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网游之逆天飞扬 > 第57章 愿将生死托,信君终不负。
    午后慵懒的阳光照的人身心俱暖,碧空上白云悠悠,闲散的轻风温柔的拂过天地,鼻端传来草木独有的清新香气,海浪轻轻拍打沙滩的声音有如天籁。

    万里长风肚兜短裤外雪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如最上等的羊脂美玉,闪耀着温润却夺目的光芒。她懒懒的趴在如茵碧草地上,两条曲线完美的修长双腿随意的交叠在一起,秀气的双足上白皙红润的脚趾无聊的张曲开合不停,显出主人的悠闲放松。

    在土坑轰然崩塌后,上面望风的万里长空心不由的一沉,脑子顿时空白一片。饶她自诩有天塌不惊的冷静,在这一刻也不由的惊惶失措起来。刹那间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转,快挖他出来。

    冰煞无形刀刀光如重重,转瞬间就把地面斩出一道深深的土沟来。冰煞无形刀锐利无匹,若是杀人斩怪自然是无往不利,若想要挖坑,却远不及高飞扬操作的大无相般若剑气有效率。

    冰煞无形刀带来的四溢寒气与湿热的空气迅速形成了蒙蒙大雾,感受着沁人凉意的万里长风猛然惊醒,**********罢了,他挂了自然就回来了,自己居然犯了傻气。一时不由失笑,还真是关心则乱啊!

    这混蛋挂了也活该,想到两人朝夕相处了一百多天,万里长风是半喜半忧,喜的是和他在一起总是那么的开心,看着他轻松肆意的笑容,听着他不着调的搞怪笑话,以及他眼神不经意时流露的关怀,都让万里长风心下欢喜。

    忧的却是两人相处了如此之久,只要高飞扬不是瞎子傻子,也该看的出我对他的喜欢了。可他却总是那么样的态度,从来没有一丝的正经过。总是调笑着不做任何的表态,一任这样的暧昧挡在两人间,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

    殊不知,这样的问题别说是初涉情网的万里长风不懂,就是高飞扬自己也是迷糊的很。

    高飞扬总觉得自己只是喜欢,喜欢她飞扬勇敢却又内敛深沉,喜欢她的洒脱无忌却又坚忍不拔,喜欢她的飒爽而娇艳的美丽,喜欢她的冰火两重的复杂性格,但喜欢,终究只是喜欢罢了。

    在想到那句‘喜欢就是淡淡的爱,爱就是深深的喜欢’,高飞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也许是为了逝去的爱,也许是为了未知的恐惧,高飞扬,终究还是一反他做事的风格,犹犹豫豫的没做出任何抉择,一任那暧昧继续。

    在如麻思绪中不安的等待了十多天后,终于在论坛上等到了一切安好的消息。万里长风才有了今天的闲适心情。

    至于为什么穿一身内衣,则是因为两个人在修罗血潮的洗礼下,所有衣物装备都濒临破碎,无奈下拿给高飞扬重新炼制,却都在玉鼎中成了一缕飞烟。

    万里长风也说不好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反正现在两个人都是一身系统发给的永不破损的内衣。若想脱下内衣,必须进过特殊的脑波检测,并会扫描相关环境,只有确定在一切合法的情况下,人物才能在绝对清醒且自愿的情况下,才能脱掉系统发的内衣。

    胡乱想着心事的万里长风眼前突然一黑,顺着黑影望去正是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高飞扬,穿着个大裤头赤膊光脚的挡在阳光处,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无谓懒散,眼眸依然那般的深邃。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懒散的笑容和深邃的眼眸中再没有了往日的不可言说的深沉桀骜,反倒是有了种让人心平气和的味道,一种让人感觉亲切喜欢的味道,一种澄净透彻的味道。

    光风霁月,万里长风在心里猛然间冒出了这个词,一切都没变,变的只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味,一种禅的味道。只有和高飞扬朝夕相处不离片刻把他每个毛孔都牢记在心中的万里长风,才能如此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变化,只有万里长风那近于情人间的亲昵,才能深切感受到高飞扬此是变化。

    万里长风先是微微一愣,对高飞扬的变化感到了一丝陌生,继而又发自内心的欢喜起来。以前的高飞扬实在是太过冷漠锋利了,那种泛着冷幽幽寒光的锋芒让每个人都从心底里感到不安,那股锋锐甚至已经伤害到了高飞扬自己。

