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国重器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抽屉服务器
    对于后世的中国人来说,提到大化项目,最多印象的还是px,也就是对二甲苯,英文是pxylene,一种芳烃类化合物。

    它的出名说白了就是得益于新世纪反智主义的盛行,与对tg底层执行力绝望的混合化学反应。

    在理论上来说px项目可以视为无害,因为所有高致癌和高污染中间产物都要经过处理之后才向大气排放的。然而在理论上,大沽港口还不应该发生火灾和化学品爆炸呢。问题大家都清楚不仅是公信力的问题,而是很多底层乱象就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

    胡文海晃了晃脑袋,将跑远的思绪收了回来。px和pi项目一个字母之差,其实东西也都是差不多,同属于芳烃类聚合物。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两者之间就好像铁和钛之间的区别一样大。px的成本低,因此而适用范围广泛,但是性能上就只能说是一般般了。

    而pi,也就是聚酰亚胺可以说简直就是芳烃类高分子化合物中的贵族。px能做的它都能做,px不能做的它还是能做。

    当然正常来说没人会用pi去做px的事情,因为pi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在薄膜领域,pi有一个诨号,被人称之为“黄金薄膜”。不仅是形容它的应用范围广、性能极其优秀,而且也是形容它的昂贵。

    聚酰亚胺的耐高温性能达到400摄氏度,能够在零下200度到30度之间长期工作,没有明显熔点并且超高绝缘性,是最高级别的绝缘材料。它的用途遍布航空航天、微电子、纳米、液晶、激光、分子渗透等等领域。如果要胡文海把它的性能完全介绍一遍,说上六千字恐怕都讲不完。

    一般来说如果有人问他这东西重不重要?当然重要!比亚迪的高端锂电池这东西未来还要靠进口解决的!哪怕到了21世纪,中国大化项目遍地开花的年代,pi的产量全国每年也只有可怜巴巴的一千五百多吨。对,胡文海绝对没有记错小数点,这东西就是全国也只有一千多吨的产量。

    不用问,pi薄膜就是解决锂离子聚合物二次充电电池的关键技术。当然。不用pi也是能生产锂离子聚合物电池的,只不过在性能上就不太好看了。

    何况这东西不仅是锂电池需要,大把的高端军品、工业品、航空航天……

    总之胡文海设想中的好多“帝国玩具”,没它还真是不行。

    简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种“牛逼”到爆的材料就对了。

    而类似于这种“牛逼”到爆的技术要出口扩散,总意味着一大堆的麻烦事。

    亨特杜邦仔细想了想,好在他确实不是草包二世祖。而是一个很有能力的接班人。很快,他就将pi的资料从脑海里找了出来。

    杜邦是聚酰亚胺材料的发明方之一。早在美帝六十年代就已经对这种材料投入研究。到八十年代,杜邦已经是pi材料的全世界主要生产者。

    胡文海的这个要求,不啻于是在挖杜邦的根子。

    然而话又说回来,pi再怎么性能优秀,终究产量就在那里。这东西价格高是高,但生产成本和产量、产量同样都很成问题。

    也就是说,它的市场总量是有限的。

    而三代水锂电,在理论上这东西甚至能对石油动力造成威胁。

    这就太厉害了,水锂电理论上的应用市场。是远远超过了pi的市场。能够为杜邦带来的利润,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选手。

    要知道在中国,企业是属于国家的。而在美国,国家则是属于财团的。

    像杜邦这样的两百年老字号,几乎是与合众国同辉的选手,想操纵国会通过一种技术出口给蜜月期的中国,真的不要太容易。

    还是那句话。中美蜜月战略期中,不是美国人封锁不卖,而是就算肯卖中国也只能摸着兜里的小钱钱蹲墙角画圈圈。

    太tm穷啊!

    胡总的厉害之处就在于,他买东西从来不自己掏钱……

    一般来说,对方还得倒找他钱,然后还得握着他的手。无语凝噎,最后再来一句——

    “好人哪!”

