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烂柯棋缘 > 第418章 差不多的话
    平常尹重其实并不算多喜欢读书,只不过有个过于优秀的爹和哥哥在,本身也不算笨,所以读书这方面一直还算不错。

    但尹重心里一直都是有压力的,努力读书学习也更多的是为了回应家人的期盼,以及不让外人看扁尹家人。

    可现在一看到这本黄面为封的书,尹重立刻的就喜欢上了,可能关键还是因为这本书面上的两个字实在太好看吧。

    他一下抓住桌上的书,随便翻了几页,发现其上都是文字,但细看又不全是文字,许多文字组成了一张张好像是阵图一样的东西,其中有用各种隐线轨迹。

    这书自然有玄妙在其中,别看尹重现在看得津津有味,那是因为他本身却有不凡之处,加上书也是计缘刻意为尹重所做。

    若是换了常人拿到这书,多看一会就要头昏脑胀,强撑下去人都可能会昏厥。

    尹重爱不释手的翻了两页,只觉得其中一些好似阵图的字,前后左右都有规律可以组合,甚至有兵锋坚阵的画面感在脑中产生,又好玩又神奇。

    “计先生,我爹的墨宝不知道多少人想求,没想到您的字真的这么好,都胜过他们许多了,哦对,我看过您当初的留书,糊涂了,我早就知道您的自比他们好!”

    计缘看看他。

    “你这孩子,不会是为了讨好我特意这么说的吧?”

    “没有没有!我说得都是真心实意的!”

    尹重抬起头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同时也没忘了原本的来意。

    “计先生,您上次讲得那个恐怖鬼怪故事还没讲完呢,接着给我讲讲呗!”

    “哟?不怕啊?”

    “不怕!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将来要当将军的人!”

    计缘见他煞有其事,了然地点点头,好似突然想到什么,疑惑着问了一句。

    “听说昨晚上有人不敢一个人睡,跑到兄长房里去了呢?”

    “呃……”

    尹重表情一僵,尴尬得又是挠头又是喝水,但计缘也就是这么一调侃,该说还是说。

    “虎儿,你要记住,不论是尸还是鬼,乃至是妖或者魔,可以怕,但任何时候都不要失了气魄。”

    “凡人能抗衡妖魔鬼怪么?”

    尹重虽然年纪小,但是接受的教育和眼界远非常人能比,比起当年的尹青也是强很多,有时候说话真的好似一个小大人。

    听到这问题,计缘表情严肃道。

    “不是所有凡人都能抗衡妖魔鬼怪,但凡人也是有抗衡妖魔的可能的,你所想的妖魔都是妖魔中较为强大的,世间精怪鬼魅无数,有些弱小的,说不定你一捏就死,就是胡云这只狐妖,以前还有差点被大黄狗咬死的时候。”

    “啊?它?差点被狗咬死?”

    尹重听着听着,听到这里思路就歪了。

    “呵呵,不错,就在宁安县中,所以它到了如今还十分忌惮狗,对了,这事你最好在他面前装不知道。”

    计缘小声这么说了一句,尹重也下意识压低声音。

    “晓得了!”

    “嗯,此外,你也不要小觑的万千人族,生而为人是多少精怪羡慕不已的,不说其中武艺高强之辈也能对付一些鬼魅,有些特殊的人甚至不惧成了气候的邪物,反倒会令一众邪魔外道都绕着他走。”

    尹重又是一愣。

    “先生您说得是神仙吧?这还是凡人嘛……”

    “你这么一说,此等人物确实也算不得寻常凡人了,毕竟本身已是成就非凡,鬼神也要给他面子。”

    尹重好奇不已。

    “计先生见过这样的人么,都有谁啊?”

    计缘脸上表情玩味又好笑。

    “不光我见过,你也见过。”

    “我也见过?”

    尹重又是一呆。

    “不错,最具代表的例子就是你爹,大贞当朝尚书令尹兆先尹大人。你爹身具浩然正气,堂正之光涤荡四方,邪魅之物不敢近,宵小之辈也是一眼可辨,只要大贞皇帝自己不犯傻,你爹就是大贞皇朝的定海神针!”

    尹重傻愣愣的看着计缘,见他面色严肃,双目深处井中月明,相信之余也在口中喃喃。

    “我爹这么厉害啊……对了计先生,什么是定海神针啊?听起来更厉害的样子!”

    这问题要是一个仙修或者鬼神之流问计缘,他或许还打个哈哈或者搪塞过去,不过既然是尹重问,计缘就无所谓了,当故事讲好了。

    “所谓定海神针,乃是一件了不得的仙家之宝,立于海中定住海啸浪涛,重量亦是夸张……”

    显然定海神针的故事比之前的鬼怪更吸引尹重,不知不觉就听得入了神。

    当夜,昨天还死皮赖脸准备再到兄长房间里挤一挤的尹重,直接就改主意回到了呃自己房中,点着油灯通宵达旦的看新得到的《字阵》。

    他觉得这本书厉害就厉害在居然看得比那些志怪小说还要有趣,各种阵图的组合,甚至能感觉到双方之间那种微妙的状态,有的侵略如火,有的不动如山,有的多智透彻,有的多行阵诡变,文字的方向以及字意相合,在加上一些微妙的距离和组合形状,之间竟然也能产生这种感觉。

