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国重器 > 第六十七章 开会
    1985年的元旦,501厂的职工们过了一个肥年。 厂子里生产了将近半年的拟真机项目,为501厂带来了大量的利润。

    尤其是中航技向巴基斯坦和美国出口的两批项目,虽然后者还没有交货,但定金已经打到了501厂的账上。两笔外汇收入留成,加在一起也有小10万美元,可以买到不少平日里根本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比如说彩电,比如说冰箱,比如说洗衣机……

    各种家用电器虽说不能敞开了供应,但评分抽签还是没有问题的。偏重一线岗位,历届各级劳模,双职工,工龄,职称等级,同事评价这一项项的加起来,然后在一个范围内大家抽签决定。

    没有抽到的也不用着急,因为这次501厂还准备了更多的“年货”。像什么豆油、猪肉、面粉就不用提了,国产的黑白电视,大二八自行车,收音机,的确良布料之类的,倒是可以敞开了发放。

    但在丰盛的年货背后,却是501厂职工们食不知味、忐忑不安。

    “伊厂长,我可听说咱们厂要卖给个人,变成私人企业,这不太可能吧?”

    拿到年货的职工并没有都急着回家,原来的501厂技术科科长,如今已经变成后勤科总务三室主任的洪一觉,他这个办公室工作是主管厂区的清扫和绿化维护,基本上——就是个扫大街的头了。

    看着别人都大包小绺的往家搬东西,再看看自己手里这点猪肉豆油面粉,洪一觉心里能平衡才见鬼了。可是要知道,这在八五年还是个凭票供应的年代,他这份元旦年货,已经比绣城绝大多数工厂职工丰盛了。

    被他拦住的伊月副厂长今天也是收获不小,但该死的胡解放带头宣布他不拿外汇换的年货,其他管理层的同事们自然也就不好去要那些电视、冰箱。

    伊月副厂长选了一台昆仑牌的12寸黑白电视,早就让媳妇带着家里孩子喜滋滋的搬走了。如今他是两袖清风,但看着洪一觉那摸过猪肉的一手肥油,还真不敢就这么让他碰一下,不然自己这新衬衫变油了,可不心疼死他了么?

    “别信那些街头巷尾的流言,做好工作组织上还能亏了你么?”伊月有些不耐烦的呵斥一番,皱眉道:“好了好了,你赶紧让开,我还等着回家呢。”

    “伊厂长,您就给句准话,国家到底是不是要卖了501厂?”

    “卖不卖是你能插手的事情吗?等着国家安排就是,管那么多闲事干嘛!”伊月像是赶苍蝇似的,绕着洪一觉打了个圈,这才快步离开了。

    洪一觉手上拎着年货,倒真是追不上他,只好悻悻的看着伊月就此走远。

    而类似这一幕,也不知在偌大的501厂厂区里发生了多少次。整个501厂在元旦狂欢的表面下,早就已经是暗流汹涌。

    到了1月3号这一天,不仅是胡文海,就连王以纯都再也等不下去了。这一天一大早,王以纯带着绣城机械工业局局长章明杰同志并工业局一干领导干部,就驾临了501厂的厂部,立刻通知501厂所有厂委成员和会计处主要领导全部到顶楼会议室开会。

    而站在王以纯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换上一身利落毛呢西装的胡文海。

    一月在东北来说已经是很冷的冬天了,当501厂厂委成员和会计处的人喘着白气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早就已经严阵以待的王以纯。

    在他的左右两边,坐着的分别是胡文海和胡解放这爷俩。再往下胡文海这边是工业局一干领导,而胡解放这边则还暂时空着。

    已经多少听到风声的各位厂委成员默然的自觉坐在了胡解放的下首,随着501厂这边人来的越来越多,很快胡解放这一边的位置就不够用了。

    到了会计处的人进来,他们只能自己拿着凳子,在各位501厂厂委成员的身后靠墙而坐了。

    “好了,人都到齐,那我们就开始开会!”王以纯主持会议的经验丰富,501厂这点场面还算不得什么。他坦然自若的说道:“我先宣布一件事情,经由胡文海同志的申请,市委、市府研究之后已经决定,将501厂整体出售给胡文海同志。整个出售计划,已经由胡文海同志于市府领导班子达成共识,下面我来宣布一下,出售过程的准备事宜……”

    “等等,我不同意出售501厂!”

