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霸道修仙神医 > 第1531章 不谋而合
    不得不说他有点感动。只要拓跋前卫死了,拓跋龙就真的有机会成为拓跋门的新首领。如果他能控制拓跋龙,难道他不可能在没有一个士兵的情况下占领拓跋族的全部领阿土吗?

    事实上,当端木族和庄孙族频繁行动时,皇甫镐什么也没做。但他的做法与端木、庄孙不同。因为他手里还有一张名片——现在正在皇甫市扩张的女婿。在没有关于拓跋前卫的消息的日子里,皇甫浩曾经引诱拓跋郭回到拓跋门,夺取了拓跋门主的位置。但拓跋果不肯答应,这让皇甫浩大发雷霆。

    但现在拓跋龙的想法与皇甫和不谋而合。虽然皇甫浩不太喜欢拓跋龙,但他甚至想杀了他。但关键是拓跋愿意这么做。他可以做任何事来杀死他的祖父。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黄福浩终于开口了。虽然他不相信,但他的声音意味着他完全被感动了。

    拓跋龙莲说:“孙子自然不值得爷爷信任,但孙子要想夺取拓跋宗族的权力,就必须向皇甫古族的顶级高手求助。届时,我将被皇甫古族的专家们团团围住,他们对公众都很忠诚。孙子自然会对爷爷忠心耿耿。”

    当然,黄福浩明白拓跋龙的意思。

    “起来说话。”此时,这是显而易见的。

    “嗯,我没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陀巴龙轻蔑地转过头,向天空挥舞着一种神圣的力量。神圣的力量冲向天空,像烟花一样在几千米外突然爆炸。

    托巴、钱威等人看着凌厉的烟花,似乎有了什么感觉。和陀英航长的话也听起来,“爷爷,既然你想知道和谈,我告诉你,是的,我们与秦,但在回来的路上,我说一个词来清恒的弟弟,现在我又会告诉你:邢天宗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一个大的麻烦。我向爷爷借了一样东西来解除邢田宗的威胁。”

    “陀巴隆,你想干什么!”托巴钱维的话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我们面前的拓跋龙太奇怪了。

    “你比秦衡更无聊。至少他问他借了什么,可你说了。”陀巴龙有点失望地摇了摇头。

    这时,人影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与此同时,恐怖的气氛也弥漫开来。

    新拓坝市现在没有任何大的民族形成。这些人自然是无拘无束地来到这里的。

    “华庙的圣人,比斯武的圣人!”看到两位领大人,托巴钱威的脸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部落首领托巴,你在皇甫国的另一边被灵魂离去的花杀死了。如果你使用精神力量,你将不会在30次呼吸时死亡。当然,如果你不使用精神力量,我们会杀了你,哈哈哈!”华淼的圣人狂笑。

    所有的拓巴族成员都震惊了,这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长文,你中毒了吗?”托巴钱威看着托巴龙,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

    “是我。”这一次,拓霸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你……你让我太失望了!“托巴钱威的眼睛是暗淡的,他的心是冰冷的。模糊,他想起他的童年,当他的兄弟因为蒙蔽了他母亲的卑微的地位,但是他只是一步一步去族长的位置用自己的能力,甚至是他的第五个兄弟Tuoba北川在九楼的圣地是相信他的。当他第一眼看到陀跋龙的时候,陀跋千位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童年,所以他很喜欢陀跋龙,并对它寄予厚望。我希望有一天,拓跋龙能够像他一样支撑起整个拓跋族。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虽然他小时候和托巴隆处于同样的境遇,受到同样的欺凌和歧视,但他们毕竟不是同一种人。

    “陀巴隆,你与皇甫古人勾结。你是心里的狼!”托巴的杯子大声咆哮。

    “现在我是托巴族的首领。跟从我的必兴旺,悖逆我的必死亡。托巴隆也很疯狂。

    “如果你不介意,杀了我吧!”然而,主教们直接下达命令,不想省钱。

    “混蛋!”

    “畜生!”

    突然,拓跋族的许多弟子开始虐待起拓跋龙来,但他们都冲到拓跋龙那里去与它同归于尽。

    托巴隆望着圣华淼和圣比斯武,

    “嗯,恐怕这些忠诚的人不会说出来,否则我不知道该杀谁!”花苗和毕氏武生都愿意杀生扩张。他们必不怜悯陀巴族的人。

    “主人华苗”。突然,拓巴龙大声叫道:“我妈说雷红是从后山里下毒的。他发现自己中毒了。去杀他。”

    “哼,如果他被另一边的灵魂之花毒死了,即使他在神的国度里很强大,他也活不下去吗?”我送他一程。花苗的圣人冷笑一声,直接飞到后山去了。雷洪圣人没有被毒死。当然,他不敢独自面对。但如果他中毒了,那就更不用说了。任何圣地都可以经过,可以带走圣雷宏的生命。如果他不去,他一定会死。

    至于这里,华淼并不担心。托巴族已经遭受了很多损失。在圣地的第八层很少有专家。当拓跋千位被毒死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领阿袖。在圣地九楼比斯武圣的领导下,打压这些人并不难。

    血阿腥杀阿戮,血阿腥夺取大力

    只是合法的王室夺取了宗族首领的地位,这在各大教派的历史上都是很常见的。只要有力量,就把拒绝接受的高层和领导抵抗的人都杀掉。只要剩下的高层不敢再反抗,下面的弟子自然会自取灭亡。

    然而,自拓跋氏族与兴天宗正式交战以来,这支曾经庞大的势力,即使在兴天宗真正谈判之后,也有过片刻的不安宁。

    时光飞逝,悄然流逝,

    在托巴境内“高级秦哥哥。”

    秦风见添添又在外面等自己,也笑着招呼他:“再等我?”

    甜甜的脸有点热,她用温柔的声音说:“没有,我只是路过。”

    “哈哈,”他笑了。秦风也牵着添添的小手来到大殿。同时,他的精神力量也传给了兴天宗的所有高级成员。显然,只举行一次大派会议。

    “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有什么大不了的?”秦风若无其事地问。

    添添想了想说:“我们兴田宗什么也没有,但是外面很忙。”

    “有多热闹?”秦风笑着问。

    添添说:“陀跋家族的十位最高领阿袖,比如陀跋前卫、雷洪生、陀跋杯,都已经去世了。武兄秦,你想不到是谁杀了他们。”

    “谁?”秦风好奇地问。

    拓跋与皇甫先民勾结,先毒死拓跋前为和雷洪生。然后他带领几十个皇甫古人的圣阿地去杀他们。现在,托巴郎终于当上了托巴人的首领,但他只是个傀儡。“

    “托巴钱威、雷洪生、托巴杯都死了?”十多名圣殿核心的其他高层领阿袖也相继死亡,下层的托巴族则完全沦为一支二等部队。秦风忍不住叹了口气,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才能稳赚 湖北11选五结果走势图 广盈宝配资 刘伯温四肖免费资料 在线炒股明道配资x 体彩大乐透中奖对照表 开奖结果 网上优惠时时彩平台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 正规低息股票配资平台 辽宁快乐12推荐号 恒日升配资 合彩平特肖怎么杀一肖 浙江6+1开奖结果20036期 1992年上证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助手下载 股票002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