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最强妖孽 > 第1368章: 无垢
     book chapter list     </p>

    鹰钩鼻阴尊手掌一翻,一只金色仙鹤虚影呼啸而出,振翅翩飞之间,吹飞所有黑雾,他一手抓了进去,然而就在同时,另一只手带着狂猛的风压轰了出来。</p>

    “找死?”徐阳逸的声音带着滔天怒火,刚经历过差点身死道消的局面,心中火气正盛。加上现在有人在修炼中闯入自己修炼室,这等于在他脸上扇耳光。说是杀人夺宝都不为过,心中简直杀意沸腾!</p>

    轰!!</p>

    背过身的青灯尊者脸上浮现出一抹惊容,身后如山如海的灵力爆发,仿佛长江决堤,黄龙起舞!</p>

    以他的实力竟然感觉根本无法招架!</p>

    “不可!”情急之中,他猛然回过身,高呼道:“道友息怒!杀不得!杀不得!”</p>

    然而,还没有说完,一道身影已经惊呼着被灵气的洪水冲出数百米,血在空中拉出一条猩红的线,而他身体晃了晃,根本抵挡不住徐阳逸暴怒之下的灵力,同样被冲出三百米,情形稍微好一些。</p>

    咚咚!两人同时撞在舱壁之上,舱壁符文急剧闪烁,终于停了下来。鹰钩鼻阴尊头发都散了,发冠不翼而飞,身上的衣服满身残破,脸色扭曲。</p>

    他拼命站起,却张口吐出一口血。但还不等他调息,一道人影已经闪电般出现在他面前,抓住他的头颅轰然撞向舱壁。</p>

    一声闷响,如此大的阵仗,周围已经不少修士悄悄伸出头,这一声巨响让他们脖子都缩了缩,马上被长辈拉了回去。</p>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进来的?”徐阳逸毫不留情抓住对方血流如注的头,手掌青筋毕露,在对方耳边咬牙道:“修行界的规矩,你不懂?”</p>

    “那就让本圣君好好教教你!”</p>

    “你……”鹰钩鼻修士咬牙切齿,自己阴尊初期,居然在对方手中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更可恶的是……修士驻扎地,这么多人……他怎么敢?他怎么敢!</p>

    “你……在找死……”</p>

    轰!话音未落,又是一砸,这一次将舱壁都撞出了一个凹槽,徐阳逸不再废话,右手扬起,正要落下的时候,另一股魂飞天外,但绝对不弱的灵气死死缠住了他。</p>

    “杀不得……道友,杀不得啊!”</p>

    徐阳逸闻所未闻,阴尊杀不得?前提是对方没惹到自己。</p>

    根本不听,一拳轰下,不留丝毫余地,被一位阳圣近身,阴尊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力。生死交集之下,鹰钩鼻修士一声尖叫,头顶一寸元神脱体而出,张口吐出一片云烟,竟然硬生生弹开了徐阳逸。</p>

    但是人被弹开,拳风仍然降临,但闻一声巨响,四面八方齐齐一震,一股狂暴的风压冲击波一样扫荡开来。</p>

    鹰钩鼻阴尊七窍流血,脸色狰狞,满头冷汗。无比复杂的神色交杂着怨毒,死死盯着面前。就在一尺开外,一片金色的光幕震荡不已。</p>

    然而下一秒,他的瞳孔倏然收缩,数十米外,徐阳逸轻轻扭腰,身体肌肉流畅如弓,蕴含着令他绝望的灵力,右脚所在,坚固如雁归来号的禁制,都开始卡卡作响,船舱竟然以他右脚为中心,裂开了一道道细微的蛛网纹。</p>

    力量何其恐怖!</p>

    “不可!!这是参天宋家!玉字脉家主!!”青灯尊者眼睛都红了,随着他的高呼,一股狂暴如海的灵力毫不留情冲向鹰钩鼻修士。他根本不敢上去拦,在绝望的目光中,他颓然倒退三步,痛苦地摁着自己眉心,喃喃道:“你……真要和传世家族为敌吗?”</p>

    “就算这一只支脉再怎么不受重视,这也是万年不易的宋家啊……”</p>

    腿风如龙,空中但闻一片猛烈的音爆和破碎之声,但就在此刻,对方胸口的徽记上,那个宋字绽放出万道金光,形成一片薄薄的光罩,随着一声轰然巨响,鹰钩鼻阴尊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像被焊在了墙上一样,然而,那道光幕却没有破!</p>

    青灯尊者呆了呆,紧接着原地猛地一片血雾炸起,人影已经拦在了两人之间。</p>

    不可……他轻轻摇着头,无比紧张地看着徐阳逸,无声地张口说道。</p>

    徐阳逸也没有继续动手,因为他已经感到,一股浩大的神识,没有丝毫遮掩,飞快地转向了这里。</p>

    这就是传世家族的面子么……他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参天宋家……果然面子够大,一个不受重视的支脉家主,自己要杀竟然杀不了!甚至太虚都插手这件事!</p>

