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女狂后 > 1763,剧情反转9
    全德叹了一口气:“不瞒诸位,实在是令人想到,我天旋与天成两国友好的商交往来,却是这么多人想要从中破坏,这两个人竟然是多年来被派在天旋国的天南国的密探,实在可恨。 ,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他们就是找准机会,想要袭击天成国的各个使者中的一个和多人,为的就是借此机会,在天旋国京城闹事,从而让两国的人从中生了嫌隙,到时候咱们这个合作,根本就无法进行下去。实在是可恨,实在是大大的可恨啊!”

    全德说到这里,礼部尚书屈乐瞪了下眼睛,也愣了愣,然后抿了抿唇,听到京兆府尹这么说起来,那八成是有这个事了。就算是没有这个事,但是现在能将这个事情说出来,不是也得变是了!看来这件事,可能真的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最好是这样的!

    而左都御史李大人,此时也跟着重重叹息:“此事本来就十分蹊跷,本来本官等也不敢认可,经过多方查证,却有其次。而这也能说明,为什么这两个恶徒,竟然在天成国的使者,钟世子的扬言身份之时,还敢打他。”

    两人将这个事情说的十分合理,而事实上,这个结果也确实是比较合理的。正常人的百姓,就算是比较有匪气的百姓吧,就算是真正穷凶极恶的百姓吗,手上染了血的百姓吧。可是真有那不怕死的吗?有是有,只是绝对不会多,他们就这么巧的碰到两个不怕死的,就是想狠狠打你一顿的吗?不太对劲吧。

    而就像是那些逃窜的穷凶恶极的歹徒们,除非必要,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呢,他们躲藏逃窜,为的不就是安全逃离吗。他们要做到的,就是尽可能的隐藏自己行踪,让旁人不能查到他们,让他们换地方逃离不是吗。也正是因为如此,基本上不论是多恶劣的凶手、犯人,或才是比较有脾气的百姓,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的百姓,家里是有一些得势亲戚的。

    这种人在百姓间作威作福可能是可以的,但是想要跳脱到这个圈子外面,对于什么达官贵人,这些人不放聪明点,别人可也是保不了他们的。所以他们平时做事,也得看人的,碰上钟志个这么凶的,基本上大多是选择不惹事的。

    那百姓就更是如此了,平时生活就很不容易了,平时生活中,可能就没少被剥削了,他们虽然可能对于环境和生活有所不满。但是真正敢反逆的却不多,最起码他们还有自己的家人,做什么事情,还不得先想想家人之类的吗。所以他们若是有什么忌惮的地方,那么他们一般就不会有没事找事的想法。

    至于什么真正有皇亲国戚的达官贵人等,这些人平时就是混世魔王的存在,但是却没有什么人能管的了他们。这些人其实也是聪明的很呢,对于惹不起的人,他们从来是不敢得罪的,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也是知道天成国使者来天旋国京城是做什么的,他们根本也不会做出这等蠢事来。

    宗上所述,基本上作为正常的人,不论是什么阶层的人来说,都不太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正常人碰到钟志就会自己很蔫下来了,根本不可能打他。

    若是还有打他的情况,那一是两个人根本就是有病的,根本就是已经疯了的状态。再一个,那就是这两个人,其实明知道钟志的真正身份,所以他们明知道这是钟志,才会玩了命的打钟志,为的就是让钟志出事,为了就是之后的事情。而现在各国都不愿意让天旋和天成两个合作。

    而最主要破坏的可能性呢,一是让两国之间有什么矛盾,这个矛盾可不是那么容易弄出来的。现在若是天成国的使者,在天旋国京城里受伤了,那么天成国的人肯定是不会相让的。即便他们心里明知道,这其中是有什么问题,他们为了天成国的利益,也肯定会昩着良心认定此事的。

    而作为天旋国来说,钟志在他们的国土上被打了,他们就肯定是有些推卸不了的责任的。但是天成国提出的条件,基本上可以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天旋国那也是一大国。即便这事天旋国不怎么占理,但是也绝对不可能,就这么听之任之,让天成国不断提条件压制自己天旋国吧。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博弈,不论是合作还是为敌,其实都是在想要壮大自己的国家。每一个动作,那都是隐含了许多引子的,一般人是不能从表面,看到本质的一些东西的。天成国此时,却有机会来一个倾吞的第一个动作。天旋国若是妥协了,前面那些的努力白废不说,后面的事情,很可能更要照着他们无法预料的情况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天旋国担着骂名,他们都不太可能达成天成国提的许多要求。而即然天旋国不同意,天成国这边的选择却十分的多了。他们可以换其它的合作国,并且同样他们合作的一些条件,即便这个合作国换了人,不见得比与天旋国合作更加有利,但是只要愿意达到他们提到的一些要求,还是有利可图的。

