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官道红颜 > 第1553章 寻找真相
    “小妈,看来我得出去一趟。   ”

    左晓静收拾行李,对沈如燕道。

    “你有消息了?”沈如燕对左晓静最近的行踪,也是深知一二。

    左晓静道:“略有眉目,只是现在还不太清楚。只有真正找到其人,才能揭开当年的谜底。”

    沈如燕有些担心,“这么多年,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恐怕不多了。”

    “不管有没有希望,我总得去试试。”

    当年的当事人,大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剩下两名知情人,断然不会提及此事,左晓静只有抱着一试的决心去看看,说不定有收获。

    此去大山的世界,离京几百里。

    以现在的交通状况,倒花不了太多的时间。

    左晓静准备了一辆越野车,带上干粮和水出发了。

    顾秋这边,正在房间里琢磨这事,从彤道:“你去找老爷子算是白找,不如从别处想办法。当年老爷子突围成功,重伤入院的地方,或许会有那护士的消息,你何不去哪里看看?”

    当地的战地医院,只不过是临时的驻地,事隔多年,还能找到线索吗?

    顾秋反复琢磨,觉得这个方案可行,不管能不能找到线索,还是去试试吧!

    就这样,顾秋也带上行李,悄然出发。

    在京城西南方向,有一条纵横南北的大山脉。这里曾经是著名的战场。顾秋开着车子,上高速,下高速,转乡镇公路。

    巅巅波波,来到了这片大山。

    太阳正烈,顾秋拿了瓶水喝了口,打开地图。这是一份抗战时期的军事地图,他必须在地图上找到与现在相对应的位置,只有这样,才能寻找到当年医院的遗址。

    进山之后,再也没有水泥马路,而是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山路。

    沿着这条路进去,深入上百里。

    拿了望远镜出来,爬上一片山坡。

    正前方扬起一阵尘烟,一辆山地越野车,正行驶在路上。车速不是太快,顾秋一眼就看出,这是一辆沙漠王子。

    看不清车上的人,只能看到这辆车。在这种地方,出现沙漠王子这样的车,有点不太正常,顾秋就多留意了眼。

    回到车上,重新上路。发现对方的去向,竟然与自己相同。

    究竟是什么人?

    顾秋带着一丝疑虑,远远跟在对方后面几百米处。

    翻过一个山坳,又走了十几里盘山公路。顾秋对着地形分析,公路下方是一个大型的水库。

    这个水库,显然是建国后修建的。

    因为以前的地图上没有这水库,而且在这水库的位置,曾经进行了一场惨烈的狙击战。

    顾秋又喝了口水,按照确定的位置开过去。

    路边有一名老人家坐在树下,顾秋下车去打听。

    老人家奇怪地看着顾秋,“今天你们这是怎么啦,都打听这个地方。去吧,就在前面五六百米的山坳里。你们说的医院早不在了,现在成了乡镇办公地点。”

    这个顾秋早就意料到了,几十年前的事情,到现在早就变了模样。

    谢过老人家,开着车子过来时,果然看到了那辆沙漠王子。顾秋下了车,望了一眼,发现牌照也是京城来的。

    当他走进去的时候,远远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顾秋愣了下,“左晓静??”

    她一个女孩子竟然独自来了这里?

    看到左晓静在打听这事,顾秋心里基本明白了。她和自己一样,在探索这个秘密。

    不过结果令人失望,左晓静显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她问过的人基本都不知道这情况。

    顾秋心道,既然她问过了,自己就不必多此一举,免得别人怀疑。

    顾秋先左晓静一步退出来,去镇上打听哪家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家。

    村里的老人倒是不少,但是有九十出头的并不多。顾秋就专程去找这种老人家打听当年的事。

    经村支书介绍,村里有二名年过九十的老人,而且其中一名还当过兵。

    顾秋大喜,跟村支书一起来到这两位老人家里。经打听,一位老人家倒是知道有这么回事。

    而且也知道当年一些情况,只是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护士和左家老头子这两个人物。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人家的,当时这战乱世道,进进出出医院的人不知有多少,谁能认识并记住那么多?

    而且顾秋要打听的人,只是一名护士,当年的护士也不少,太难找了。

    顾秋就问,哪里有当年的档案?

    老人家说,县志办应该有的,你去那里找找看吧!说不定能找到你要的线索。

    顾秋给了老人家几百块钱,这才匆匆离开,马不停蹄赶往县城。

    或许在县城能找到当年的一些线索。

    赶到县城,人家已经下班了。顾秋可不好意思惊动当地干部,只得找了个地方住下。

    另一辆车也在这个时候来到县城,在离顾秋不远的酒店入住。

    跑了一天,顾秋坐在电脑面前,整理当天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他只找到了医院的遗址,也找到了当年的见证人。但是没有人认识那名护士。

    如果在县志办找不到档案,就白忙一场了。

    本来想给左晓静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也在县城,可考虑到一些其他的原因,顾秋还是克制住这种冲动。

    早早洗了澡,上床休息。

    第二天大清早,跑出去吃了个早餐。

    八点半的时候,顾秋就赶到县志办,找办公室的同志了解当年的情况。

    县志办的同志一脸冷漠,好象不太情愿。顾秋只亮出身份。对方这才慢理斯条拿出当年的档案。

    顾秋翻看了一阵,拿出手机扫描这些资料。因为他也无法断定这些人里面,有没有自己要找的人。

    扫描完了档案,顾秋这才离去。

    左晓静是下午去的县志办,当她去找工作人员的时候,人家生气地道:“你们究竟想干嘛?上午折腾了半天,下午又来折腾,都象你们这样,我们就不要做事了。”

    左晓静很奇怪,“上午有人来过?”

    对方没好气道:“跟你一样,也是京城来的,他把档案扫描走了。”

    左晓静一听,立刻急了,“你说说看,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县志办的人描述了一番,左晓静听得还是迷迷糊糊的,对方的描述也太不专业了。

    把县志办的档案复印了一份,回到酒店。泡了杯咖啡,坐在那里琢磨,究竟是什么人呢?

    难道还有人也在调查这事?

    左晓静首先怀疑的,还是左家的人。会不会有人过来毁灭证据?

    她不得不这么想,因为有人不想她知道真相。可分析了很久,也觉得不太靠谱,这才没去想了,拿了档案出来分析。

    顾秋看过了所有的档案,无法断定谁才是当年的那名护士,他决定再次返回镇里,找那名老兵问个仔细了。

    回镇上之前,又经过水库。顾秋停下来,站在水库旁边的路上观望。

    对面的山坡上,有一片墓地。

    顾秋拿出望远镜看了会,把车停下,径自朝墓园走去。这里是当年的烈士墓。

    由于当时的情况特殊,很多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一些坟更是连石碑也不见了。

    顾秋在墓地里站了很久,看到太阳快落山了,这才离去。

    回到镇上,找到那名老兵。

    老兵年事已高,戴着老花镜也看不清档案上的字迹,顾秋就把这些名字,一个个念给他听。

    或许他会有点印象。

    这份档案里,记载的都是当年医院里的工作人员,顾秋想,自己要找的人,应该在里面才对。

    可老兵摇头,自己倒是认识部分。他还说,“这份名单好象不全,至少我认识的人中间,就有几个的名字没有在里面。”

    顾秋一听,当时就骂了一句,靠这些人怎么办事的?竟然丢三落四,工作太不严谨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