    伸出手,虚空点了点对方的眉心位置,嗤笑一声,身形没入修炼室,门口光华闪烁,彻底关闭。</p>

    四面八方一片寂静,劫后余生,鹰钩鼻尊者脸上却没有丝毫喜悦,有的只是无边的屈辱和怒火,如同海潮一样翻涌,根本无法平息!</p>

    他看懂了……</p>

    对方是说,小心你的脑袋。</p>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咔擦一声,他胸口的徽记碎裂成无数片。被他一把握住。</p>

    “奔雷……”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大门,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吐着毒液:“杀玉儿在前……辱本尊者于后……你不得好死。”</p>

    青灯尊者眉头紧皱,他没有听清对方说什么,却能感觉到对方那种刻骨恨意。犹豫数秒,上前一步:“阿弥陀佛……”</p>

    “闭嘴!”鹰钩鼻尊者铁青着脸扫过他,看向周围一片片自以为躲得很好,眼中一片好奇的影子,心中一股逆血冲上,扑一口喷了个满胸红遍,长袖一拂,寒声道:“各人自扫门前雪,还轮不到来管宋家的事!!”</p>

    ……………………………………………………</p>

    暗淡的流光,宛若灵魂,包裹着一只青色的蚂蚁,只有指甲盖大小。无人可见,飘飘悠悠飞出了雁归来号。</p>

    它就像徐阳逸三天前的状态那样,穿透一切,无人可察觉。明明是飘飞,速度却奇快无比。</p>

    飞舞着,飘荡着,很快,它就来到了卡俄斯一击打出掌印的地方,毫不犹豫地飞过去。</p>

    越过花海,飞过大洋,飘向诺亚方舟,朝着海天一色的娲皇黑洞飞去。</p>

    南华蝶母悠然品着茶,猛然站起了身子,身上的气势和徐阳逸对话之时完全不同。那是一种高山仰止,难以企及的伟岸。</p>

    “这是……”她的眼睛骤然睁大,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四周,最后落在空中几乎看不到的流光之上。随后,她的身体开始颤抖,眼睛也微微发红了。</p>

    随着一声近乎哽咽的感慨,她身形刹那间消失原地,转眼间出现空中,将那道流光珍惜地捧在手心。</p>

    看了又看,她的眼中是无比的感慨,充满了漫长等待的沧桑。紧接着立刻转过身,虚空跪拜,五体投地。</p>

    这位西方的杀戮天使,发动大洪水的昔拉。这位古代传说的句芒。这位苗族神话中的春神,此刻虔诚无比,咚咚朝着娲皇黑洞的方向狠狠磕了几个头。</p>

    “谢谢……谢谢始母神大人……”她的声音都要嘶哑了:“十万年了……整整十万年了……”</p>

    “我开垦了荒山,种满了莲花……我在这里和诺亚方舟上的生灵为伍,请原谅我曾经的怀疑……”</p>

    “您没有忘记我,您应允了,您的孩儿已经归来了……”她颤抖的抬起手,胸口急剧起伏,罕见的失态,看着那道流光没入旋涡之中,泪流满面地闭上了眼睛。</p>

    “雅威……您终于准备点头应允我了么……”</p>

    这里没有时间,她跪在原地不知道多久,或许一天,或许两天,终于,她神色恢复了原貌,身形一闪落回诺亚方舟。</p>

    她目光深邃,看着黑暗无尽的虚空,看着满海摇曳的莲花,看着满山桃花,忽然笑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还真是应景,本宫都想不起,刚刚出道的模样了,转眼间,竟然已经蹉跎这么多年……”</p>

    她端起茶杯轻轻抿着,手却抖得厉害。最后一口都没有喝,轻轻放下。闭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p>

    “大人?”很久以后,一个声音徐徐响起,周围却没有一个人。</p>

    南华蝶母没有开口,如同睡着,数秒后才用一种无比平静的声音说道:“后蚁出现了。”</p>

    空中没有回应,她浑然不觉,缓缓开口:“记不记得,我在不归界留下了一枚封神结?”</p>

    空中终于有了反应,一个声音恭敬回答:“这次出现的……”</p>

    “是第十一类仙体。”南华蝶母睁开了眼睛,目光灼灼:“无垢仙体。”</p>

    “娲皇的孩子,十二大巫,化作十大仙体被封印于弑神的血脉,本宫拿走了一颗。当年……曾经丢在了不归界。毕竟,要让始母神大人点头,只能是不归界的人。本宫也只当撞运气了。”</p>

    “之前来的小家伙我看过,他身上有封神结的影子,却没有后蚁的气息。我还以为不是他,看来……是破解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封神结可能孵化成了别的东西。”</p>

    沉默。</p>

    半晌,南华蝶母回过身来,再次一挥素手,一道流光没入空中,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卷走:“每一万年,你能出去一次,这次正好到了这个时间。把这个东西带给他,就说……本宫请他桃花岛一叙。”</p>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切记小心,别被太虚发现,毕竟……你只不过是一缕幽魂而已。”</p>

    没有回答,南华蝶母坐了下来,继续看着花开花落年复年。</p>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