    天旋国不同意,天成国即能当一个受害者来谴责天旋国,又能将所有的底牌都握在手中,反正这件事他们必然是占在道德至高点上发难的。怎么做都绝对不吃亏的,那可是好事中的好事!

    所以综上所述,此事天成国大大有利,他们抓住这个点,就能处于一个不败的地位。天成国的心思,都已经很好理解与掌握了。所以当两国谈的不妥,那么谈崩了,两国最后达不成这个协议。两国其实在此前的大量人力物力,那就白白废掉了,这对于天成国来说,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坏处的,他们也是有损失的。

    而这一点想法,除了天旋国和天成国的其它国家,都是很希望如此做的。之前都能挑拨,现在同样也能如此。

    而综上这些情况看来,这有别国人参与,意图就是想破坏天旋和天成两国的合作动向,进而破坏两国的关系,那是十分有可能的!

    裕王心思这么一转,顿时也明白这一点。其它的天成国的使者们,脑子自然也是够用的,其实一想也想到了这里。

    但是现在他们知道归知道,但是他们却不能认头此事。就算是别人挑拨又如何,先前天成国能与天旋国达成合作意向,那么就是天旋国是他们最满意的合作国了,想要换一个,所以费的功夫可就更多了。就像有些两国商谈的一些协商的各条各项,这是专门为天旋国天成两国商交,经过两国国情而商量想的策略,再换一个国家的话,那就得从头再来了,真的不是随便说找什么国家合作就合作的。

    而这些国家就算是想要破坏两国合作关系,他们也不能认。这到底是个机会,不论是什么人吧,他们就得认定是云苍做的。

    钟志作为当事人,看到裕王等天成国使者面露难色,他自然也想到这里了,冷笑一声:“天旋国当真是没有诚意,本世子在天旋国京城被打,天之脚下。之前本世子在这京城里也不是第一次走,为何哪一次都没有事,偏偏是有些与苍王爷的流言传出去的,这个当下发生了这件事吗?而且当时苍王爷就在现场,其间,本世子的马惊了一下,本世子从马上被甩下来时,苍王爷却不是先照顾本世子,而是去追了那匹马了,这难道不很奇怪吗?本世子难道还不如一匹马的命贵重?”

    钟志冷沉着脸,眸子阴阴的:“而且那苍王爷离开后,那两个汉子便向本世子发难了,本世子说什么,他们就是打本世子。而等苍王爷回来的时候,那两个汉子已经走了。苍王爷见到本世子倒地不起,竟然也没有要上前扶本世子查看的意思。这其间种种的古怪巧合,若是说苍王爷没有做什么,本世子万万不信。”

    钟志冷看着看天旋国几个面色不好的代表道:“依本世子来看,这正是苍王爷因为之前的流言,却因为无力反驳,想要借此机会,向本世子下手。一来可以因为不救本世子,脱离那个流言的风浪圈中,二正是因为这苍王爷,本身就是有二心,或者嘛……苍王爷本身就是故意如此做,因为他不满于本世子这个无辜人,最后拖累了他。”

    “说白了,这正是苍王爷在向本世子报复!苍王爷即是天旋帝的皇子,竟然胆敢做这样目无王法之事,本世子今日定要有个说法。若是不能让本世子满意,哼!”

    裕王也沉着脸道:“依本王之见,这也正是苍王爷报复之行为,诸位多加的狡辩,是不想与天成国继续合作找借口吗?若是天旋国如此不欢迎我天成国,本王明天便可以带这些人离开,再不跳入天旋国半步!”

    这话说的当真是严重。

    左都御史李大人面色微变,却是与京兆府尹对视一眼,京兆府尹道:“各天成国的诸位贵客先别急,本官敢于说这两个是天南国的密探,派来破坏两国的友好,自然是有证据的。上证据!”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