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世子夫人有点毒 叶慕兮南宫凛 > 第90章 敢对叶慕兮动手,找死
    从陆清明家回来之后,天色近黄昏,夜幕降临,叶慕兮却没有急着回叶府,而是在一家茶楼坐下,特意挑选的靠边的位置。

    这一座茶楼,位于去程家的必经之路上。

    叶慕兮端着一杯清茶浅斟,视线时不时落到楼下大街上。宛秋茗画都注意到了自家小姐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但是都识趣的没有多问。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叶慕兮很有耐心。她刚才点茶的时候,就跟店小二旁敲侧击了几句,得知程元杰最宠爱的小妾今天出来游玩,一般都是黄昏时分返家。

    茶楼小二一向是消息最灵通的。

    又过了一会儿,远远走来一个穿着一袭月季绣花淡粉色绸缎的女子,她的身段妖娆,戴着白色的面纱,但也可以从行走摇曳之间足见其风情。身后跟着两个丫鬟,提着大包小包。

    叶慕兮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唇线微微上挑,至关重要的那个人,出来了。

    程元杰一年前从教坊买回来的舞姬,名为红嫣,程元杰对她格外宠爱。但是看过景华行宫贪腐案卷宗的叶慕兮却知道,这女子,和程家有着血海深仇。

    她原本是官家小姐,十年前,其父时任工部员外郎,是程启明的下属,一起主持修建景华行宫。

    当时选址之后,原本位于景华行宫位置的两个村子需要迁移,程启明私吞了百分之七十的朝廷拔下来的迁移平民的安置费,只剩下百分之三十,条件非常苛刻,百姓们自然不愿意,被他盖上叛匪的名义血腥屠杀,犯下泼天大案。

    当时这位员外郎发现了程启明的所为,掌握了他贪污的证据,想要举报,但是被程启明发现,抢先一步陷害他勾结叛匪,偷窃官银,屈打成招,害死之后还挂上了畏罪自杀的罪名。

    其家属被牵连,男丁流放,女眷充进教坊为奴为姬。

    时隔十年之后,被害了全家的女子,成为了仇人儿子的小妾。她就是叶慕兮要找的,最关键的人。

    “小姐,可是要请她上来?”宛秋看见叶慕兮盯着那女子,不由问道。

    叶慕兮微微摇头,“走吧,咱们回去。”

    这般为了报仇而隐忍潜伏的女子,不会轻信旁人。想要她手中的证据,可不是叶慕兮说一句话,别人就会给的。

    她还需要布置一二,今天只是来确认一下,这个关键的证人,果然藏在程府。

    叶慕兮带着两个丫鬟正要下楼,却冷不丁遇上了程元杰和两个公子哥上楼。物以类聚,程元杰身边的这两个都是江州世家子弟,是他的狐朋狗友,只不过家世比不上程家,以程元杰马首是瞻。

    两边打了个照面,叶慕兮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程元杰。

    “有缘千里来相会,没想到本公子随便出门喝个茶都能遇见你。叶小姐,咱们可真有缘。”程元杰的目光落到叶慕兮身上,声音轻浮。他的视线在叶慕兮身上扫来扫去,眼神充斥着淫邪之意,看得人很不舒服。

    叶慕兮黛眉轻蹙,转而让开一边,不搭他的话,让他先走。

    但是没想到程元杰见此,得寸进尺的靠近了一步,逼近叶慕兮,脸上的笑容讨人厌,“叶小姐,这么有缘能碰见,怎么能不喝一杯。我请客,上坐。”

    “天色不早,慕兮要回府,抱歉,就不奉陪了。”叶慕兮清冷拒绝。

    程元杰旁边的那个公子哥不客气嚷嚷道,“程少喊你喝茶,竟然敢给脸不要脸。”

    “住口!不知道叶小姐是本少喜欢的女人吗,还敢出言不敬。”程元杰呵斥了一句,一手拦在叶慕兮面前,眯着眼睛,“相逢即是缘,叶小姐就给我一个面子,喝一杯。”

    叶慕兮后退一步,冷冰冰拒绝,“程公子自重。”

    “我就是不自重,你又能如何?”程元杰一手攥住叶慕兮的手臂,冷笑一声,“你今天就是不跟我喝,也得喝。”

    宛秋和茗画连忙冲上去推他,“放开,你放开我们小姐。”

    茶楼上本来还有些茶客,但是一看见动手的是“江州一害”程元杰,也都不敢做声了。程元杰欺男霸女,那是出了名的。

    “程元杰,你想干什么?”叶慕兮努力抽出手,但是力气敌不过一个大男人,脸色顿时变了变。

    程元杰阴冷说道,“你不是很大的胆子敢拒绝我的提亲吗?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天怎么拒绝跟我喝茶。”

    对叶慕兮拒绝他的提亲,心怀怨恨。

    正在此时,楼下一个穿着湖蓝色富贵云纹锦袍的男子抡着一根茶馆的长条板凳,抬手就砸在了程元杰的胳膊上。

    “砰!”

    “啊!”程元杰吃痛惨叫一声,放开了攥着叶慕兮的手。

    “王八羔子程元杰,你想干什么?”男子一手拎着一条板凳,一手将叶慕兮拉到自己身后。

    “哪个王八蛋敢管老子的事!”程元杰怒骂了一声,一看这个男子,脸色变了一下,牙缝里蹦出来的一字一句,“萧!子!耀!”

    萧子耀冷笑一声,“对,就是你爷爷我。姓程的王八羔子,敢对四姑娘动手,找死!”