    万里长风猛的站了起来,脸上的惊愕和踌躇最终化为不可抑制的狂喜,脚步一动似要冲过去抱住高飞扬,心念在转处,飞步而出的右脚重重的一顿,将扑出的身形强自止住,只是在嘴角露出最灿烂的微笑,“你这混蛋,总算滚回来了……”自持的话里的欢喜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高飞扬大笑着上前,一把抱住万里长风,触手间吹弹可破的娇嫩雪肌滑腻温香,让高飞扬抱的更紧的同时笑的更加的开心。

    万里长风略一挣扎后就认命了一般,双手缓缓的搂住了高飞扬的后腰,将头轻轻的倚在高飞扬的肩上,默默的享受这一刻的安乐欢喜。

    良久,高飞扬耳边传来万里长风略带幽怨的声音,“我、恨你,混蛋……”说着,万里长风挣开高飞扬的怀抱,眼神复杂难明,随口问道:“你怎么出来的?”

    高飞扬在心底长长的一叹,脸上却微笑着道:“全靠这个玩意了!”说着举起手中的灯台模样法宝。见到高飞扬时心情激动,万里长风没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东西,把法宝拿在手中仔细一看,才知道这就是高飞扬要找的佛火心灯。

    佛火心灯六寸多高,形制古雅,通体为美玉精英所制。

    握在手中,滑腻而微暖,非常舒服。灯芯并未点着,有一穗虚焰影,势若飞舞。灯头出结一金黄色圆灯花,大仅如豆,周边也仅有寸许长,稍一转动,红蓝白三色奇光以黄光为轴,转如风车,结成一圈金、红、蓝、白四色光轮。

    属性上写着,佛火心灯,九阶佛门至宝,妙用无穷,限2转使用。

    万里长风道:“你就是为了这个破玩意跑到这里来,当了一百天的土拨鼠,哈哈……”

    “那也比什么都不知道,就一头扎进来,死活要当个打洞老鼠强!嘿嘿……”高飞扬虽说心性大有变化,不在那么冰冷自私,嘴却还是那般的不饶人。

    万里长风不屑的一撇嘴,“意外罢了……”

    高飞扬和煦一笑,不在斗嘴。拉着万里长风坐下,开始把事情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高飞扬过了幽量地域,进了海水中轻易的就找到了一个无水的地穴,里面有一盘坐佛龛的枯僧,手中持的正是佛火心灯。

    枯僧身旁还有一个锦盒,里面是枯僧给后来者的留言,其实也就是系统给的说明。

    信里提到佛火心灯内禁制着一个坠入凡间的修罗血魄,这修罗血魄杀戮天下为害甚巨,最终被仙道两门的高人合力困在了佛火心灯内。

    佛火心灯最后就交由慧可也就是那枯僧保管,慧可自觉要到圆寂之日,又恐后人随意使用佛火心灯放出了修罗血魄,就在此岛深处地**把自己封闭起来。

    又找到至交好友天龙真人在岛上布下了乾元伏魔神雷,以防自己圆寂后无人看守的修罗血魄外化神通害人。特此留言后来人,要出此岛,唯有炼化修罗血魄,那乾元伏魔神雷自消,否则,绝难出岛。万望后人务必以除魔为己任,不要入了魔道等等……

    “这老和尚原是我禅宗二祖,是个曾经很了不起的家伙,我说灵秀怎么知道佛火心灯在东海处,原来是为此,不过这家伙也没搞明白状况,就冒然把我派来了,实在是够混蛋的!”说道这高飞扬不由骂了起来,老二说的推断居然丝毫无误,真他大爷的!

    高飞扬的话让万里长风心中一凉,一下子从乱麻般的情绪中清醒过来。要炼化修罗血魄,说的容易,那个什么慧可一辈子也没干成,更别提两个人连这个佛火心灯都驾驭不了,一切又从何谈起呢?

    同高飞扬一样,万里长风也有着性格上极端复杂性。一想到长风会数万兄弟姐妹,高飞扬和自己的‘私事’暂时就不重要了。

    眼下长风会已然频频告急,其他的帮会越逼越紧,大战爆发在即,自己空守着绝世神功,却不能分忧,实在是让人郁闷的吐血。想到这万里长风不禁苦笑连连。

    高飞扬神情古怪,沉声的说道:“也不是没有出去的办法,只是……”万里长风见他神情古怪欲言又止,思忖道:“他一向放荡不羁的性子,居然会如此的吞吐犹豫,其中难道有什么蹊跷?莫不是对自己大为不利的事情。”想到这不由暗恨,大家相处这么久了,事到临头他还是那般的把自己当做外人。

