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女狂后 > 1714,探询山路下
    却说这一边,李王两村村民被带动起来,跟工部那边都忙活的热火朝天的。 而户部这边得到了大概的情况,也得回去回禀一下,然后再过来的,就得开始弄户籍了。

    这个就要两城一起来办了,也正好刚开始弄李村这边有些忙,而户部那边还得走个程序,时间正好是能错开的。

    以云苍的身份,刚开始陪着走去看看状况也就是了,根本是不需要天天跟着跑,风吹日晒的,他又不是工部的人,真要上前,也未必说的对什么的。

    他们本来就是要游山玩水的,这一点本来工部的那些人,跟村民闲聊的时候也是说过了,除了没说云苍和冰烟他们的身份外,只是隐晦的说了,身份不低,但是本来只是为了游山玩水出来的,现在却算是窝在这里不能走了。这是让王村的村民,对于云苍和冰烟他们一行人,更是感激又热情了。

    云苍冰烟他们跟村民的关系,更加是火热的加进中,而团团这种小孩本来就是精力旺盛的,云苍和冰烟反正没事,便带着几个人,团团指哪玩哪,几天的时间,将王家村周边近的地方都探玩了玩。

    团团玩的兴起,刚开始,还有些村民要陪着,但是各家都是有各家的活的,云苍和冰烟他们这会不事生产,人家总不能放了家中的活,一直陪着他们吧。

    村长那边没事要跟去看看动工的那头,想要天天跟着云苍和冰烟他们,也实在没法再变出一个自己来。本来安排了两个人,但是陪着走走,见云苍冰烟他们将附近都走了一遍,两人在陪同的时候,将哪哪的有问题的事,都跟云苍和冰烟他们说了,几人都记下来了,后期没有什么事了,再者云苍和冰烟每回出去,都要带几个护卫随旁保护安全,其实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之后这两个人也就不想跟着了。

    今天云苍和冰烟又带着团团聘为玩,一路上由着团团一通乱点,简直是指哪走哪,也是巧了,团团就指了头天上山的那条路。

    云苍与冰烟虽然心里是记着事呢,但是总归这一次是做两手准备出来的,能查到的是故然好,但是能带着团团玩玩,他们也不能让团团失望。反正时机也并不是十分成熟,所以由着团团玩,现在团团想进山里,却同样是个不错的机会。

    “团团上次进山里没玩高兴吗?还想去玩?”这会还没进山,由着冰烟抱着团团,团团本来趴在冰烟的肩头上,这会抬起头,冲着冰烟猛点两下头。

    冰烟摸摸团团小脑袋,看了眼云苍。

    云苍道:“那就进去看看吧,不过进去后,你必须要听话,否则没有以后了。”云苍的神色很严肃,团团听没听懂,记没记上在心上不知道,但是却认真的猛点头。

    云苍搭着冰烟的肩膀道:“那就进去逛逛吧。”

    云苍和冰烟达成了共识,这事自然是成了,有村民看着还要劝劝,只不过看着团团兴致冲冲的,这个时候正手舞足蹈,还一通拍云苍和冰烟的马屁,说什么爹好娘好之类的。这样活泼可爱的孩子,实在让人不好说出拒绝的话,再者云苍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进来了,也是有经验的,村民看到了,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询问了需不需要人带进去,得到了挽拒的说词,他们也乐的轻松,还有其它的活要做呢,他们可真没有这些贵人们的轻闲。

    一路上就跟上次进山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团团再进来,还是特别兴奋,在看到上次摘花的地方,更是兴奋拍手:“花!花!”

    将花采下来,团团小胖手握了几只,给自己和冰烟一人戴了一朵,竟然还呵呵笑的送了云苍一朵,云苍那是眉头一挑,面色有些发黑。一个男人头上戴花?那像什么样子,他又不是油头粉面,那些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内心是接受不了的。

    团团可不管云苍心里想什么,反而手中多出来的一朵,还送向了黑宇。黑宇一见团团的意图,便立即腿脚往后,特别隐晦的往后退去,然而难逃云苍的魔爪,硬是没躲开,团团也坚持呢,由着冰烟抱着,硬是急着要亲手亲到黑宇的手中。

    其它的跟着过来的护卫,内心却是难掩一丝窃喜,有的时候没那么讨小世子欢心,也是有好处的,比如这种事……

    团团不敢将花往云苍脑袋上戴,可是他敢给黑宇戴啊,黑宇再黑脸不想,可是看着团团那软萌可爱,特别期待圆溜溜的表情时,僵着身子扳着脸,没有再退下去,已经被团团给按到脑袋上了。

