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423章 序幕(1)
    寒风凛冽,清舒也不敢在外面打拳了,所以她就去了西厢房。这里很宽敞,平日都是福哥儿玩耍的地方。

    打了小半刻钟就听到福哥儿哇哇的哭声,清舒也没心思继续打拳了赶紧回了屋。

    福哥儿抱着她哭着问道:“娘,你去哪了?我找不着你了。”

    清舒惊喜不已,捧着福哥儿的脸说道:“福儿,你能说这么多话了?”

    之前福哥儿都是两三个字的说,还从没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

    福哥儿很是委屈地说道:“娘,你别不要我。”

    这段时间清舒嗜睡符景烯早出晚归的,弄得孩子很没有安全感。

    清舒听了这话很是心疼,将他抱在怀里后说道:“福儿是娘的心头肉,娘怎么会不要你呢!只是娘前段时间身体不舒服所以没能陪福儿。不过你放心,以后不会再那样了。”

    “真的吗?”

    见清舒点头,福哥儿说道:“那我要吃水晶虾饺,娘你给我做吗?”

    清舒哭笑不得:“行,等会就给你做。”

    她也不去打拳了一直陪着福哥儿,结果吃过早饭没多久福哥儿就催促她去做水晶饺了。

    东西早就吩咐阿蛮准备了,面和好了可以直接用,虾肉跟猪肉跟红枣等各色食材都准备好了。

    正做着,傅苒过来了:“我来帮你打打下手吧!”

    难得碰到清舒下厨,今日又有口福了。

    清舒一边擀饺子皮,一边与她说道:“老师,今日福哥儿是说了一串很长的话。”

    傅苒并不意外,说道:“福儿这两天说的字比以前多了不少,特别是睡觉的时候做梦经常蹦出一句整话来。”

    “说的什么?”

    傅苒莞尔,说道:“我要吃驴肉火烧、我要跟爹去外面吃好吃的;还有什么要刷羊肉刷狍子肉。”

    清舒:……

    还真是生了个吃货了。

    清舒这次做了水晶虾饺跟水晶包红枣糕。所有的东西都分了四份,晨哥儿、果哥儿还有圆姐儿各一份,剩下的自家吃了。

    中午福哥儿吃得心满意足,歇息了一会都不用人催促就爬上床睡觉了。

    清舒一边给他揉肚子,一边说道:“若是以后都能如现在这般乖就好了,我也不愁了。”

    傅苒却持不一样的态度,她说道:“男孩子还是需要调皮一些的好,太乖了出门容易被欺负的。”

    说了几句话,清舒也打起了哈欠。

    半个时辰以后,清舒看着福哥儿还在睡觉就去了书房。

    正练着字,红姑轻手轻脚地走过来说道:“姑娘,邬姑娘来了,我瞧着她脸色很不好。”

    清舒哪还有心思练字,忙放下笔说道:“请她进来。”

    看着面若寒霜的易安,清舒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正常来是说易安这个时候应该在宫中哭灵才对。

    易安一脸怒容地说道:“清舒,我中午在宫里喝的茶被人下了药,你知道是什么药吗?”

    她是跟着长公主进宫哭灵的,吃食都与长公主一样。不过长公主上了年岁喜欢喝六安瓜片,而她受了清舒与斓曦的影响喜欢喝花茶。却不想,差点就在这上面栽了个大跟头。

    不等清舒开口,易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是绝子药。若是下毒药想毒死我也就算了,竟给我下绝子药。”

    幕后之人是不想让她生孩子了。虽然易安对孩子也没强烈的愿望,但任谁被这样算计都要大动肝火了。

    清舒脸色也大变:“查出主使人没有?”

    易安听了这话脸色越发难看:“查出来了,是一个姓盛的宫女下的药。那宫女以前在贤妃宫中当过差,她招供是受贤妃的指使。”

    清舒眉头紧皱。

    易安恶声恶气地说道:“贤妃早被先帝送去如意庵修行了。再者她就算要报仇也该去找云尧蓂,给我下绝子药有什么用?我不能生,云尧蓂也能找其他女人生啊!”

    所以她根本不相信幕后主使是贤妃,而是另有其人。

    清舒也有这个怀疑,当下问道:“那你觉得是谁?”

    易安摇摇头头道:“我要知道是谁就不是在这儿跟你说话,而是直接去砍了那王八蛋了。”

    清舒对宫里的情况也不熟悉,也没办法给出建议。

    易安冷着脸说道:“长公主说她会查清楚这件事的,不过我觉得这事不会有结果的。”

    清舒握着她的手说道:“也许长公主能查清楚呢!易安,你得对长公主有信心啊!”

    “我对长公主有信心,但却对自己没了信心。清舒,我没信心能在皇宫之中安然活到老。”

    这次的事严重地打击了易安。赐婚以后,她知道将来可能要面对难缠的婆婆以及一群莺莺燕燕,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努力调整自己。却不想都还没进门就遭到这样算计了,而且还是如此阴损的招数。

    这些女人的手段比上战场还可怕,至少战场是明刀明枪地干死也能死个明白。可在后宫,你可能死了都不明白是被谁害死的。

    清舒故意一轻松地口吻说道:“天不怕地不怕的京城女霸王,竟被后宅的阴私手段给吓住了。你说那些被你打得见了你就绕路走的人,知道以后会不会欢声庆贺。”

    易安靠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后说道:“清舒,你说那绝子药会不会是太子妃下的?”

    清舒惊得不行:“你怎么会这么想?太子妃再不喜欢你也不可能用这种手段对对你的。”

    易安却想的更多,说道:“太子妃不喜欢我,甚至可以说是厌恶我了。可碍于邬家明面上她也不敢害我,所以就采用这种迂回的手段对付我。”

    “我不能生就算云尧蓂真的爱我,以后也会册立嫔妃的孩子为储君的。这个嫔妃最大的可能就是张家女。没了孩子,我这个皇后的份量又有多重,到时候直接就成了摆设了。”

    当然,对方并不知道她想掌权。

    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清舒沉默了下说道:“先等结果出来再说。”

    易安神色很复杂地说道:“之前小瑜说我斗不过后宫那些人,我还不以为意。现在才知道,她并不是危言耸听。”

    清舒说道:“事已至此我们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易安,你也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这话让易安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