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帝国重器 > 第十八章 考试
    罗力寇已经很久没有对501厂具体的人事任命指手画脚了,今年已经55岁的他,几乎是已经进入了办退休状态。

    人们也能理解他,这个老人为新中国、为501厂奋斗了一辈子,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但一个不怎么发表意见的领导者,当他发表意见的时候,就会为人们所重视。如果是胡解放发布这样的命令,作为科级干部的洪一觉还要再挣扎一番,但是罗力寇出面,他却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501厂技术科顺利的被胡文海置于了自己的麾下,全科十五个人,平均年龄33岁,十个人有初中文化水平,五个人有高中文化水平。

    这要是放在二十年后,怎么能相信这是一家上千人规模大厂的技术部门?

    但其实这种情况也可以想见,501厂的主营业务是精密机加工,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业务内容却是十年来几乎雷打不动。技术科不需要有任何创新能力,只要在上级发布要求之后,按表索引找出曾经的技术文件然后下发车间就算了事。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而上级对501厂态度从依靠到绝望,也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开始还会有一些技术公关的任务交给501厂,但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十次八次仍然是完不成任务,上面自然会将这家工厂从自己的名单中划掉。

    这里面不能说没有胡解放的责任,不过他上任也不过一两年时间,主要还是上一任厂长的问题。具体的就没法说了,七十年代的时候罗力寇也不得不靠边站了许久,厂子里上来了一大批没有技术能力的工程人员,技术水平荒废的不是一星半点。

    说实话501能够保持现在的技术水平,都已经是谢天谢地,只能说底蕴确实是够深厚。

    罗力寇将洪一觉当场赶了出去,亲自定下来胡文海的攻关小组组长职务。胡文海也没有客气,而是从自己随身的军绿挎包里,抽出了一摞八开纸。

    “为了让我能够对大家的能力有一个准确的认识,请你们把这份卷子做一遍吧。”

    胡文海抖了抖手上的卷子,一句话就让技术科里所有人脸上都变了颜色。

    洪一觉这只猴死在前面,底下这群鸡果然是乖了很多。哪怕心里将胡文海骂了个狗血淋头,却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坐下来答卷。

    考试的过程很和谐,胡文海也不禁止他们找资料、查数据,只是不要太明目张胆的交头接耳就行。卷子上的知识其实也不难,就是一些基础电路和机加工知识,最多就是在选答题里给出了几道模拟信号的处理题。

    还好,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些技术科的科员们靠着开卷考试和互相交流,吭吭哧哧的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将一张八开纸上的题给做了出来。

    胡文海收了卷之后,抽出几张大概扫了一眼,随后微微有些摇头的递到了罗力寇的面前。

    看到胡文海这无言的表情,罗力寇的脸色不由黑了起来。虽然相信胡文海的判断能力,但他还是将卷子接了过来,一张张仔细的看了一遍。

    过了半晌,罗力寇这次将卷子放回桌子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失职,是我这个做书记的失职啊。”

    书记管人事,罗力寇这倒不是往自己身上揽责任,而是确实感觉自己这些年没有管事,对501厂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在场的十五个人里,有一半的人连六十分都没有,甚至有的人粗看过去应该也就是个位数得分——也就意味着他们抄都没有抄对,这让人情何以堪?

    不过技术科毕竟还是有几颗好苗子,六十分以上的一半人里,六五年之前进厂的有五六个,然后则是这次考试的两个满分得主,都是刚参加工作一两年,年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高中毕业生。最难得的是,胡文海出的两道模拟信号处理题中,竟然有一个人真的答上了一道题。

    没有全军覆没,这让罗力寇的脸上好看了一丝。

    “沈倩哲是哪个?”罗力寇抽出一张卷子,看向技术科里的人问道。

    “罗书记,我是沈倩哲。”人群里,一个绑着双马尾、大眼睛小琼鼻的女生,有些怯生生的站了出来。

    “你对模拟信号有研究?”罗力寇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满意的问道。

    沈倩哲点点头,说到这个话题她似乎有了些自信,挺起胸膛说道:“我学过一点电器修理,电器维修杂志上讲过这个问题。”

    胡文海突然插进话来,问道:“那你来说说,模拟视频频道的带宽一般是多少?”

