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女狂后 > 1654,真是猪队友上
    曲烟看着那女人,吓的先是流汗,然后自己先哆嗦起来了。

    现在看到这无事的女人,谁还不知道她们是故意去讹诈胭脂坊吗,之前就算是有人怀疑胭脂坊的胭脂不对,本来都要去看了,现在也定然完全不需要理会,两个故意诬陷的人了。

    曲烟其实是个蛮聪明的女子,但是这个聪明,若是不用在算计人身上,她这份聪明还将保留更久吧,现在她也就得用这份聪明,去来运转着看着她到底要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天大的难题。

    现在再抓着之前的事情不放?

    就算是曲烟恨胭脂坊恨的要死,但显然这情况现在也是不行了,你有什么证据和说词说啊。那怎么为自己解决难题,那人会帮她吧,还会帮助她们的吧,这事原也是那人来找的她,这个时候怎么可以不管她。

    曲烟恶狠狠看向地女人,突然间,脑子什么一晃动,她突然有了主意,冲着已面色不善望着她的府尉急道:“大人,民女冤枉啊,之前胭脂坊的总总恶习让民女遭了大罪,听闻有人来告胭脂坊的罪,民女也想借此将胭脂坊做的不人道的恶事说出来。至于这位小姐说的事情,民女是完全不知道,请大人明查啊!”

    那女人本来就颓下去了,听到曲烟的说词,那女人也一惊,呼吸一窒,面色涨红着明显是想想说什么,曲烟却是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道:“大人,民女说的是真的啊。”

    那小姐哆嗦着唇,眼眶发红,抿着唇也不说话了,她也是没有法子说什么。

    年婷等人却是注意着这两个,事件一暴露,便闹内讧的人,而年婷他们几人想着的却是,这事难道刘管事事先知道了吗,这事的这个大反转,难道是刘管事弄的吗,刘管事什么时候知道的,并且解决的啊?不然怎么在完全于他们不利的情况下,来这么个大反转呢。

    其实当初贺芳找到曲烟和这位小姐,都是私下做的,别人是不知道的,刘乔楚与冰烟他们,之前对于原料的事情,他们也是觉得有些奇怪,可是对手想要用着法子做,他们也不知道,而且是不是真的只是巧合,他们也没法肯定呢。只能加派人盯紧点而已,但是对手在暗,他们在明,有些事情,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的,就比如这一回。

    刘乔楚其实心里也急着不行,他先想着先摸清楚这身后的想做什么再说,哪里有什么先见之明,还能将这事情发展到这情况下还反转了。

    而事实上,其实贺芳找到曲烟和这女人,并且与胡西冠想出的计划,真说起来,还真是挺完美的。因为这一回,就连冰烟和刘乔楚流风他们,见到原料那边有事了,他们第一反应也是觉得,可能这人想要断他们的原料,来进行阻碍他们发展的可能性更大。至于其它的,不是没想过,但是他们必竟不是先知者,哪能将对手的想法想的一清二楚。

    原料之里,自然是会给冰烟他们带来一些麻烦,而且缺的不是一种两种,这事闹大了,冰烟这胭脂坊本来就是个件麻烦事。而这女人用了胭脂坊的胭脂毁了容,这才是这个环节中,最重中之重,并且对于接下来给胭脂坊毁灭性打击的事情。胭脂坊的东西是不错的,可是这名声若是败坏了,你再付出几十倍的努力,流失的那些客人也不一定会回来,有些客人流失了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这种损失其实是十分毁灭性的。

    而这胭脂水粉呢,跟那些日常生活必须品来说,比如柴米油盐还是两个性质的,有些粮食就是明显成色有些沉了,但是价钱低些,这都是能吃的,饱肚的东西在没有条件计较的情况下,人面对于食物的要求其实并不是那么强。

    但是胭脂水粉呢,像是冰烟他们这个胭脂坊,这都是有钱人家,不愁吃穿想要让自己更美更招人才来研究的,在意的那就更多了,有的时候只是一个感觉不对,可能就不会再光临了。这种高消费品,要讲究的太多了。在再加京城这地方,就算是胭脂坊做大了,依旧有其它的胭脂坊与其竞争,胭脂坊倒了,会有更多的胭脂坊再建起来,真的是完全不耽误,这种丑闻就相当的致命了。

    但凡有人觉得这胭脂坊的东西不对,胭脂坊就很难做下去了,就算是解决了原料的问题,到时候胭脂坊也没有救了。而这还不仅仅是贺芳和胡西冠他们的最终想法。因为就是这样,以云苍和冰烟的身份,这胭脂坊也很可能依旧做下去的,到时候冰烟的身份若是暴露了,京兆府这边就算是按章办事,也不会判的多过份,这对于吞并胭脂坊来说,于他们达不到十足的效果。

    那么就有接下来的事情了,曲烟的出现,就是为了推动这件事,对,就是要去胭脂坊的制作坊那里。胡西冠之前派人紧盯着苍王府的人,冰烟也不止一次出府了,可是胭脂坊那边出了事,冰烟这方面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视。而且她便是上街去逛,也并没有去过制作坊。

    刘乔楚那边在胭脂坊那里也是来来去去的,但是他们派人盯着,竟然也没有找到制作坊的所在地。

    在说冰烟这胭脂坊里生意好,一个就是给人的感觉,每个人进来后,都被人当成坐上宾一样特别的尊敬,这一点来说,身为有身份的贵人,这种尊敬她们平时就没少感受,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依着你的适应对来为你挑选,并且挑选的极为精细的程度,好像每买的胭脂,就是为自己量身定作的这种,才是真正让这些贵人动心的。

    而冰烟这口脂的做工,贺芳既然是用过的,她自然也是清楚的很,确实是很好。若不是很好,她看到了广阔的是利益,他们也不用为了利益,就冒着得罪苍王府的风险做这事。

    商人逐利,这是永远不变的道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