    “有话快说,有P快放,别跟个老太太似的……”万里长风故作不耐的说道。

    高飞扬眼光掠过万里长风,看着远方的天际,悠悠道:“这佛火心灯专炼元神,所以咱们可以反复转生在此岛之中,不可脱离。但可有一法,能让人脱此牢笼。”

    高飞扬目光悠远深长,话说到此处神情愈发沉肃冷凝,万里长风受到感染,正容道:“你我困据此岛,虽说各有收获,却终究是笼中之鸟,不得展翅,纵飞的再快再高也是徒劳。所以,无论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沉吟了片刻,高飞扬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万里长风那封锦盒遗书。

    万里长风看过这封遗书后,心中大乱,泛黄的信纸在手中轻轻的颤抖起来,脸色也猛的白了起来。失尽血色的娇颜和无神的双目,让一贯英姿逼人的万里长风看上去宛如肃杀秋风中的百合,憔悴而凄艳。

    “字留后者,修罗血魄为佛火心灯困守多年,凶威大灭,后人若是功力不足,有一秘法可灭此魔,唯此法凶险异常,若无降魔之大愿万勿尝试,切记切记。信后面详细备注了消灭修罗血魄的秘法。

    这秘法说来到也不难,就是有人愿意把元神投入佛火心灯内,与佛灯内无相神火心神合一,就足以炼化修罗血魄。

    只是有两个问题,这种功力不足而强行驾驭佛火心灯需要以人物投入全部的元神,操纵无相神火时人物元神同时受到伤害,痛苦异常。更严重的是,一旦消灭修罗血魄后,由于驾驭法宝的人功力不足,会受到无相神火的反噬,元神将会灰飞烟灭。

    元神灰飞烟灭,就意味着此游戏人物的彻底删除。越级驾驭佛火神灯居然有如此之大的惩罚,实在是万里长风之前所没有想到的。

    若是人物掉上几级也没什么,受些苦痛也自问不是问题,只是,删除人物的惩罚,实在是太严重了。这意味着在没有了万里长风这个人物,而这个变化万端的世界中,她所修习的修罗天煞诀也绝没可能在找回来。

    她进入游戏所有的成就、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辛苦都将成为泡影,而她,也再没有可能,身怀无双的神技,笑傲天下了。一时间,心潮起伏,竟不能有任何的决断。

    两人相对默然,眼神却互相躲闪开来,谁都没可能要求对方做出这样的奉献,倘若两人之间有一弱者此法还有的商量,作为绝世强者,万里长风在操作和战斗意识上或者还与高飞扬有差距。

    但当她修罗天煞诀晋级到第八重后,就数据而言,已然能全方位压制高飞扬,当然,这是指高飞扬没有晋级伏心菩提之前而言。

    “坐对愁眉锁,相顾两无言。”高飞扬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两句话,不禁一笑,人性就是如此,纵然在平时在如何的关系密切的朋友、爱人、亲人,都会在经受考验时有所犹豫彷徨。

    特别当这种考验让人有时间反复考量时,结果往往是让人失望心寒的。

    尤其是并无对错善恶的选择,更会让人没有了衡量标准,道德标准、社会标准等种种约束人的标准没有意义时,那么,这样的考量才会触及人最本质最深处的思想。

    万里长风为高飞扬的笑声所惊,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刚才反复思量许久,却得不出任何的结论。

    无论从什么角度而言,只作为互不相欠的朋友,若是为别人做出这样的牺牲,就只能说是蠢了。可自己为什么总想着要去做这件蠢事呢,大概是想证明点什么吧,证明自己是爱他的么?

    没有得到任何结果的万里长风第一次正视高飞扬的笑容,那笑容温和而宽容,没有任何讥讽刻薄的意味,却隐隐有一丝超脱凡尘的飘逸,让她油然升起了一阵疏离感。

    万里长风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你说,我们是不是很倒霉呢?”

    高飞扬轻笑道:“有得有失,不过得失之间的衡量标准不同罢了,譬如有人得到了金钱却失去了青春。

    有人得到了权力却失去了快乐,有人失去了胜利却得到了经验,有人失去了生命却得到了永恒。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得失最终还是取决于个人的价值观和人生哲学。”

    万里长风飒然长笑,“听你话的意思,很有引诱我做烈士的味道,哈哈,我会那么傻么?或者说,这是个平衡问题,我牺牲了,却没有任何回报,扪心自问,我该如何自处呢?”

