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四十七章 战胜
    此时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一朵乌云飘来,遮住了本就光芒暗淡的月亮,让这漆黑的夜晚显得更加黑暗,也让困倦交加的黄巾军们看不到一点希望。

    别说普通的士兵了,就连身为统帅的彭脱都没有想到,形势居然会逆转得那么快,几乎是一转眼的功夫,他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

    看着身后的黄巾军们一片片的倒下,并发出痛苦的惨叫声和求救声,彭脱的心就好像被一只大手拖入了深渊,再次找不到出路。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知道,也想不明白,但是赵洪和张成却不会给他机会,几个呼吸间率领着三千骑兵团冲到了他的面前,开始大开杀戒!

    “杀!诛灭黄巾逆贼!”

    “建功立业就是今日!”

    “莫要走脱了贼酋彭脱……”

    汉军骑兵一声声的呐喊声,还有身边黄巾士兵临死前的惨叫声,犹如一把巨锤敲在彭脱的心头,令呆滞的他瞬间回神,然后惊骇的大喊了起来。

    “快……快杀了后面的那些汉军,前军结阵,给我挡住汉军的骑兵……快!”

    虽然他不知道火炮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却很清楚,如果一直放任对方这么轰击下去,那么等不到天亮,他的军队就会在对方的骑兵和火炮的联合攻击下彻底崩溃。

    所以在他看来,当前的首要任务是先消灭掉徐康的火炮团,然后再对付剩下的骑兵就简单多了。

    从理论上来说,这个策略是没错的,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完全不是一回事。

    因为此时天很黑,隔着两百多米,黄巾军们根本不知道身后到底有多少汉军,他们只知道对面火光一闪,雷鸣的声音就会响起,然后他们的同伴就会一片片的倒下。

    未知的东西是最恐怖的,所以哪怕听到彭脱撕心裂肺的大喊,也依然没有人敢向徐康的炮兵团冲锋。

    这一耽搁之下,后方又有上千名黄巾军在虎蹲炮的轰鸣声中倒地哀嚎,而前面阻拦骑兵团的黄巾军,也开始逐渐瓦解。

    看到这一幕,彭脱顿时目眦尽裂,嘶声喊了起来。

    “督战队上前,凡听令不进者——斩!”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由数千名精锐黄巾军组成的督战队立刻出阵,朝着昔日的袍泽举起了屠刀。

    “唰唰唰……”

    鲜血飞溅中,数百黄巾成为了昔日手足同胞的刀下亡魂,而其他的黄巾军看到这一幕,顿时惊恐莫名。

    为了活命,他们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握紧武器开始向徐康的火炮团阵地冲锋。

    此时他们距离徐康的火炮团只有两百多米,这是一个很短的距离,从理论上来说,哪怕此时他们的状态很差,两分钟的时间就足够他们跨越这段距离了。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实际上这短短的两百多米,对于他们来说却犹如天堑!

    徐康的火炮团共有四百五十多门虎蹲炮,而他采取的是三段射的方式,所以哪怕虎蹲炮的填装速度很慢,需要近一分钟的时间,但是他仍然能保持二十秒一次的开火频率。

    而每一个虎蹲炮每次开火,能射出一百颗左右半两的小石子,所以每一轮的一百五十个虎蹲炮齐射,就能喷出大约一万五千枚的小石子!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再加上对面的黄巾军又是密集阵型,所以火炮团的每一次开火,都能让对面的黄巾军倒下数百,甚至上千人!

    而这还是两百米距离外的杀伤数量,每当这个距离缩短五十米,杀伤的数量就会往上翻一倍!

    黄巾军不明白这些,但是他们却知道对面的火光凉起时,跑在他们前面的同伴就会倒下,越是往前倒的越多,而且基本都是倒下去就没有动静了。

    显然是死了。

    他们不想死,所以不想往前冲,但是若是不冲,后面又有督战队同样会要他们的命!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对于这些只是普通农民出身的黄巾军来说,这显然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所以有很多人当场就崩溃了。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

    “我投降……我降了!”

