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女狂后 > 1788,不受欢迎之人上
    钟志面上一阵担心,也同时站起来往云苍那里走。 ,本来他还觉得浑身走的又累又乏又痛又烦,这会想要看云苍的伤,反而浑身都是劲了,便向床边走来。

    “可否让本世子看看苍王爷的腿伤,这回去与天成国太医说,也好说的更清楚明白些。”

    得,钟志都不会医术,他就算真描述还能说的特别清楚吗?真要是有诚意,直接来苍王府看了,还用的着他口述吗。

    冰烟神色淡淡道:“王爷刚上完药,久见风不好,太医的意思也是该遮着点。”冰烟这一副不想给看的样子,反而更让钟志好奇了。

    云苍这伤说来就来,来的也太奇怪了吧。他要是真被打一顿,钟志也就认了。站一天还站的腿出毛病了,钟志反而很少看到,云苍可以倒霉,但是他想亲眼看到云苍是真的倒霉了,那才放心呢。钟志也说不上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样的想法,但是他就是心里觉得,他平时在天成国,那平时小烦心的事情虽然是有,但是大事却也不多,所以对他来说,还是挺顺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从天成国不远万里来天旋国之后,作为天成国的使者,他却做事总是处处碰壁。先前设计算计之事也就算了,结果还被打了。不论这事云苍是不是无辜的,但是因为云苍而让他们这么倒霉。不对,是因为云苍和冰烟这对夫妻两个,令他们这么倒霉的。

    他妹妹的死跟这两个没关系吗?若非这两个人与他妹妹有龃龉,钟眉能死的那样惨吗。说是因为宫中争斗而死的,但是钟眉此前还一直在争取这云苍和冰烟两个人呢。事情虽然一直在变化着,钟眉对于宫中嫔妃子嗣下手之事,钟志也并不是不信的。以钟眉的手段和心机,不是做不出来的,但是能将钟眉逼到这份上的始作俑者,不还是云苍和冰烟吗。

    尤其是云苍,这冰烟一个女人,看不开事情,没有大局观善妒也就罢了。云苍一个男人,还能被一个女人降住了吗,男人三妻四妾简直太正常不过的了,他为什么当初不能接受钟眉呢。若是能接受钟眉,说不定现在云苍的身份背景就不一样了,而他此次前来,就不仅只是帮云苍,再与那人合作,说不定到时候能掌控天旋国的,真有可能是他们钟家呢!

    这男人简直愚笨的不行,而这一切始端不正是从这里来的吗,这对夫妻两个简直蠢的令人无言以对。

    当然了钟眉进宫,若紧有站稳了脚,再生一个皇子,那也可能是另外一个结局。按事情回报的时效来说,钟眉进宫的回报时效会更短。可惜钟眉也是个急性子,做事还是欠考虑的,现在落的这么个结果。钟志觉得他来天旋帝,除了联系了某人,有达成合作的意向外,竟然没有一件事是按照他的方式来的。

    尤其是这一回,明明就到眼前的最大功臣,结果就跟他擦身而过了。这云苍简直是于他没有任何益处,反而处处克制,是他的霉神一样。

    这样的霉神,若是真的腿废了才好呢,不然他这一身伤,岂不是白白受了吗!

    钟志眼神有一瞬间的扭曲,这冰烟不想让他看云苍的腿伤,别是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吧。这腿伤的事情天旋帝知道不知道呢,又或者这事他们想瞒着谁呢。

    越不让他看,钟志越是要看,伸手便要去拉,冰烟立即阻止,然而钟志那叫一个无耻,作势回手就要摸冰烟的手。冰烟立即一收手,钟志便将云苍的被子给拉起来,然后便去拉扯云苍的腿。

    “钟世子,你做什么!”冰烟瞬间便怒道。

    钟志却没理会冰烟,直接拉云苍的裤子呢,往上这么一拉,瞬间便露出半个小腿。只不过这小腿却是纵横难看的,钟志原先也没有心理准备,也愣了一下,手快速的便收了手。

    那一瞬间,钟志以为看到两条蛇爬在云苍腿上呢,所以吓的他一下子,便将手给收了。等他再想看清楚那腿上是什么的时候,已经被冰烟快速的拿着被子给盖上了。

    而后冰烟便转头怒视钟志:“钟世子,你这是做什么,你什么意思,来我苍王府便是来辱王爷的吗!”冰烟气的眼眶泛红,瞪视着钟志。

    生起气来的冰烟,面颊泛红,配上她那精美的脸,更是平添了几分艳色。然而在这份艳色上,却是带了刺的,扎一下都腿。冰烟那亮澄澄的眼睛时在,竟然好似带着刀子一般,冷冷看向钟志,竟然让钟志从来没在女人身上感受过的怒意,令他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钟志不想承认,那一刻,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吓的猛咽了口口气,道:“苍王妃别误会,本世子实在是关心苍王爷腿伤,刚才失礼这处,还请见谅。”