    莱昂纳德、西蒙克雷、比尔休特利……

    反ibm联盟的一群人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胡文海操作的这个东西,就在洛伊尔公司的会议室里,一整面墙上都堆满了一格格的框架机柜。

    只见胡文海从墙角提起一个不超过二十厘米的扁平长方体金属盒,然后像是用抽屉一样,小心的塞进了框架机柜里。

    只见塞进去的金属抽屉上的指示灯闪了闪,然后就开始常亮起来。在会议桌上的显示器顿时出现一排排的代码。坐在显示器前的西蒙克雷敲打一番,兴奋的挥了挥拳头:“好了,系统已经载入新的抽屉,可以进入并行计算网络了!”

    这间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拿到外面去,都是能在计算机行业跺跺脚就产生一次地震的大人物。

    然而他们此时就好像一群孩子,振奋的看着这占据了一整面墙的机柜。此时的机柜墙不过用了四分之一的面积,绝大多数地方都还是空着的。

    然而即使如此,这些“大人物”们,仍然笑的好像一个孩子一般。

    从机柜的“抽屉”口看进去,密密麻麻的连接线出现在机柜的背板上。随着数据的流动,这些背板上的指示灯仿佛星星一样不停的眨着眼睛。

    这些数据的星星,最终在这里汇成了数据的银河。

    “我把这种服务器组成模式称为抽屉服务器,将最基础的pc功能集中到一块主板上,这样可以将计算资源集成化,并且极大的降低增加计算资源的成本。”

    胡文海侃侃而谈,介绍着这个他自己亲自动手,花了一周时间鼓捣出来的东西。所谓的抽屉服务器,其实说白了就是刀片服务器的八十年代版本。

    因为还做不到刀片服务器的集成度和体积,所以计算单元只能做成抽屉一样的体积。但是这并不影响抽屉服务器的灵活部署优势,它和刀片服务器一样,是低成本、大计算量商业服务器的最佳选择。

    这东西看着好像挺高科技,但说白了还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负责数据预处理的是dec的小型机,数据传输的技术是思科提供的,惠普贡献了低成本的主板和计算架构,苹果则贡献了60架构下的丰富计算资源。

    胡文海自己的贡献主要就是两点,一个是把各家反ibm联盟成员的力量集成起来,另一个则是贡献了热插拔技术。

    当然,热插拔本来也不是什么新技术,在大型机领域这项技术是早就被广泛应用的。不说别的,传说中艾尼阿克每分钟爆三个真空管的水平,要没有热插拔,大型机还要不要工作了?

    胡文海要做的,就是把热插拔技术移植到“抽屉服务器”的pc体系上来而已。

    如果什么基础都没有,给胡文海十年的时间他也搞不出这个寨版的抽屉服务器来。但有着几乎整个美国计算机行业的支持,他的工作真是不要太简单。

    抽屉服务器,这是胡文海对ibm的致命一击。

    嗯,虽然很不好意思,不过也是对西蒙克雷向量机体系的致命一击。

    不过八十年代西蒙克雷也早就已经意识到了向量机的局限性,在向并行计算方向考虑了。也正是因此,他反而是在场众人里,对胡文海的成果感到最为震惊的人。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有的技术并不是水平多么高超,而是思路没有打开。没人点醒,恐怕永远也想不通。

    显然,胡文海这个抽屉服务器的设计,将会无比深刻的改变整个计算机行业。

    刀片服务器的出现,让超算的硬件设计成了刀片的堆积和挑战交换机带宽的游戏。这样一来,超算军备竞赛的序幕,就算是彻底拉开了。

    接下来的世界,肯定是一个超算不断挑战计算速度极限的历史。在这样的历史里,超级计算机之父西蒙克雷将会如鱼得水!

    dec的奥尔森看到了抽屉服务器需要的数据处理小型机市场,惠普看到了抽屉服务器对“抽屉”的庞大需求,莱昂纳德看到了抽屉服务器并行处理对交换机市场的开拓,史蒂夫乔布斯看到了60体系下麦金塔电脑巨大软件资源的应用方向……

    在这个体系里,除了没有ibm的位置,几乎所有的pc厂家都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当然最关键的是,终端用户将不再有对硬件发展的“用脚投票权”。服务器到终端模式下,服务器的配置将会成为行业内部分蛋糕的盛宴。

    嗯,我们是为了打倒邪恶霸权ibm聚集起来的自由联盟,绝对不是行业垄断协会的雏形!

    话是这么说,但怎么看这群人,笑的都是这么阴险啊!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