    “呜呜……我不想死啊……呜呜呜呜……”

    他们一边哭嚎着,一边就扔下武器,抱着头朝着四面八方逃跑,有的甚至一头朝着徐康所在炮团阵地跑来。

    看到这一幕,徐康的眼睛顿时闪过一丝挣扎,但很快又变得冷漠起来,就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寒冷。

    “火炮团二营点火,三营准备……捂耳!”

    “火炮团三营点火,一营准备……捂耳!”

    “火炮团一营点火,二营准备……”

    他的每一次发令,都伴随着一阵火炮轰鸣的声音,虎蹲炮吞吐着火舌,犹如死神的镰刀,收割着有效射程范围内的一切生命。

    黄巾军也是人,而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

    所以面对这样的情景,他们怕了,任凭身后的督战队怎么催促,也再也没有人发动冲锋,甚至还有人直接举起手中的兵器和督战队拼杀起来。

    与此同时,赵洪等人的骑兵团也将黄巾军的前军击垮,刚刚被提拔为骑兵营长的牛生,更是直接冲到了彭脱的面前,一戟斩向了他的头颅。

    “贼酋受死!”

    “嘶……”

    面对牛生的攻击,彭脱惊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举枪便挡,然后只听“当”的一声,被对方这一击震得双手发麻,长枪几乎脱手而出。

    就是牛生准备下一击了结他的时候,彭脱的两个亲卫挡住了他,掩护着彭脱往后军撤去。

    看到这一幕,牛生顿时急得大喊了一声,“彭脱休走,把命留下!”

    彭脱当然不会听他的,反而跑得更快了,几乎呼吸间就消失在了密密麻麻的黄巾军中。

    看到这一幕,牛生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懊恼,不过当他看到对方正在后撤的帅旗时,他又露出了一脸的惊喜。

    “哈哈,有了!”

    他大笑一声,立刻策马上前一戟将扛旗士兵杀死,将旗杆斩断,然后放声大喝。

    “彭脱已死!彭脱已死!彭脱已死!”

    他大喝三遍,听到他的喊声,其他的汉军也纷纷跟着喊了起来。

    “贼酋彭脱已死,其他人跪下受降!”

    “贼酋彭脱已死,其他人跪下受降!”

    “贼酋彭脱已死,其他人跪下……”

    众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深深隐隐压住了火炮的轰鸣声。

    听到这阵喊声,黄巾军们纷纷看向帅旗的方向,在发现帅旗不见之后,顿时没了主心骨,变得六神无主,惊慌失措,连最后一点的斗志也瓦解了。

    于是,很多人开始四下逃窜,在被汉军骑兵追上之后也不敢反抗,纷纷跪地投降。

    当东边的第一缕霞光映照在淮河上的时候,战场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黄巾军了。

    赢得了战斗的汉军骑兵们,虽然脸上满是疲惫,但是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其中最高兴的,莫过于斩了对方帅旗,立下大功的牛生。

    在朝阳的照耀下,他高举一面画着黑色野猪的大旗,仰天狂吼。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们是最坚强的军队……坚强!坚强!坚强!”

    在他的带动下,原本就兴奋的众人瞬间被他给调动起来了,纷纷跟着他呐喊起来。

    “坚强……坚强……坚强坚强坚……强坚强坚强坚……”

    听到他们的喊声,不远处正在指挥火炮团士兵收拾虎蹲炮的徐康,表情逐渐僵硬。

    “麻蛋,这次又是谁带头的?”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1分彩app计划 新十一选五中奖规律 3d图谜总汇全图 彩票新11选5体彩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香港2019年记录+历史开奖 福彩26选5开奖号码 黑龙江快乐十分数字彩走势图 3d预测今天 浙江11选5预测推荐 好股票推荐2018 排列五500期中奖号码 3d2元专家杀号定胆 黑龙江麻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湖北30选5彩票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