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七章 奴隶(上)
    徐康并没有关于原主一顿要吃多少的记忆,但是从已经哭成一个泪人儿的小翠身上,他明白自己吃多了。

    最重要的是,就说话这么一会功夫,他感觉自己从刚才的七分饱,变成了现在的五分饱。

    这让他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麻蛋,让老子穿越到东汉末年这个乱世我就不说了,让我变成一个病秧子我也认了,但是让我变成饭桶是几个意思?”

    带着一丝悲愤,他转头看向门外的天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天空上的团子云上,并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液。

    “早上运动过后,果然还是牛奶搭配松松软软的法式小面包最好啊,可惜以后恐怕是吃不到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忍不住有些失落起来。

    不过当他听到身后小丫鬟翠儿的哭泣声之后,他又连忙将这份失落的心思收起来,然后转身安慰她。

    “那个……翠儿你别哭了,要不这样吧,一会你再重新去买些烤饼来,钱我给你!”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衣裳的内襟,拿出二十几枚五铢钱,一股脑的全塞到了翠儿的手里。

    “这钱都给你了,如果不够回头和我说!”

    “不不不……”

    看着徐康塞到自己手里的钱,翠儿顿时连连摇头。

    “用不到这么多的,7枚就够了,二公子这些钱多了,您快拿回去,让夫人看到就不好了!”

    说着,她连忙把手里的钱还给徐康,但看到后者没有立刻接过去,急得眼泪又掉了出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徐康这才猛然意识到了翠儿的身份——她是买来的奴婢。

    也就是奴隶。

    虽然汉朝奴隶的处境相较秦朝有所好转,但是他们的地位却没有得到什么提升,依然处在社会的最底层。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汉朝的牛是4ooo至8ooo枚五铢钱,而拉车用的驽马大约是8ooo到2万,而奴隶则是1万到两万,只有特别漂亮的美婢才可以卖到三万。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一个奴隶=2头牛或者1匹驽马。

    虽然价钱可以划等号,但是奴隶毕竟不是牲畜,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希望自己可以好好活着,而不是像牲畜一样被主人随意杀掉。

    正因为有了这样想法,他们才会每天战战兢兢的,不敢犯错,生怕引来主人的不满而大难临头。

    起初徐康也没想那么多,但看到翠儿急得泪眼婆娑的样子,他这才反应过来。

    “这丫头该不会是以为我在试探她吧?”

    想到这里,他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连忙将翠儿手里的钱接了过来,然后又拿出9枚重新放回到她的手上。

    “好了,那就给你9文钱,7文钱是买烤饼的,另外2文钱是我赏给你的跑腿钱,拿去街上买饴糖吃吧,对了,记得把鸡汤煮上再出去。”

    说完,徐康就背着手转身出门了,留下翠儿一个人站在厨房里,愣愣的看着手中的九文钱。

    “二公子他……居然给我赏钱了?而且还是两文?”

    愣了大概十几秒,等到徐康已经消失在门外了,她才反应过来。

    她连忙看了看门口,现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钱塞进自己的贴身小包里,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喜色。

    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脸之后,她立刻手脚麻利的把鸡杀好,洗干净之后放进锅里烹煮,并往灶里添了两把木柴,把火烧得旺旺的,这才拿着提篮出门了。

    翠儿才刚出门不久,徐福就回来了。

    进门之后,看着坐在门口的徐康,他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二弟,你的事大哥办成了!”

    说着,他又朝着门口招了招手。

    “你们两个,还不快进来!”

    听到他这话,徐康朝着门口一看,只见两个身上穿着麻布,脚上穿着草鞋的中年人,有些畏畏尾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他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兄长,这两人是你找来搬运木箱的人吗?箱子呢?”

    在徐康看来,一百个箱子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徐福一个人肯定不好搬运,所以找两个人来帮忙也在常理之中。

    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话之后,徐福却再次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摆手。

    “不不不……二弟你错了,这两个人可不是搬运木箱的人,他们是制作木箱的人,也就是木匠,有了他们,别说一百个箱子,就算是一千个箱子也能造出来!”

    徐康:“???”

    我让你买箱子,你给我找两个木匠来是什么操作?脑子有坑?

    看着徐福一脸得瑟的样子,徐康的嘴角顿时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强忍着破口大骂的冲动,努力挤出了一个笑脸。

    “呵呵……那个……兄长啊,我知道木箱是木匠做的,但我要是的木箱而不是木匠,你为什么不在集市上买现成的木箱呢?洛阳那么大,一百个木箱应该不难买到吧?”

    徐康觉得自己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但却没想到听到他的话之后,徐福却一脸傲气摆了摆手。

    “二弟此言差矣,一百个木箱岂能和两个木匠相比?买一个木箱要二十钱,一百个就是二千钱,但买木匠就不同了,他们一天就能造出十个木箱,十天就就是一百个,一百天就是一千个,你看,这么一算是不是赚了?”

    徐康:“╭(°a°)╮”

    赚你妹啊,你是打算让老子开箱子店吗?而且买木匠是什么鬼?

    看着徐福一脸迫切想要说服自己的样子,徐康不用猜就知道他肯定有事瞒着自己,当即就朝着他摆了摆手。

    “行了兄长,买木匠到底是亏是赚咱们先不说,你先告诉我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吧,他们眉毛上面还打着刺青呢,这个你是不是得解释一下?”

    在汉朝,打刺青可不是什么潮流,只有犯人和奴隶才会被打上刺青。

    而眉毛上面打刺青的正是奴隶,而且还是逃跑过一次被抓回去的奴隶!

    见徐康现了,徐福顿时讪讪一笑。

    “呵呵……那个……二弟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咱们家已经很拮据了,这逃奴便宜嘛,待会母亲问起的话,你就说是你要买的,如何?”

    徐康:“……”

    如何你妹啊,你这是想拿老子当垫背啊!

    别说徐康本来就不打算买奴隶,就算他要买也不会买逃奴,要是回头跑了,那钱不是打水漂了?

    他可不是圣母,也没有什么拯救苍生的情怀和气魄,所以哪怕是看到徐福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他依然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不行,既然兄长也知道家中拮据,就不该作买木匠的打算,还是赶紧让他们走吧,别让母亲看到了,不然回头你还得挨揍。”

    以徐福对徐氏的敬畏,徐康觉得把徐氏抬出来,已经足够打消他的念头了,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话之后,徐福却一脸古怪的摇了摇头。

    “不行,他们走不了,因为我已经把他们买下来了,两个人每个一千钱,一共两千,钱已经花了!”

    徐康:“……”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七星彩开奖直播 秒速牛牛全天计划 美国棒球比分直播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试 双色球复式中奖计算器 三分彩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海南4+1开奖结果时间 银行实物白银怎么买 上海11选5游戏规则 海南4+1开奖综合走势图 燃烧的慾望 宁夏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 3d字谜预测 福建31选7 新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