    “萧子耀,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事!”程元杰恶狠狠怒瞪,但是心底已经有几分忌惮。

    他仗着是太子侧妃的弟弟横行霸道,但是这位才是正儿八经的皇亲。萧子耀的爷爷是太后的亲弟弟,连当今圣上都要叫一声国舅爷。

    程元杰是二世祖,那萧子耀就是镶金的二世祖。

    “是你惹我的朋友。四姑娘也是你能动的人?姓程的,今天不帮你松松筋骨,你就不知道哪些人是你得罪不起。”萧子耀拎着一条长板凳,抡起来又是一下砸在程元杰肩膀上。

    “草,萧子耀,你还敢动手!”程元杰愤怒瞪着他,“这里是江州!”

    萧子耀不屑的撇了撇嘴,“江州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啊?”

    说着,抡着长板凳的手却不停。他自小习武,打程元杰这种不会武术的家伙就跟砸白菜一样,打的程元杰一边惨叫一边躲避,从茶馆逃了出去。

    那两个跟着程元杰的公子哥也不敢得罪萧子耀,只能跟着他一起逃跑。就算还手,他们仨不会武功的弱鸡,加起来也不是萧子耀一个人的对手。

    于是,咱们威风凛凛的萧大少爷就拎着一条长板凳,追着程元杰打了一条街,引得无数人驻足围观。

    叶慕兮也是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这个纨绔的二世祖,虽然单蠢了一点,但拎着板凳的样子,特别有男人味。

    程元杰也活该倒霉。江州基本上没有人敢得罪他,但却偏偏有三个人他也惹不起。靖安世子南宫凛,君陌尘,萧子耀,这才几天,就连着栽在两个人手上。

    一刻钟后,追打的意犹未尽的萧子耀回来了,随手把板凳还给店里已经吓的腿软的小二,冲着叶慕兮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露出两排白皙的牙齿,“四姑娘,我替你教训了那家伙,保准他下次看见你不敢再动手。”

    “谢萧公子施以援手。”叶慕兮微微福身道谢。

    萧子耀随手摆摆,“别客气,上次你在诗会上帮过我,就是我的朋友。对了,四姑娘,听闻你们叶家失火,你堂姐被烧的毁容了,你没什么事吧?”

    “谢萧公子关心,我无碍。”叶慕兮抿唇一笑。

    萧子耀笑着打量了她一下,说道,“看你确实没事,我也放心了。四姑娘,虽然江州的治安很好,但是如今江州人员复杂,你出门还是要多带一些侍卫。程元杰倒是认识你,现在江州可是有很多其他州郡来的公子哥不认识你,要是遇见他们,说不准还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江南三十六州的闺秀齐聚江州,准备朝凰书院的考核,最近江州已经人满为患。

    “萧公子说的是,慕兮下次一定注意。天色已晚,慕兮便先回去了,来日再请客答谢萧公子。”叶慕兮浅笑。主要是她今天去的两处地方,都不想让叶府的人知道,所以才故意支使开了侍卫。

    萧子耀笑道,“请客就不用了。我看你没带护卫,走吧,我送你回去。”

    叶慕兮正要拒绝,萧子耀已经牵着马车走了过来,笑着说道,“能载四姑娘这样的美人,瞧瞧这马都高兴的笑了。四姑娘,你就别让我们马儿失望了,上车吧,不然它今晚定然一直惦记着姑娘,不肯好好载我回去。”

    宛秋和茗画噗嗤一笑,觉得这位萧大少爷说话真有意思。

    叶慕兮莞尔,也就不跟他客套了,福身,“那就麻烦萧公子了。”

    程元杰被萧子耀拎着板凳追了一条街,深觉得丢脸,对叶慕兮和萧子耀恨得牙痒痒,晚上去了一家青楼风流快活,去去晦气。

    但是没想到他今天走霉运,在从青楼回来的路上,不知道被谁套着麻袋暴揍了一顿。

    天太黑,程元杰酒喝得太多,压根没看清是谁,但这一顿被揍的很惨,直接就趴在路边了,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抬了回去。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揍程元杰的是谁,只不过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还真猜不出是谁。

    而此时云笙水榭,屏风一侧的软榻上,穿着一袭妖孽红色锦袍的男子半靠在榻上,修长如玉的手拿着一副画卷,那双勾魂夺魄的深邃眼眸,就这么一眨不眨的落在画卷上,似乎这画卷里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

    如果叶慕兮在这里,一眼就看出这是自己的幽谷春景图。“偷画贼”原来是靖安世子。

    那晚他翻墙而入,坐在她的床边守了一夜,临走之前无意间看见案桌上有一副画卷,就是这一副画着他们春日相遇的丽景图。

    “世子,您交代的事办好了。”冷寻回来复命。

    南宫凛的眼神依旧落在画上,抿唇,“干的不错。”

    冷寻略略诧异,咦?轻易不夸人的世子爷,不过是让自己去把一个纨绔子弟揍一顿这么没难度的事,何须夸赞。tqR1

    茶馆的事传出来之后,南宫凛就让冷寻去找麻袋了。

    敢欺负叶慕兮?啧。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江西省多乐彩 江西多乐彩论坛 深圳风采官网 深圳风采福利彩票查询双色球开奖结果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时时彩代理不赚钱 海南体彩4加1中奖规则 江西11选5是官方开奖吗 北京快中彩号码统计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南平靠谱炒股配资推荐 湖南快乐十分哪里可以投注 福彩福彩3d图谜图库 河北排列7开奖查询 期货配资公司来荐金多多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