    要说团团手那么胖乎乎的,这插花的动作还真是准的很,花都戴上去了,黑宇再说拒绝,那算不算是违反主子的命令呢。虽说也的主子只有云苍一人,可是现在小世子,可是主子唯一的儿子,很喜欢的孩子,那将来也是自己的主子,这个时候拒绝主子,又跟他内心深处认定的,产生了强烈的违和感。

    黑宇扳着脸,内心却是崩溃的……

    云苍看着这样,差点被玩坏的黑宇,瞧着那扳着的一张脸,明明是生人勿近气质的人,跟随来的护卫,都趋吉避凶的向后退了几步,远离了此时要抓狂的黑宇。

    那乌黑的头发上,一朵花艳艳的野花,绚烂而艳丽,配上黑宇这张脸,怎么看怎么违和,却特别有趣。

    云苍轻笑一声,手听花却没有放到头上,不过别到了衣襟那里,没有丢掉,团团对于自己爹的要求,明显是差别待遇的,看到这样,他已经很开心了,拍着手笑呵呵的,手指头往里面一指,得,大家得一起往里面走。

    越走越远,团团的兴质还一直挺高的,当初进山里时,一直听着村民对于山上各种讲解的,又要躲避村民们设下捕猎野味的陷阱。

    黑宇走上前道:“主子夫人,属下已将陷阱记下来了,请由属于带路。”

    “好。”云苍点头。

    黑宇手中持剑,有些陷阱他是知道的,但是依旧小心谨慎的。怕就怕在,那些有些没有想到的陷阱,好在一路上都有惊无险,越走越往深入,渐渐周围的树林越来越密,就连原本一直还有乐趣的团团,到后来都很是紧张的抓着,由冰烟换到云苍抱着的,云苍的衣服。

    云苍抱着团团,微压着团团的头,时不时的摸摸拍拍团团的背,团团抱着云苍的脖子,有着自己爹抱着,团团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圆溜溜的眼睛,还是充满着好奇的注视着周围的景致,那个树在以前没有看到过,长的好有趣噢

    还有那堆草,为什么看起来像是一只小马呢,脑袋伸的好长……

    团团渐渐被这些吸引,倒是没注意其它的。

    而云苍与冰烟还有黑宇等人,却感觉特别不对劲,走着走着,他们便停下来了。

    云苍四下望望,四周的山林密集非常,但是总归该是有迹可寻的,但是越是往里走,越是感觉四周好像是一样的一般,让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再往里面走,怕是很容易会迷路吧。

    冰烟紧抿着唇,眯眼四下看看,轻声道:“不对劲啊,看着明明路程是有不同的,但是我怎么感觉,继续往里走的路,都是在走同样的路。”

    就是这里不对劲,明明感觉路程是不一样的,但是他们就是感觉,他们根本没有继续深入进去。说起来有些可笑,但是他们的感觉都挺敏锐的,总觉得这情况是有些诡异的。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难题就是,他们不好在附近树木上弄什么记号,他们是秘密来的,不能被发现,起码现在是不能被发现的。

    而后冰烟想到,将几个树或者草摆弄些造型,弄出细微不同的差别,再继续往里走走看看,大约又走了两柱香的时候,当云苍和冰烟看到两个绑在一起的长叶草时,心里沉了沉,果然刚才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真的没有走进去,而是一直在重复着走一个地方,这山里竟然有这样给人迷惑的地方?

    云苍冷眼扫视着周围,渐渐感觉到不对劲,黑宇此时也低声道:“主子,这些树的生长地方,似乎有迹可寻。”

    冰烟也点头:“说的没错,仔细看着,都是有一定的规律,但是却不是全部都按照一个规律来的,这是一个阵法?”

    云苍点头,抿唇盯着阵法半晌不语。

    同一时间,动工的人回来了一批,王家村村长便在其中,刚一回来喝了口水坐下歇脚的他,便问人:“两位贵客呢,现在可是在休息?”

    “哎,贵客家的小少爷吵着要再去山里,他们进山里去了。”

    王村长面上明显一变:“你们就放任贵客进去,万一出事怎么办!我不是让你们跟着吗!”

    “村长没事的,他们带着护卫的,而且也不会走远的。”

    王村长却已经坐不住了,气道:“叫几个人跟上来,马上进山里寻人!”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