    “6到8mhz。”沈倩哲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很快答了出来。

    “逐行扫描和隔行扫描的刷新频率有什么不同?”

    ……

    沈倩哲愣了一下,咬着嘴唇想了想,最后斩钉截铁的说道:“没有不同。”

    胡文海这时露出笑容,向着罗力寇轻轻的点了点头。而罗力寇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沈倩哲的出现并不只是她个人出了个风头,而是意味着我国技术人才培养体系,已经从那个混乱的年代里走了出来,开始为这个国家供应有真才实学的人才。

    “行了,你们也进来吧。”罗力寇将沈倩哲的卷子放回桌子上,向着门外喊了一声。

    “哟,行啊,我说老胡总听你吹有个不得了的大孙子,今儿一看,名不虚传嘛!”

    “罗书记、胡总工,我进来啦!”

    “哎,关键时刻还得是我们出马嘛!”

    “就是,就是!”

    说着话,门外突然走进来四五个和罗力寇一样头发花白,甚至是比他还白的老头。他们有的穿着的确良衬衣,有的甚至还是一身老旧的绿军装,不论是长相还是打扮,都可以肯定他们的年纪一定不小了。

    “孙子,你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胡世武在这些人面前,笑的简直能看到后槽牙:“这是你李爷爷,这是白爷爷,刘爷爷……”

    “你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是快半截入土的,不过都是宝刀未来,是你爷爷我当年一起打天下的老战友呢!本来都是退休享福的人了,但是多少总还能发挥点预热,你看看他们有什么用,就随便安排点能干的工作就是!”

    胡世武虽然话是这么说,胡文海的眼睛却亮了起来。这些老人他平日里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啊,501厂里汗牛充栋的技术资料,这些足够一个工厂吃了几十年的技术积累是哪里来的?说白了,都是这些人一手一脚积累下来的啊!

    501厂能出了胡世武这样的国宝八级工,那能和他站在一起的老伙计,又有哪个弱的了?

    “各位爷爷你们好,我叫胡文海,没想到我的一点小事儿,竟然还惊动了你们的悠闲日子……”

    “嗨,就别说什么悠闲日子了。我们人虽然退休了,但是总不能看着这501厂倒下吧?这501厂,就是我们的命根子啊!”

    “对咯,说实话,这501厂啊那就是我儿子,我亲儿子!”

    “哎,不管怎么说,总要再尽这最后一份力的。小胡同志,你说吧,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哪怕是打打下手、扫扫地,我们这身子骨也还硬着呢!”

    ……

    胡文海此时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好,他真的想把501厂的工人们都拉过来看看,看看这些已经退休的老人是怎么做工厂主人的。

    在他们身上,才无愧为“工人阶级先进性”这七个字。真该让那些旷工、怠工甚至是违纪犯罪的现在这些工人看看,他们这几十年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

    改革开放以后,国企工人命运那么悲惨,说实话有多少成份是自作自受呢?八九十年代下岗的工人再惨,难道有三提五统被清欠队上门牵牛抢猪的农民惨?

    无非是觉得一切都有国家呢,所以在功劳簿上尽情的作死。作到最后,作光了前人的家底,又作光了所有人对国企的信心,接下来当然就是大崩溃。

    美国人说中国是从崩溃走向崩溃,其实这话还真没错。纵观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整个国家所有阶层都在作死当中。然后就是崩溃、重构、改革、进化,国企工人如此,未来的温州假货商人同样如此,中国的证券市场是如此,物价和生产资料双轨制更是如此。

    这些剧烈的社会震荡,如果放在其他的国家,说是会造成整个社会的崩溃,一点也不算过份。比如说1988年的物价闯关,由于全面放开物价,结果全国各地很快就呈现全面失控的可怕趋势,物价有如脱缰的野马,撒蹄乱窜。相声演员姜昆专门编段子形容那一年的抢购风潮:买了一洗澡盆的醋,两水缸的酱油,五暖壶的豆油和六抽屉的味精……

    然而正是在这一次次崩溃之后,中国人最终站上了世界第二的高峰。如果说需要找出一个为什么,那无非就是归纳为四个字:老兵不死。这些老人们流传下来的奋斗精神,相信中国会重新站上世界之巅的精神,让中国人一次次重新站了起来。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