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十七章 买官(上)
    长社县就是徐家祖宅的所在地,徐康之所以选择买这个地方的县令,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很近,而是考虑到买长社县令有三大好处。

    第一个好处,因为长社县的官位有空缺。

    正所谓“好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作为一个生意人,汉灵帝还是讲信誉的。

    他不会把已经卖出去的官位再卖一遍,就算要卖,也得找个由头把原位置上的家伙捋下来再卖!

    只不过这样一来,需要的时间就长了,基本上等个一年半载都有可能。

    但是长社县就完全没有这些问题。

    长社县刚刚被黄巾军高级将领波才攻陷,现在属于敌占区,县城里原本的大小官员,也已经在城破的时候被黄巾军屠戮一空。

    也就是说,此时的长社县的所有官位都处于“现货待售”的状态,早上出钱买下官职,下午就能拿到官服官印,简直比买车还效率!

    唯一的缺点就是,一旦朝廷下令要求官员即可上任,那就意味着要去和黄巾军拼命,并且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如今的汉朝,愿意钱买官的人,基本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们花钱买官是为了荣华富贵、吃喝玩乐,而不是去和黄巾军拼命。

    也正是因为买官者这样的想法,再加上黄巾势大,如今西园卖官所也迎来了一波“销售淡季”。

    于是,买长社县的官位的第二个好处就凸显出来了——那就是便宜!

    作为被敌人占领的区域,如今长社县聚集了数十万黄巾军,就连右中郎将朱隽都被波才给围困了,这样的地方能去?

    所以,在众多贪生怕死的买官者的眼中,长社县的官位可以说是极度危险,别说让他们花钱买了,就算倒贴钱给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去。

    这就好像一辆天价的进口豪车,却突然出现了动机漏油、方向盘和刹车失灵等严重安全问题,甚至还有随时自燃的风险,基本和报废无异。

    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消费者不可能买单了,就算商家自己也不敢奢望能够把这辆车卖出去。

    如今的长社县,就是这样的一辆“报废豪车”,所以徐康相信,他只需要花费极小的代价,就能将其拿下!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不怕死,而是作为穿越者的他很清楚,大约两个月之后,决定黄巾军命运的“长社之战”就会到来!

    在这场战役中,由卢植和皇甫嵩领导的汉军,借着一把大火,一举击败了由张家三兄弟和波才等人领导的黄巾军,收复了长社县,将黄巾军驱逐出了颍川并逐步镇压。

    也就是说,此时长社县这个在别人眼中的“报废车”,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它只是一辆正在返修的豪车,只要等两个月就能正常使用。

    只可惜这一点除了徐康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

    这样一来,买长社县令的第三个好处,也是最大的好处就出现了——那就是能收获一个好名声!

    其他人买官,不管以后他成就有多大,但是一旦论及出身,就会被人低看一眼。

    因为人家一提到他,就会说“某某某德行有亏,因为他的官是买的”。

    但是如果徐康买了长社县令却不一样。

    如今的长社县是汉军和黄巾军正在交战的地区,而且汉军还处于劣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徐康买下这里的官位,又对这场战斗起到了一点作用,那么非但不会引来非议,反而还会收获一片赞扬。

    以后人家提起他只会说他深明大义,而不会说他为了私欲而买官。

    综合以上三点,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公式——长社县的官位=现成的官位+便宜+好名声。

    像这样“买到就是赚到”的机会,徐康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于是第二天早上天还不亮,他就带着从何进府里弄来的钱去西园买官所了。

    而为了避免被人现这些钱的来路,头天晚上他还“洗”了一下钱。

    他先把从何进府里带出来的装钱箱子都打烂,然后换上了家里两个木匠所造的木箱,装钱的时候还弄了一些黄土撒进去。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才将这些钱重新收进空间背包,然后在天亮之前赶到了西园买官所,趁着没人注意到,将几十箱钱都堆在了西园门口。

    等到天色大亮,西园卖官所的小宦官把门打开时,就被眼前的数十个木箱吓了一跳。

    他不是没有见过带钱来买官的,但是像这种直接带几十箱钱堆在门口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再加上因为黄巾之乱,如今西园买官所已经是门可罗雀了,遇到这么大的“买卖”,他自然免不了感到惊讶。

    “这么多箱子,怕是不下三百万钱了,这是准备买三公九卿呀?”

    听到他这话,站在门口的徐康顿时就愣了一下,“三公九卿?现在只要三百万就能买?现在卖官生意这么不景气吗?”

    当然,这话他只是在心里说说,表面上他却是不动声色的朝着开门的宦官拱了拱手。

    “阁下说笑了,区区寒门子弟岂敢奢望三公九卿之位?烦劳阁下代为通报,就说前议郎蔡邕弟子,颍川徐康前来为国分忧!”

    “你是蔡议郎的弟子?”

    听到徐康这话,原本毫不在意的小宦官顿时神色一变,然后连忙朝着他拱了拱手,“原来是蔡议郎高足,你且稍等!”

    说完,他就脚步匆匆的转身回去了,很快,他就带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宦官朝着徐康走了过来。

    这个中年宦官一看门口近百个木箱,脸上顿时就浮起了喜悦之色,看向徐康的目光也透出了几分赞赏,朝着他就笑了起来。

    “哈哈,你就是蔡议郎的高足徐康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对了,这些钱是蔡议郎让你送来的吗?”

    “不不不……宦者误会了,老师为官清廉,哪有余钱捐与国家?”

    听到对方的话,徐康连忙朝着他摆了摆手,然后一脸正色的向他解释起来。

    “这些钱,乃是我徐家在长社经营百年所得,如今长社却被黄巾贼所占,令我全家无处安身,此乃国仇家恨,不共戴天,我愿意全部家当捐献朝廷,只为求得长社县令之职,然后召集人马,与黄巾贼一决生死!”

    “嘶……买长社县令?”

    听到徐康这话,站在他对面的大小两个宦官顿时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中满是震惊之色。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辽宁快乐12任5开 幸运飞艇公式规律图解 浙江20选5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浙江11 选5 一 股票涨跌幅规定 5分11选5是官方的吗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 中彩网3d预测 广东11选5人工计 舍伍德的罗宾 河内5分彩平台计划 贵州十一选五 重庆幸运农场是真的吗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