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兵甲三国 > 第504章 生死关头
    寒风瑟瑟,如泣如诉,令人断肠,如思念夫君的妻子的呜咽。西凉地界的天气之寒,更甚于关内,才进入十月,已有风雪欲来之势。

    狄道城下,正上演着一幕惨绝人寰的大战。

    随着激烈的战鼓声,无数的士兵抬着云梯冒着箭雨,喊杀着向城墙边冲了过来。

    咻咻咻

    城楼上的箭矢倾泄如雨,百余名凉军将士连哼都没有哼一声便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但是,绝没有人退缩,前面的士兵倒下了,后面的士兵立刻就顶了上去,踩着前面士兵的尸体继续向前冲,始终维持着进攻阵形的完整

    西凉人的悍勇,来自于大军之前的马,“神威天将军”虽然近来屡战屡败,那是对上了如同天神般的燕王,但是此刻面对的则是昔日的西凉将士,而主将阎行也不过是马的手下败将,这些人便像打了鸡血一般狂。这就像六年级的小学生被初三的学生揍了觉得是应该的,但是遇到五年级的小学生,自然是个个奋勇向前。

    在折损了数百人之后,西凉军终于攻到了城楼之下,数十架云梯高高的竖起,然后活梯高高往上抬,锋利的搭钩闪着寒光,狠狠地搭在的墙头,无数的凉军士兵争先恐后的往上爬。

    城楼上,一锅锅沸水倾盆而下,烫的正在舍命攀爬的西凉士兵皮开肉绽,惨叫连天。一个个长叉,拼命的将云梯往外奋力推开,云梯上的士兵随着一声声惨嚎像石头一般飞坠摔落在地。更要命的是那一勺勺滚烫的金汤,简直就是催命毒药。所谓金汤就是烧得滚烫的粪汁,一旦被其烫伤,伤口就会被粪汁里的细菌感染,在这个没有军医、缺少药品的时代,伤口严重感染就意味着死路一条。

    西凉人悍不畏死,以战死为荣。即便城下尸体堆积如山,攻城的士兵还是前仆后继的向前冲,不少士兵冲上了城头,浴血奋战。

    城楼上,狄道城守将阎行,披头散,如疯如狂,手执钢矛,对着爬上来的敌兵奋力刺杀,枪影闪动,一个又一个的敌兵被他刺落城头。

    一场血战一直从早上战到中午,城上城下尸骨累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如果此时公孙白在场,一定会非常心痛,因为交战两方都是大汉的子民。

    终于,随着城下的鸣金之声响起,攻城的士兵纷纷退了下去,停止进攻。

    阎行全身浴血,手中长枪指着城楼下哈哈大笑:“马小儿,不过如此。”。

    马笑道:“我怕你阎行活不过三天,区区两千多守军,我看你等还能坚持到几时。”

    说完一挥虎头湛金枪,率领大军缓缓退下。

    休整了一个多时辰,马又卷土重来,这次比上午拼的更为激烈,连马都跃上了城头,大杀四方。惊得阎行率着数十名精悍的百战老兵一拥而上拼死反击。城楼上空间狭小,马施展不开,鏖战了许久,才退下城头。

    这一战,城楼上下又扔下了上千具尸体。阎行拼力死战才击退汹涌而来的敌人,避免了城池陷落。

    然而他知道这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破城只不过这两天的事情。

    城墙下的马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端坐在沙里飞上,冷冷的注视阎行在浴血奋战,那神情好像老猫在戏弄老鼠。他就是要阎行战得筋疲力尽,然后再亲自出马一举擒获,以泄几个月以来心中的怨愤。

    日落之时,攻击最为凶猛的南门之兵终于停歇。阎行松了气,望着城下的凉军久久无言。

    城上城下横七竖八的躺着战死的士兵的尸,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味。

    至于其他三门,他倒也不是很担心,毕竟马的云梯全部集中在南门,而且南门集中了马的最精锐之兵,而其他三门,用得普通攻城木梯攻城,在神臂弩的辅助,再加各式守城器械之下,要想攻上城头简直就是笑话。马的四面齐攻,无非是为了让他分兵守之,降低东门的防守力量。

    他望着马缓缓的退去的大军,转身问道:“其他三门情况如何?”

    边上的亲卫队率急忙道:“除了北门的马休,其余两门均已随马退兵。”

    阎行冷笑一声,提着钢矛便下了城楼,飞身上马,奔往北门而去。

    残阳如血,北门城下依旧在展开激烈的厮杀。

    一架架攻城木梯架在城头,无数的西凉士兵沿着木梯拼命的往上爬,然而不是被城头的滚石擂木砸的头破血流,就是被金汁浇得皮开肉绽,还有整架木梯被推倒,砸伤一大片的。

    没有云梯,除非人海战术和持续不惜一切代价的狂攻,否则是不可能破城的,现在马休就是想不惜一切代价的拼掉北门的守军。

    阎行在众将士的簇拥之下,飞登上城楼,正见到敌军大旗之下,马休正舞着长剑,歇斯底里的指挥着众将士前仆后继的向前冲杀,甚至连连斩杀了几名退缩的西凉军。

    阎行不禁勃然大怒,怒声道:“取我弩来!”

