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长乐歌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千钧一发
    “不要动不动就感情用事,稍稍动动你们的脑子!”大长老严厉的目光扫过众人,厉声道:“我问你们,相不相信当年十六郎是被人陷害的?”

    “这个当然是信的。”族人们七嘴八舌道。

    “十六郎当时虽然不是执事,但身负本阀大计,阀中一直有安排严密的护卫,是还是不是?”陆问提这个问题时,目光却落在了陆伟身上。

    陆伟八年前,就已经担任陆阀的武卫执事。武卫执事除了负责教导阀中子弟习武修行之外,还有很重要的责任,就是负责保护陆坊和阀中重要人物的安全。当时陆仲身为陆阀众望所归的希望之星,当然也是保护的重中之重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汇聚在陆伟身上,陆伟脸色铁青的点了点头,无法否认。

    “当年陆仲在白马寺的事情,你知不知道?”陆问冷声问道。

    “过去这么久了,我记不太清了……”陆伟目光有些慌乱,想要搪塞过去。

    “我现在是代表长老会,对你进行质询!”陆问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反而搬出了长老会这座大山压向陆伟。

    “我们的护卫,只是保护重要人物的安全,对于对方的私事,护卫们被要求保守秘密。”陆伟只好闷声说道。

    “那么就是说,连十六郎后来金屋藏娇之事,你也是知情的,但谁也没告诉?”陆问却冷笑连连,质问愈发犀利。“这样一个忽然出现的女人,将本阀的希望勾了魂去,你们却不对她进行背景调查?陆侃,你这个观风执事,也太不称职了吧?!”

    说到这儿,大长老又把矛头对准了陆侃。

    “此事,观风院确实疏忽了,直到事发后才知情……”陆侃瘦削的脸上阴云密布,目光也变得阴沉起来。

    “这么说,事发前,你们一直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存在?”大长老看着陆侃。

    “不知道。”陆侃摇摇头道:“此事观风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你先不要急着揽责!”大长老却一摆手,重新对陆伟质询道:“事情如此蹊跷,你却为何不向观风院通气?长老院可以就此认定,你是在故意遮掩真相,根本就是那指使者的同党!”

    “大长老,休要含血喷人!”陆伟涨红了脸,声调虽高,却有些色厉内荏。“我与十六弟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帮着别人害他?!”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亲生大哥当时也突破在即!”大长老就等着他这句话了,闻言将手往祠堂中一指,厉声喝道:“你父亲,也就是我们的阀主大人,多年以来的夙愿,就是想把阀主之位留给自己的儿子!

    “可不是所有的大宗师,都像陆仙那样无欲无求!你父亲担心如果让陆仲抢了先,就不得不将他提拔为副宗主!当做接班人来培养了!加上陆仲的岳父乃是堂堂裴阀阀主,就算你大哥将来也有一天能成为大宗师,你父亲再想给他翻盘,也难比登天了!”

    “所以你父亲,才不惜以阀主之尊,干出此等龌龊下作、令人发指的丑行来!他指使自己的管事,完全按照陆仲的喜好,从扬州高价买了匹瘦马。然后又精心设计了一出出丑局,让陆仲不可自拔!最后,当玉奴怀上陆仲的孩子后,他便让人向裴氏告密!以裴氏善妒彪悍的性格,当然会干出让陆仲无地自容的事情来。陆仲尊严扫地,急火攻心,却被他暗示,只有成为大宗师才能挽回局面,结果冲动之下、强行突破,这才一失足成千古恨……”

    一阵疾言厉色的排揎后,陆问已是双目通红,须发散乱,他怒指着立在祠堂中的陆尚,咆哮问道:“陆尚,你给我出来,当着全族上下的面,向我陆阀的列祖列宗谢罪!”

    “陆尚,你戕害本阀子弟,扼杀本族希望。前有陆仲,后有陆俭,两大宗师的希望都被你毁掉了,还有何资格再窃据阀主之位?!”陆问一伙的那些长老,也纷纷厉声质问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了门内的陆尚。现实就是这样残酷,玉奴说的话他们可以不信,但同样的话从大长老和诸位长老口中说出,就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唉,阀主完了……”二长老心下黯然。昨天陆信来找他,他还以为阀主一方有充分的把握,可以干掉大长老呢。谁想到,却是这样一边倒的局面……

    别说二长老了,就连陆同这样见识短浅之辈,都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眼下大长老只有主动谢罪一途,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

    想到这,他不由埋怨的瞪了一眼身旁的陆傍,低声愤懑道:“我说不要掺合吧,你非要多事。这下咱们也要跟着吃挂落了。”

    陆傍无奈的叹气,看都不敢看父亲一眼。

    。

    迎着族人们怒火熊熊的目光,陆尚缓缓走出了祠堂正厅。

    陆修也紧紧跟在父亲身旁出来,他的目光乞求般的落在了陆信和陆云父子身上。却见父子俩无动于衷,似乎事不关己一般。

    “陆尚,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陆问却已经激动的忘我了。此时此刻,他眼里只有这个死对头。缠斗了多年,每次自己都被压一头。这次终于可以迎来彻底的胜利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陆尚却只轻轻说出八个字,看上去并不慌张。但其实,他拢在袖中的一双手,在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着。

    陆尚的心里绝不像表面上这么平静,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死撑到底了。

    “你果然狡辩!”陆问冷笑一声,对陆尚高声道:“但那都是没用的!老夫以陆阀大长老的身份,正式提出召开今日全族大会,罢免陆尚阀主的身份!”

    “慢着……”这时,一直在陆问身边默不作声的陆仲,忽然开口了。

    “怎么了?”陆问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不知他为何要打断自己。但今天是打着替陆仲伸冤的旗号来的,当然没有不让苦主出声的道理了。

    “大长老,你可能误会阀主了……”只听陆仲轻声说道。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