    冰烟冷哼一声:“是吗,钟世子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王爷的腿本王妃说了不能见风,你还这样做是为何。故意让王爷的腿见了风好的更慢吗!钟世子这是想看我们柔弱女人幼小稚童,如何在这苍王府立足吗。偏就不想我们王爷好起来是吗!”

    钟志摆摆手:“哎,苍王妃万万别误会,本世子当真只是好意。只是想看的更清楚,这不也是想让天成国的太医,对于病情更清楚吗,哪里是有什么坏心啊。苍王妃这样误会本世子,也实在是太令人心寒了。”

    钟志还盯着云苍的腿看,刚才那一瞬间,看着云苍的腿,看着还是挺严重的。那是什么毛病吗,钟志这会脑子里还真是胡乱的想着了。这世上怪病倒是不少的,因为中些毒啊,中了雇啊,手断脚断丧命的也不少,刚才那青黑青黑的,不会也是中了毒吧?

    钟志还有意想再看看,只不过看着冰烟气的,都快要打人了,终归是没有再说这话。只是看着云苍的脸,表情却难得的更真诚了几分:“苍王爷也无需担心,这腿好好休养,说不定还有康复的机会。本世子回去便会与天成国的太医多加商量,定要助苍王爷尽快恢复的。”

    瞧这说的多好,不知道的还当他真多关心云苍的腿呢。

    云苍只是冷冷看着钟志,面上表情依旧有些苍白,只是此刻看着钟志的眼神却是有些吓人。这也就是钟志刚才没有真的摸到冰烟的手,要不云苍说不定一时冲动,当场就扭断他脖子了。

    钟志看云苍不说话,但是眼神却是这样吓人,心里也是一紧。

    而冰烟心头冷笑,将钟志的作派都看在眼中了,却是不给钟志再上前的机会。

    这屋子里的气氛是有些尴尬的,但是之前钟志的行为,也确实是有些失礼。钟志就这么走了,那是要多灰溜溜就有多灰溜溜,所以钟志不能走,甚至还得坐下来,硬是扯出一些话题,将这尴尬的气氛给压一压。

    然后接下来说话,钟志说几句,她最多可能也就回个一句半句的。甚至说话嘴里还带着刺呢,要说冰烟对他有所埋怨,这也是很正常的。不说刚才钟志那失礼的动作,再者要不是钟志,能有这几日的这些事吗,会怨愤钟志很合乎情理。而云苍本来就不是多话的,此时的表情更是冷沉的吓人,就算是钟志提起多么好的话题,云苍最多也就是点点头,或者是嗯嗯啊啊之类的气语,能多简短就能多简短的话,说到后来,钟志坐在那里都是十分别扭不自在了。

    他简直觉得,连空气都在凝沉似的,连空气都令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不自在一般。

    只不过对于云苍和冰烟的态度,钟志又不好多说什么,冰烟到底人家是女流之辈,太过于跟女人计划,最起码表面上计较争吵,那也是很没有面子的。虽然钟志在心里上,对于冰烟也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实在是烦人,不过是机会不允许罢了,若是在天成国,遇到这样不通事的女人,压在床上狠狠折腾一下,看她还敢在他面前没大没小吗!

    至于云苍,那腿上的伤,钟志心里还有些疑惑。但是他也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看着刚才那腿的样子,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看着还是蛮严重的样子,应该也是假不了的吧。

    钟志坐在那里,虽然还是想检查下云苍的腿伤,再确认确认,不过当他发现这个事基本没戏了,便也觉得坐着很无趣尴尬,坐着没意思了。本来今天此行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所以钟志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待着了。

    便又是虚伪无比的说了些话,搭着他那可怖的脸,看着令人觉得作呕。

    云苍这个主人不好送人,冰烟作为女主人,带着几个随从与婢女,将钟志送往主院外头,刚走到外头,冰烟便幽幽道:“钟世子一路小心,早上起了雾,地上滑,你别摔了。”

    “啊!”

    这才刚说完话,前面就传来一道砰的闷声!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