    身后的亲卫队率立即递上一张神臂弩和一枝长达六尺的狼牙箭,递给阎行。

    阎行二话不说,装箭上弩,箭头森然瞄准了大旗下的马休。

    马休距离城下的距离已达三百步以上,按照常理来说,这是个安全的距离。即便是大黄驽,在三百步之外也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更重要的是,普通的将士,根本就没办法瞄准三百步外的目标。

    但是,神臂弩能,阎行能!

    咻

    破空声起,强劲的劲道之下,那狼牙箭如同一道流光一般,一闪而逝,直奔马休而去。

    马背上的马休,正在声嘶力竭的吆喝着,这时一名小校急匆匆而来,高声喊道:“二公子,传主公令,天色已晚,请即刻撤兵!”

    就在马休回头那一刹那,刚要说什么,那道流光已如电而来,恰恰避开了马休的视线,堪看射中马休的脖颈。

    噗

    那箭破颈而出,马休手中的长剑跌落在地,双手在空中乱抓一通,想要抓住什么似的,然后噗通一声坠落于马下,再也起不来了。

    狄道城北门城楼,无数的公孙军将士纷纷欢呼了起来,而城下的西凉军则霎时大乱。

    夜已深,更深露重。

    狄道城北门,阎行手持钢刀屹立在城楼上,黯然的望着北方,叹道:“终究是等不及殿下的援军了。”

    马休被射杀之后,马愈悲愤欲狂,接连一整天的疯狂进攻,只杀得城头上下一片尸山血海,不但西凉人死伤了三四千人,而两千多公孙军也只剩下一千三四百人,而且负伤者甚多,如此以来,恐怕坚持不了两天了,除了撤退,别无它途。

    “叮”一个铁钩钩上城楼,几个士兵急忙守住铁钩旁,一个公孙军缓缓的爬上城楼,飞奔向阎行。

    “禀报将军,敌军并无动静,除了巡逻士兵,均已熟睡。”

    阎行点了点头,朝城楼下望去,除了城楼上寥寥的放哨守军,一千多骑兵已经北门内集结完毕,整齐的等待突围的命令。

    阎行正要朝城楼下走去,突然听到城内传来一阵巨大的喧哗声,不禁脸色大变,急忙快步奔了下去。

    一个百人将飞奔而来,不等他开口,阎行已愤怒的咆哮道:“何事喧哗,难道你们生怕叛军不知道我等要突围吗?”

    那百人将哭丧着脸道:“城中百姓闻听将军要弃城突围,担心被叛军所害,故全部集结而来,欲与将军同进退。”

    此次马绕行入陇西郡,轻骑而来,原本就是一路劫掠而来,无数无辜百姓被惨杀,无数良家女子被数日前被破的安故城,因为助公孙军一同抵抗叛军,结果城破之后,城中两万多百姓被杀了将近一半。

    这就是兵灾,三国时期人口急剧减少,几千万人口在赤壁之战后十不存一,兵灾、瘟疫、饥饿和旱灾是其主要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新野的百姓要随刘玄德渡江的原因。

    阎行又惊又急的说道:“我等不过一千余兵马,若是带着数万百姓突围,岂不是等着叛军将我等斩杀干净?”

    他急忙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数万百姓正乱哄哄的集结在一起,喊叫声和哭声一片,他们牵老携幼,有的背着行李,有的推着独轮车装着重要物品,有的挑着担子,犹如落难逃荒的人群一般。

    几个年长的百姓被推选为代表,正和几个将领在大声的交涉着什么。

    见到阎行走了过来,全场哄乱声戛然而止,数万百姓在那几个年长的百姓的带领下,黑压压的跪倒一片。

    “请将军勿弃我等!”

    阎行呆呆的望着地上的百姓,久久无言。

    许久,他才高声喊道:“诸位父老乡亲,非是阎某愿弃诸位,只是叛军逼得太急,若我等率诸位一起突围,必将全军覆没。今既承蒙各位父老乡亲信任,阎某就再坚守两天等待燕王的援军,若两天之后……”

    他的话尚未说完,突然城外传来一阵震天动地的喊杀声。

    阎行脸色剧变,高声喊道:“上城楼!”

    公孙军一阵大乱,乱哄哄的朝四道城门奔去。

    一骑飞马奔来:“将军,西门敌袭,请将军去救应!”

    阎行飞身纵上自己的坐骑,怒鞭而去,飞奔西门。

    刚刚奔到西门城楼之下,城楼上的守军已经沸腾了,激动的欢呼声响彻城楼上空:“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阎行只觉眼中两股暖流差点夺眶而出,急忙三步并两步的奔上了城楼。

    月光下,远远看到西门的马铁西凉军一片大乱,一大片如同浪花翻滚般的骑兵,呈碾压之势,杀得西门的西凉军溃不成军,纷纷往两边奔逃。

    很快,那一片如云似雪的骑兵就将西门西凉军彻底冲垮,如风一般奔了过来。

    冲在最前的一员猛将,白马银枪,挑着一个人头,飞也似的冲到城楼之下。

    “阎将军,常山赵子龙前来助你!”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