    高飞扬嘿然一笑,“叫你识破了,嘿嘿……”

    万里长风修长秀美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佛火心灯,感受着万年美玉精英的温润质感。

    夜色将深之际,佛火心灯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如虚似幻的光芒让万里长风和高飞扬的身影飘忽不定,整个世界似乎变得如同梦幻般,充满了虚无飘渺的感觉。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万里长风攸然起身,咏叹着念出句千古名言。话音未落,万里长空猛然化作一道七色虹光,投入了虚立半空的佛火心灯。

    佛火心灯金光大盛,金、红、蓝、白四色光圈疾转如电,光芒直冲云霄,万千梵唱声在天际回响,细听下似乎来回在咏颂两句佛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高飞扬苦笑,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应该难过。在那个人走后,今天又来了一人,为他舍生忘死,全无二意。世界上欠钱不论多少,总是有数目的,唯独这感情,却是无可计量。“唉,不知何以为报?”

    “喂,你在里面还好吧?”万里长风虽然人进到了佛火心灯中,但还是可以通话聊天的,所以高飞扬很没诚意的问候着。“不太好,很热还很痛,我想出去了……”万里长风一如平常般谈笑的语调,没有任何的奇异之处,好像只是在商量明天吃什么一般的轻松。

    良久,高飞扬才长叹一声,“你到底是为什么呢?虽然我不应该问,但我还是想问明白……”

    万里长风犹豫了下,缓缓的说道:“很难说的清楚,也许是一时冲动,也许是看你长的好看,又也许是我想尝尝小说中舍生取义的伟大。”

    高飞扬失笑道:“这个笑话太冷了!”

    万里长风并不回言,只是低声唱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半饷才幽幽道:“小时候我就很好强,长大了我更好强,想做的事少有不成的,让我一直很骄傲。

    很多人喜欢我,我却看不上他们,没什么别的原因,只是他们不够优秀!你这个家伙离优秀这个词语太远了,有点无赖、有点卑鄙、有点阴险、有点深沉,总之我没看到你有什么优点!

    但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觉得你很投缘。小说、影视作品中见多了为爱而死,今天有这个机会,我突然很想尝试下,和你没太大的关系,我就是想试试这种事的感觉,所以你也不用太歉疚,若觉得不好意思,给我当小弟好了,呵呵……”

    万里长风幽幽的低笑,笑声深沉而冷寂。心里一句‘愿将生死托,信君终不负。’却怎么也没说出来。高飞扬无语以对。

    就这样每天高飞扬都陪着万里长风聊天,聊她从记忆来的所有事,听着她不时传来的压抑的嘶嘶声,无相神火对高飞扬也许没什么,对万里长风这个骄傲的美女而言,还是非常的痛苦。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七天,万里长风欣慰道:“可算要结束了,这破地方我发誓在也不会来了。我就走了,你有什么告别的话没有,别说太煽情的啊,也别说你爱我啊,那样可太可笑了!我转生后,你准备点好玩意给我啊……”

    没有任何的回音,高飞扬仿佛消失了一般。在一片白茫茫虚空中的万里长风楞了楞,随即洒然而笑,盘坐九层莲花台上的她,操控着无相神火开始了最后的炼化程序。

    其实,在这七天中,万里长风随时可以后悔出去,但她做事从来不会后悔,既然选择了,就要把做到最好。

    莲花台下布满了四色无相神火,修罗血魄经过七天的炼化只余下手指甲大小的一团血光,在无相神火中闪电般来回游走,却怎么也找不到出路,急的不住的发出慑人心魄的尖啸。

    万里长风催发莲花台上法诀,无相神火猛然收缩成一团车轮大小的四色光轮,把那团修罗血魄紧紧包在其中,四色火焰渐渐化成一团晶莹无色火焰。

    修罗血魄在近于通明的无色火焰中猛然一虚,就要被炼化之际,巨变陡生,修罗血魄募然突破火焰的包围,化作一抹血光射入了万里长风眉心处。

    (本章完)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福建快三一定牛预测 百家乐策略 澳洲幸运5号码统计表 手机版五星计划软件破解版 广西11选五现在走势图 安徽快3开奖官网 浙江20选5怎么才算中奖 甘肃11选5玩法 北京pk赛车技巧 合肥定盘星配资公司 陕西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彩票投注技巧分析 黑龙江体彩十分走势图 股票开盘收盘时间 广西11选5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钟前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