    王以纯抬起头,顺着声音看向胡解放的厂委成员这边,在他的下首第三位,一个人正激动的站起身来,大声的喊道:“501厂是国家的财产,怎么能出售给个人呢?何况是胡文海,他是什么人?刚十八岁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学生,市府在拿我们501厂几千名职工开玩笑吗!”

    “嗯。”王以纯微微皱眉,看向这人想了想说道:“我知道你,伊月副厂长是吧?很好,你的意见可以保留,但这是市委市府一致通过的决定,表达完意见之后你可以坐下了。”

    “王市长!”伊月并没有像王以纯说的那样坐下,反而更加大声的吼道:“作为一名501厂的厂领导,我必须向501厂三千多名职工负责!在这种时候我怎么能坐得下?请问你们出售501厂的决定,问过我们广大职工了吗?经过我们厂党委会同意了吗?这是乱命,我们不能接受!”

    “伊副厂长,你还有没有点组织性纪律性!”王以纯也不是吃素的,他当即拍着桌子大骂道:“这501厂还是不是国家的工厂,难道我们绣城市委和工业局作为501厂的上级,还做不了501厂的主了,你这是想要造反吗?”

    “501厂是国家的,但同样也是我们501厂职工的!就算是上级领导,也不能无视我们全体501厂职工的意见吧!”

    “501厂全体职工?你也配代表吗?”王以纯的战斗力也不是虚的,当即顶了回去:“我就不信了,这还是我dang的天下,什么时候轮到你代表工人了?”

    王以纯侧目看向旁边的胡解放,问道:“胡厂长,你反对上级领导的决定吗?”

    胡解放在众人的注视下,沉默了一下,接着摇头道:“报告王市长,我不反对上级领导的决定。”

    “那罗书记,你反对吗?”王以纯又问胡解放身边的罗力寇。

    罗力寇竟然想也不想,比胡解放还干脆利落的摇头大声道:“我老头可不反对,把厂子交给文海我放心。反而是交给我手下这帮废物,我怕已经入土的老同事们爬出来骂我!”

    罗力寇这一番话,说的可是让在座的所有501厂厂委成员们脸上五颜六色。不可否认的是,厂里的管理层确实一茬不如一茬,比当年刚建厂时候罗力寇、胡世武他们那一辈要差劲儿多了。

    “呵呵,伊副厂长,501厂的厂长和厂委书记都不反对上级决定,你说什么501厂全体职工的意见?”王以纯说到这里脸色一变,厉声道:“我再重复一遍,出售501厂是市委市府做出的决定,501厂还是国家的工厂,就轮不到你们反对!现在伊副厂长你给我坐下!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私下沟通,不要影响会议秩序!”

    伊月脸色阴沉的重新坐了回去,经过王以纯这一番申斥,终于会议室里暂时平静了下来,会议继续进行了下去。

    “关于出售501厂的准备工作,第一步是清理501厂的所有资产,包括不限定土地、厂房、设备、工具、物资、技术、档案、品牌、商标等等,包括有形、无形资产和流动资产、递延资产等内容。资产清理时间一星期,然后召开全体501厂职工大会,向全体职工公布整个出售过程和职工安置方案。产权转让方案和职工安置方案公示……”

    在王以纯和整个绣城工业局领导班子的威慑下,在胡解放和罗力寇的联合镇压下,整个会议至少是顺利的开了下去。不过在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胡文海收购501厂的战斗才刚刚打响,下面肯定会有一幕幕的好戏等待上演。

    所谓的国企改革,上层从来不是问题,国家实际上到九十年代就是迫切的想要把国企的包袱给甩出去。但国企改革之所以成为老大难问题,正是因为下面职工的问题非常复杂,难以处理。真正考验胡文海能力,以及是否能够达成他和黄秘书协议的,关键还在于后面能否把整个收购平安无事的进行下去。

    会议从早上一直开到了下班时间,直到工厂的下工铃声响起,王以纯这才宣布了散会。

    厂办大楼的外面,不知道多少得了消息的职工正在翘首以盼。伊月散会之后特意挑了一条僻静的小路,疾步向厂外走去,却不想突然半路杀出个人来。

    “伊厂长,我就知道您是站在我们职工这边的,一定不能让胡文海那个tuzaizi收购成功啊!”洪一觉堵在小路中央,趁机点头哈腰的表着忠心:“伊厂长,我是洪一觉啊!”

    “滚开,你挡道了!”伊月伸手将洪一觉扒拉到一边,唾道:“你也配姓赵?”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