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四十二章 喝酒
    在暴怒的彭脱命令下,跑了一整天的黄巾军们,连喘口气歇息一会的空闲都没有,就再次挥师北上追击徐康一行人,一直追到了陈留。

    陈留是大城,外有高强壁垒,内有重兵防守,别说彭脱只带来了十万黄巾,就算他带的人再翻一倍,想要拿下陈留也不大可能。

    更何况张角的目标是洛阳,他不允许手下人把士兵损耗在其他城池上,所以彭脱哪怕再莽也不敢胡来。

    他只能带人城外叫骂,放放嘴炮,过过嘴瘾。

    而站在城楼上的陈留守军也不肯吃亏,当即就和下方彭脱等黄巾军对骂起来,偶尔还往下吐个唾沫撒泡尿什么的,算得上是有来有往。

    不过这些徐康却不知道了,此时的他正在赵洪和张成的陪同下,和陈留太守张邈推杯置盏,喜笑颜开。

    “哈哈,太守大人乃真英雄也,上百车的辎重说给便给,如此的仗义疏财,难怪世人将您列入‘八厨’之一,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下官敬太守大人一杯!”

    说完,他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看到这一幕,张邈也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一笑一边就摆了摆手。

    “徐县令谬赞了,张某只是浪得虚名而已,到是徐县令你年纪轻轻,竟能以区区千余人兵马,大破彭脱十万黄巾军,斩敌七千,俘虏两万余人,实在是令张某佩服之至,这一杯,当由我来敬你,请!”

    “太守大人请!”

    说着,徐康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个时代没有蒸馏技术,只是将酒曲压榨过滤一下就开喝了,酒精度只有十度作用,和啤酒差不多。

    再加上太守府的酒盏不大,比起后世的啤酒杯差远了,徐康喝起来那是毫无压力,一口下去都不带停顿的。

    见他如此给面子,张邈也越发高兴起来,拉着他的手一脸亲近的就朝他问了起来。

    “徐县令如此年轻,便能立下如此滔天之功,实在令我佩服之至,定然是出身名门吧?”

    在东汉,无论是什么人,想要走入上层阶级,都迈不过出身这个坎儿。

    就连曹操,都因为出身低,导致前半生的发展步履维艰,还是依靠袁绍等人的帮扶,才得以站稳脚步。

    这一点徐康是很清楚的,所以现在听到张邈开始“查户口”了,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直说自己是寒门,而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唉,家道既已中落,不敢再以先祖之名炫耀,更何况我连这长社县令的官职,都是以铜臭之物与阉人买得,做出此等有辱斯文之事,又怎敢再提先祖名讳?莫说先祖,就连恩师那里,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

    说完,他就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

    徐康这一番话虽然只有寥寥数十字,却透露出了异常庞大的信息。

    张邈听完之后,归纳了其中重要的三点。

    第一:徐康家曾经很阔,祖先出过大人物。

    第二:徐康家虽然败落了,但是祖先留下来的钱却很多,从他买得起像县令这样的地方官,就能看出他的家底甚至超过很多中小士族。

    第三,徐康有一个老师,而且从他的样子能够看出,他的老师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总结出了这三点之后,张邈看向徐康的目光瞬间就变得不同了,当即就小心翼翼的朝着他问了起来。

    “不知令师是……”

    听到张邈的问题,这次不等徐康回答,站在他身后的赵洪就一脸骄傲的替他回答了。

    “我们大人的老师乃是菩提祖师,住在蓬莱仙岛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中,乃是真真正正的神仙中人!”

    赵洪的话音刚落,旁边的张成也一脸憧憬的跟着开了口。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此时赵洪和张成说的,正是《西游记》中对菩提祖师的描述,而他们之所以会知道这个,当然是徐康告诉他们的。

    俗话说得好,“演戏要演全套”,既然决定要神化自己,徐康当然得好好包装一下自己,仙家弟子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马甲。

    而既然要当仙家弟子,那么自然就需要一个神仙老师,而菩提老祖显然满足了这个条件——谁让他的徒弟的孙悟空呢?

    徐康喜欢孙悟空,小时候还经常拎把棍子冒充美猴王,所以现在当他需要一个神仙老师的时候,把菩提祖师的名头祭出来,也就顺理成章了。

    赵洪和张成两人早已经习惯了徐康的神异,再加上他说得有板有眼的,所以两人不但没有怀疑,甚至还与有荣焉,经常摆出一副“仙家弟子心腹爱将”的姿态。

    也正因为如此,现在听到张邈问徐康的老师时,他们才会这么迫不及待来跳出来抢答……或者说显摆。

    但他们却不知道,就因为他们俩这一显摆,张邈整个人都愕然了,而徐康也是尴尬的不行。

    连忙就朝着两人摆了摆手。

    “当着太守大人的面也敢胡言乱语,真是没规矩,还不快快给我出去?”

    “是,大人!”听到他的话,赵洪和张成两人立刻就乖乖出去了。

    这时候徐康才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张邈拱了拱手。

    “那个……太守大人,我这两个手下连日与黄巾大战,累得神智都不清楚了,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其实我的老师是因为得罪了阉党而被罢官,如今避祸吴地的蔡邕!”

    “啊……原来是蔡议郎!”

    听到徐康这话,张邈这次反应过来,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也朝着他拱了拱手。

    “难怪贤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识,原来是蔡议郎的高足,张某失敬了!”

    说着,他就弓下腰斟满酒一盏酒,然后再次朝着徐康举起了酒杯。

    “张某历来都敬佩蔡议郎的品德和才华,如今能见到他的弟子,得此喜信,胜听挞音,当浮一大白!”

    说完,他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痛快,来,贤弟请!”

    听着张邈对自己称呼的变化,徐家再次微微一笑,“呵呵,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便端起了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安徽十一选五 26选5技巧 sg飞艇计划推荐 陕西快乐10分遗漏 竞彩比分danchang 大发排列3投彩回 河北*走势图十一选 上海时时彩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7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直播 河南11选5历史开奖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 体彩河北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广东十一选五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新浪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