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女狂后 > 2049,憋屈受着中
    胡西昌既然已经答应了这些人,并且看着胡西昌身上那样子,再者在场这么多人给作证呢,到时候胡西昌要是真敢食言的话,到时候也绝对轻饶不了他,那些人终于是放胡西昌和随从们进去洗漱了。

    要不胡西昌挺着一身粪臭,接下来也没法谈话的。

    原文斌看到这里,转身离开,随从立即跟了上去,心里想着,冰烟的出手还真是挺快,陈胡两府同时进行的,瞧着他们这样的狼狈,虽然有些胡搞的成份在里面,实际上,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还是让原文斌感觉十分爽,即便这个方法显得很低俗,可是对于他的仇人,原文斌并没有一点同情感,这些人比起他的仇怨和所受的痛苦,差的太远了。

    胡西昌带着随从一开门,立即被人围住了,然而下一刻,不论是主子还是奴才,全都捂鼻子瞪大眼睛,蹬蹬的往后退去。

    之前他们在院子里面,从院墙爬出去看,必竟因为怕摔,以及不方便,其实看的并没有太仔细,有些随从因为身高问题,甚至爬上去都没看到人,只露个头就被轰下去了。

    现在他们才知道,外面闹的那么凶,有些说的他们不明白的话是为什么,还真是被泼粪了啊,怎么弄的这么恶心啊,那种门一打开,一股刺鼻的能令人昏厥臭味的感觉,不少人直接捂鼻子,跑到墙角去吐了。

    胡西昌脸都气绿了,虽说现在脸上也有黄色的某东西,看不太清楚,竟然连胡府的人都敢笑话他,胡西昌气怒不消,简直想打人!

    徐秀强忍着恶心,往前走走:“老爷你可回来了,这些人怎么如此胆大妄为,敢对您做这样的事,来人啊,还不快去备水,快去伺候老爷沐浴更衣!”

    平进伺候胡西昌的下人,这会简直后悔的要死,谁愿意照顾这样个人啊,他们又不是受虐狂,这么恶心怎么洗,这得洗多少遍?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办,快将胡府各大厨房小厨房全都利用起来,全面去烧开水备水,然后全都往老爷院子里送水去!”

    那些下人苦着脸,不是太想干的样子,徐秀立即沉声道:“怎么!现在本夫人还指使不动你们了,好啊,你们一个个翅膀都长硬了是吗?别忘记了,你们是胡府的下人,身家性命可都掌握在老爷手里,你们连伺候主子的份内活都不愿意干,你们还想做什么,在我胡府里想当大爷被养着吗!”

    徐秀生气怒斥,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些下人平时做事,自然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纠结,可是也看看胡西昌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可是这话说到这份上了,若是这些下人再不动,恐怕到时候他们最轻的是被赶出胡府,重则,恐怕命都难保,必竟不少人是卖身胡府的,不论是多危险脏臭的事情,他们还真的没有抱怨的资格。

    一个个认命的跟上去,胡府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小厨房开始烧水,灶火被利用全来做水,那吃的自然是没法做了,可是胡西昌现在可是胡府的家主,又是这么个情况,就是别人有意见,可是现在也不敢说什么,饭就别做了,有点果糕什么的能先垫垫肚子也就吃了,不愿意吃的,那就饿着吧。

    徐秀这个当家女人,这会也更倒霉一些,她现在别说吃的了,连忙招呼着赶紧烧水给送去给胡西昌洗澡,看样子她忙的很是热火朝天,实际上,她却是根本没敢进胡西昌的院子。

    那一桶桶端起来的水利用起来,很快这些下人就要进去,抬出一桶臭的脏水倒掉,然后继续倒新的水。

    胡西昌的鼻子现在已经不太好使了,他现在是感觉哪哪都不干净,皮都搓破了,也不放心,总觉得身上还是臭臭的,而洗澡中为了压下那个味道,也加了不少的花瓣和香料,而一时之间压不下去,两种极端的味道混和在一起,那种味道更加让人一言难进,闻着就头疼的那种。

    这么连贯换了十几大桶,洗了十几次澡,胡西昌还感觉洗不干净,实际上下人将他头发丝都扒开仔细看,确实都洗干净了,他身上都被搓的有一道道血道子了,绝对再干净不过了,胡西昌却心里有脏一般,就是感觉各种别扭古怪,也是让下人即憋屈,又不敢反驳。

    而胡西昌都洗的浑身发疼了,再三得到保证一定全都洗干净,从头发丝到脚底板,已经检查十余遍,确实再没有不干净的地方,胡西昌才终于出浴桶要换衣服。

    而这件棕色衣服一拿来,胡西昌立即黑着脸:“拿开,本老爷怎么会穿这种衣服,以后但凡沾棕色的衣服,全都不许拿过来给本老爷穿!”

    胡西昌已经被弄的有心理阴影了,一看到黄类似的东西,脑子里就不自觉想到那个画面,那个令他憋屈至极,连想都不愿意回想的恶梦。

    下人立即吓的瑟缩回去换了身蓝色的衣服,给胡西昌换上,胡西昌这才往外走。

    这一走,身上洗的发疼的感觉,又更加清晰起来,胡西昌黑着脸心里窝着的火,牙差点没被他咬断了。

    而胡西昌洗的这个澡,差不多洗了有两个时辰,外面等着的老板还有那些百姓,都出去吃了顿饭回来继续等着了,人数自然没有看热闹最高峰的时候多,但是看着回来的人数,看来坚持看胡西昌笑话的人还真是不少,也说明胡家有多么招人恨。

    你可要知道,来看陈胡两府热闹的百姓,都加起来在京城那也是不可小看的人数,甚至出去吃饭的时候,还有看两府热闹的人碰到了,还交流起来他们看到的情况,虽然后面那个情景,在吃饭的时候说起来,实在有些不适合,可是这些人竟然说的津津有味,就说着两府倒霉看着多么开心。

    对于两府的人,都遇到差不多一样的行为,竟然还十分开心握着手一起笑起来,比如说:“你们那也是啊?”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