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大名士 > 第五章 偏心的徐氏
    找到了前进方向的徐康笑得很开心,但是旁边的徐氏和徐福则是一头雾水。

    名士?当官?名望?什么东西?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看着徐康坐在门口狂笑不止的模样,担心儿子的徐氏也顾不上管那么多了,连忙两步并作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一边走一边关切的问道:“我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哎呀你看你这衣服都湿了,莫不是在外面坐了一宿了?万一着风寒了怎么办?快快把衣服换下来……”

    说着,她就上前解开徐康身上被露水打湿了肩膀的长衫,同时朝着一旁的徐福喊了起来。

    “孽畜,还不快去给你弟弟拿件衣服,若他着了风寒,我定饶不了你!”

    徐福:“╭(°a°)╮”

    关我什么事啊?

    看着自己亲娘偏心都偏得这么明显,徐福只能无奈的谈了口气,然后就把自己身上的长衫解下来给徐康披上。

    “二弟,来,穿上大哥的衣服,千万别着凉了,不然大哥可就惨了!”

    “哈哈哈哈……”

    看着他苦哈哈的样子,徐康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他也没拒绝徐福的好意,而是很爽快的穿上了他的衣服,然后才朝着一脸担忧的徐氏微微躬身。

    “儿子不孝,让母亲担忧了,对了,刚才我听您和大哥争论,莫非是家中出了什么事吗?”

    “唉……”听到徐康的问题,徐氏顿时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摇了摇头,“康儿莫问了,有为娘在,你只管读好你的书就是了。”

    “……”

    徐氏都这么说了,徐康也不好再追问,好在旁边的徐福再次开了口。

    “娘,二弟又不是小孩子,也无须事事都瞒着他,更何况这次若是让那狗官得逞了,我们又该如何过活?不如我去宰了他,大不了……”

    “啪!”

    徐福话音未落,徐氏就一巴掌扇了上去,然后厉声骂道。

    “你个孽畜你给我住口,整日就知道惹是生非,有秩虽只是乡野小吏,但却是朝廷命官,岂是你说打杀就能打杀的,我平时就是这般教你的吗?还不给我跪下!”

    “娘!”

    “跪下!”

    “……”

    看到徐氏真的怒了,徐福也只能乖乖跪下,而徐氏仍不解气,随手拿过旁边的一根竹竿就要打他。

    看到这一幕,徐康看到了连忙拦住了她,并劝解道:“母亲请勿动怒,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好了,不如把事情的原委说给我听听,我好歹也读过一些书,兴许能想到办法呢?”

    “唉,你才读了几天书?能想出什么办法啊!”

    听到徐康的话之后,徐氏再次叹了口气,但还是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原来,这次的事全是因为交税的事。

    但这个税并非是早就有的税,而是张让以“修葺宫殿”为名,劝汉灵帝刘宏所收取的田地税,税收标准是一亩地1o个五铢钱。

    按照汉朝的物价标准,1o钱也就是2斤半的粮食钱,看起来似乎并不多,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当然不是!

    如今正是天灾人祸的时期,田地的大量减产,不仅使得普通百姓难以为继,就连徐家这样的小地主也深受其害。

    特别现在又遇到黄巾之乱,背井离乡之后连田地都没了,只能靠吃老本过日子,这个时候税吏却来收田地税,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而且最糟糕的是,徐家的田地还不少,足有十几顷,要交差不多一万钱,这几乎是徐家现有的全部家当了。

    若交了的话,徐家未来的日子肯定会非常难熬,但若不是不交这钱,就得把田契地契交出,等于从小地主变成贫农。

    这已经不是敲诈了,这简直就是明抢!

    听到这里的时候,徐康就明白徐福为什么会那么愤怒了,就连他也有些不爽。

    不过也仅仅只是不爽而已,却没什么愤怒的情绪。

    因为他很清楚,在未来几年的诸侯争霸大洗牌中,这些土地根本保不住,反而不如一些好名声。

    名声这个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未来数十年混得好坏的最大依仗。

    不过这话他却没法和别人说,所以他思索了一会之后,才再次朝着徐氏开了口。

    “母亲,此事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您无须担心,这田地税咱们不用交,地契也不用给,下次那税吏来了告诉我一声就行,我自有办法应付他!”

    说到这里,他又顺手将跪在地上的徐福拉了起来,并微笑着帮他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

    “兄长,田地税的事你不用管了,你帮我出门采购些东西吧,我有大用!”

    “啊?”

    听到徐康这话,徐福顿时就愣了一下,直到徐氏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才反应过来,连忙点了点头。

    “对对对……二弟你大病初愈,身体羸弱,想要什么东西尽管和大哥说,我这就去给你买来!”

    “嗯,那就麻烦大哥了!”

    徐康先道了声谢,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嗯……那就先帮我买一百口带锁的大木箱回来吧!”

    “啊?”

    听到徐康这个要求,徐福再次愣住了,不仅是他,就连一旁的徐氏也露出了一脸的不解。

    “康儿,你要木箱的话,家中也有十几个,装东西已经足够了,为什么要买一百个箱子呢?”

    “哈哈,这个暂时保密!”徐康一边笑一边就搀着徐氏的手往里走,并说道:“这些天母亲您也累了,您就只管休息,其他的交给儿子便是!”

    因为丈夫早逝,徐氏几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了两个儿子的身上,特别从小体弱多病的徐康,更让徐氏心疼,几乎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如今徐康要买一百个木箱,虽然徐氏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一琢磨反正一百个木箱也花不了多少钱,干脆就答应了下来。

    “好吧,既然康儿你有主意,那我一介妇道人家就不多问了!”

    说到这里,她就再转头朝着一脸呆滞的徐福怒目而视。

    “孽畜,还不随我来拿钱?今日若不把一百个木箱买来,坏了你弟弟的大事,我定饶不了你!”

    徐福:“╭(°a°)╮”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免费软件 云南时时彩 北京赛车pk10中奖 澳洲幸运10靠谱群 山东新11选5走势 体彩20选5 山东11选5几点开 3d试机号开机号今 重庆快乐10分号码预测 幸运pk10笨人买法 快来金融 澳洲幸运5官方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老快3遗漏数据 重庆百变王牌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