    ……

    距离大贞以万里技术的北方,廷梁国同秋府中的大梁寺所在,因为新年之际,更是显得比往日还要热闹。

    由于大梁寺的存在,同秋府百姓基本上已经逐渐形成一个当地的乡俗,就是新年和一些个重要的节庆期间,都要去大梁寺上香祈福,家乡有需要做法事之类的事情,也多以请大梁寺高僧为优。

    大梁寺内外人流熙熙攘攘,大梁寺僧人也如以往一样分出人手维持秩序,以及为迷路的香客领路,甚至还允许一些同寺院关系熟一些的小贩在寺院开阔一些的地方架设摊位,以便有香客想要买点什么吃食可以随时买了取用。

    这一天,原本已经回了廷梁国京都的铁风,又一次到了大梁寺,主要是家中母亲要在新年之际来大梁寺上香,所以他也就陪着来了。

    昨晚有些权势的官宦之家,来的时候自然是马车家仆开道,铁风虽然不喜欢乘坐马车,但总不能让一把年纪的母亲也走路,所以难得一同坐车来大梁寺。

    “吁~~~”

    “老夫人,二爷,大梁寺到了。”

    不用车夫提醒,外头的热闹感和马车窗外的人流就已经说明了这一点,铁风赶紧提前下车,搀扶自己母亲下来。

    “娘,您小心点,慢点!你们快把脚凳摆好!”

    马车上的老妇人在丫鬟的搀扶下一点点走下来,看着铁风佯怒道。

    “为娘我又不是老到走不动路,有环环搀着我就行了,还要你?”

    “是是是!”

    铁风无奈笑笑,但还是伸着手,其母也很自然的递过手来,在儿子的搀扶下下车,边上的香客也有不少好奇的看向这边,猜测又是哪个大户人家。

    “最近京都也不知道吹得什么风,王公贵族官宦人家,有的人以前对大梁寺不怎么感兴趣的,今年也一个个往大梁寺凑热闹,两娘亲您也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我也是礼佛敬神之人!”

    铁风赶忙道歉。

    “对对对,娘亲您最礼佛,我已经和大梁寺打过招呼了,除了佛印明王殿一定要拜一拜,之后咱就去内院一间僧堂。”

    铁风说着挥退周围的下人,亲自带着自己母亲和其贴身丫鬟往大梁寺正门走去,那边也已经有一个沙弥在等候,这是去上香,大家都是香客,又是在大梁寺这种地方,不可能真的让家仆里里外外开道排挤别人。

    不过这时候,突然有一阵浑厚声音传来。

    “听你话中的意思,廷梁国京都的王公贵族以前是过年不怎了来大梁寺咯?”

    铁风皱眉寻声望去,看到了一位内着圆领长衫,外套对襟直罩衫的年长者,见铁风看来,也微微朝着这边拱了拱手。

    见其上下一丝不苟,年长而不显苍老,目光平和却神气十足,铁风几乎立刻判断出对方是个人物,也拱手回了一礼。

    “不错,其实不论京都还是同秋府内外,传大梁寺高僧佛法无边的消息都比较兴盛,便是当今陛下都有意摆驾大梁寺礼佛,不知阁下是?”

    那老者笑了笑。

    “老夫姓应,从友人口中听得趣事,来大梁寺看看。”

    说着老龙直接先行一步,大步踏上了进大梁寺的台阶。

    这人的气度和风貌是如此的特殊,以至于铁风一直目送对方背影一会,才带着母亲进了寺院。

    往日里香客就已经够多了,今天更是多了几倍,即便有大梁寺僧人帮忙,铁家老夫人也好一会才进到了佛印明王殿外的广场。

    这里人流反而少了一些,加上多了好多僧人维持秩序,不算很拥挤了。

    铁风自己来倒是没什么带着母亲,又是在大梁寺这种权势作用较小的地方,也是满头汗,生怕母亲受不了人流密集的空气,还好一会内院会好很多。

    “娘,佛印明王一定要拜,这啊,可是长公主说的!”

    “你娘我又不是来玩的,当然会拜!环环我们进去!”

    “是!”

    丫鬟搀扶着老夫人跨上佛印明王殿的台阶,好几位僧人也过来看顾一些,说是权贵于百姓一样上香,但权贵终究还是权贵。

    铁风松了一大口气,拿出手绢擦了擦汗,正打算也进去,忽然看到刚刚那个老先生,正站在佛印明王殿外的台阶前,边上香客如梭却无人蹭到他的一角,而这人也根本动都不动,淡淡的看着里头的大佛金身。

    铁风这种气度特殊的人有些好奇,下意识的就走近几步,对着老者道。

    “老先生也来佛印明王殿了?里头不挤,一起进去拜一拜?”

    老者转头看向铁风,面上露出笑容。

    “拜他?呵呵,算了!”

    说完这句话,老者直接转身,走下了大殿台阶,朝着西侧大步离去了。

    铁风皱眉站在原地,看着老者离去又在脑中回想着什么,似乎也有人在差不多地方和他说过差不多的话。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15选5规则 2020欧冠八强对阵 上证380指数 天津麻将番数规则介绍 上证股市指数 幸运赛车的开奖网 一分11选5软件 pk10专家在线预测 3d捕鱼游戏手机版 闲来广东麻将 推倒胡 麻将来了旧版本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杀号定胆 深圳风采走势图表 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追光娱乐棋牌以前的版本 四人单机麻将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