偃月刀还要重六斤!

    当然,这也不是说牛生就比关羽强,毕竟武器轻重也不能完全代表战力高低,实力强弱也要比过才知道。

    不过不管怎么说,如今的牛生,已经开始隐隐成为徐康挥下二号猛将。

    至于一号是谁,那还用问吗?

    当然是“重量级”的吃货——猪坚强!

    当初徐康收服这家伙的时候,它的重量就有五百多公斤了,如今在每天二十个魔法面包的滋养下,重量隐隐有突破六百斤的迹象!

    而且根据赵洪这个“权威”骑兵指挥的评估,普通的万人军队,若是没有床弩之内的攻城利器,单单猪坚强一个,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将其阵型凿穿!

    一猪能抵两百骑兵,而且只多不少!

    因此,如今猪坚强不但是一个强大战力,还是徐康麾下士兵们的精神信仰。

    从陈留出来的之后,部队的旗帜就多了一种——白底黑纹的野猪大旗!

    每次看到这个野猪大旗,和自己写着“徐”字的大旗并列的时候,徐康都有种想找出那个做旗的人,然后狂殴三天的冲动!

    麻蛋,别人的旗帜除了将领的姓氏之外,要么是虎熊,要么是鹰隼,再不然就是龟蛇,都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特么的老子的野猪旗算几个意思?

    让人看到了怎么办?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虽然心里有些不满,但是看到赵洪和张成都没发表意见,徐康也只能偃旗息鼓——万一野猪旗真的有什么意义呢?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要是一问,不就是暴露了自己不学无术的本质了吗?

    为了保持自己身为主帅的威严,徐康也保持着神秘的姿态,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架势,只有在看到野猪旗在就面前的时候,脸色才会有些许变化。

    不过现在却没有这个问题了。

    伪装成黄巾之后,徐康原来的旗帜都已经收起来了,如今挂的旗帜还是彭脱原来的旗帜。

    挂着这个旗当然是有用的,下午徐康的部队进入长社地界的时候,就因为这个旗帜,他们没有遭到任何阻拦,很顺利的就进入了长社。

    原本徐康还担心万一遇到有人盘查,会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来一番斗智斗勇,若是彭脱出了纰漏,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和补救。

    但等他进了长社之后,就发现自己真的想多了。

    别说盘查了,连个阻拦的人都没有,波才的部队看到他们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各走各的,互不相干。

    看到这一幕,徐康起初还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很快他释然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身边的这些人本来就是黄巾,怎么可能露馅?

    想到这里,因为进入长社而变得有些紧张的心情,瞬间就变得释然了。

    他知道,自己此行算是稳了。

    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虽然路上碰到的黄巾越来越多,甚至出现延绵数里地的黄巾军营,但是依然没有阻拦他们。

    直到靠近被黄巾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的长社县城,才有一个守关的黄巾小将和彭脱打了声招呼,在听到彭脱说是奉了张角的命令攻打长社县城的时候,立刻就开关放行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十数米高的长社县城墙,便映入了徐康等人眼帘。

    看到这一幕,他顿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呼……总算是到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一分赛车开奖平台结果 大发pk10教学视频 正规黑龙江11选5 5分彩开奖结果 大发pk10走势 黑龙江十一选五 北京pk105码计划技巧 3d明天预测 天津市快乐十分一定 重庆幸运农场攻略 澳洲体彩幸运5开奖 四川快乐十二选五开奖查询 北京pk10500期走势图 黑龙江省p62开奖 正规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