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最强妖孽 > 第1103章:胜负手(四)
     book chapter list     狂风呼啸,没有灵力,而是纯粹的血肉之力带起的拳风,虚灵仙体全身三十二大穴位通体闪亮,苏星瑶千米之外就被这一拳吹得秀发翻飞,深吸了一口气,身后空间大门毫不犹豫打开。

    避其锋芒。

    然而……就在此刻,整个虚幻的忘仙城,所有人齐齐起身,吃人一样的目光直视苏星瑶。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平地而起,啼血悲号。

    “还我命来!!”“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要血祭整个困龙界!?”“在你们眼中,我们就不是人吗!?”“我们哪里错了?我不想死啊!”

    向来无比淡漠的苏星瑶,此刻居然愣住了。

    她全身触电一般抖了一下,嘴唇张开,通体火焰几乎燃烧成火柱,恶魔翼都没有闪动,反而保护一样,开始龟缩起来。

    但,这种情况只是一瞬,下一秒,恶魔翼猛然张开,带起滔天狂风,魅魔邪恶的面容再次出现。

    弱肉强食,天地至理。适则生存,宇宙法则。

    哪来这么多道理好讲?

    她死死看了一眼天空,这是罗天幻蝶……红线的幻境在最不合适的地方发动,她细白的牙齿磨了磨:“该死!”

    紧接着豁然转身,真魔之躯完全燃烧,魅魔优雅的身材带起滔天灵气,一拳毫不犹豫回击过去。

    然而,迎接她的,是一片金色长河。

    魂守!

    “一具防御法宝,也想阻拦我?”她冷笑一声,全身灵力完全爆发,真魔之躯,元婴大圆满,欲望符箓,紫黑色光柱贯穿天际,忽然,她感到了什么不对。

    “这是……”她愕然看着自己的手,就在刚才,体内忽然传来一种剧痛,让她眼前都开始发黑。灵力瞬间消失。

    现在再次出现,但……徐阳逸已经兵临城门。

    刷刷刷!金色长河如同缎带,蛇一样缠绕到了她的手臂上。

    一条金色的丝带,这边是她,那边是徐阳逸。

    徐阳逸仿佛已经回复了正常,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抓到你了。”

    苏星瑶优美的脖子抖了抖。嘴唇不经意地咬出了血。

    上一次,他击中自己时,也是这么说的……

    不等他想完,一股巨力从魂守上传来,苏星瑶惊呼一声,情不自禁地飞了过去,就在她对面,体修全力爆发,虚空碎玻璃一样裂开,已经形成了一个恐怖的黑洞!

    不能让他击中!

    苏星瑶灵力再次爆发,刚才诡异的灵力消失只是一瞬,这一次没有出现,只是眼前一黑,灵力仍然输送自如,但……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全身的灵力,潮水一样冲入魂守,涓滴不剩!

    心中一片冰凉,她看了看魂守,顺着光带看向那头蓄势待发的徐阳逸,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样东西。

    吞噬符箓。

    吞天噬地,无物不噬!

    “这不可能……”她心中瞬间冰凉,紧接着身不由己,化为一道长虹被魂守卷着拉向黑洞。

    瞳孔中,徐阳逸磐石一样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那种恐怖的压迫感,光是散逸的灵力,已经让虚空难以承受,寸寸崩溃。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扑!!”白驹过隙,金光一闪,一口鲜血喷出,她整个人弓一样弯了起来,胸腹之间,一只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拳头深深陷入,她甚至感觉触及到了自己的心脏。

    这一瞬间,眼不观和舌不语完全解开。

    不等她反映过来,又是一拳直冲她咽喉,她死死咬着带血的牙齿,真魔之躯同时出拳。

    卡卡卡!两拳碰撞,带来的是她右臂一阵脆响,骨胳几乎成为碎片。

    “好……强……”她咬破嘴唇说出这两字,之前自己是趁虚而入,没想到面对面之时,真魔之躯不加灵力都不是对手!

    “强?”徐阳逸同样带着血,喘着气磨牙道:“还没完……苏星瑶,我们从地球一起出来,一起走过飞升百年,我真的没想到,我们会走到这一步。”

    轰!虚空破裂,又是一拳轰下,拳如怒龙,风似劲弓,苏星瑶一口鲜血再次喷出,一根恶魔翼被徐阳逸生生撕了下来。

    “也好,就让地球和真武界的恩怨,在我们这里做个了结。”

    又是一拳,五指似云龙探爪,爪过之处,苏星瑶仰天闷哼,秀发飞扬,难言的剧痛冲上她的天灵盖,两只恶魔翼齐齐被撕毁!

    徐阳逸冷冷看了她一样,掐着她的脖子高举起来,用力往下一砸。

    轰隆隆!如同流星坠地,体修的力量何其恐怖,地面万丈黑光中,苏星瑶的身躯甚至被砸的反弹起来,闷哼中喷出漫天血雨。

    三拳。

    击溃还没有成长的真魔之躯。

    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哗啦啦……地面被苏星瑶砸出一个巨坑,无数的蛛网纹蔓延,尘土硝烟之中,她死死咬着牙,一只手撑着地面,瘫倒下去,她不想求饶,也不愿求饶,对方都没有,她身为真武界的圣女,怎么可能求饶?

    不过一死而已。

    两只脚踩在她面前,魂守凝聚吞噬符箓一直没有离开她的左臂,没有一点灵力抵抗吃了徐阳逸这种体修三击,如龙离大海,三拳,已经彻底将她打垮。

    “告诉我……咳咳咳……”她一张嘴,血就狂喷不已,却仍然嘶哑开口:“你怎么摆脱欲望符箓的控制的?”

    “如果不是你摆脱了……赢的应该是我……”

    “没有应该。”徐阳逸冷冷看着她,声音中带着一抹复杂的杀意,对于两个人,彼此都是复杂的。

    他喉结动了动,太多太多的画面回荡在脑海中,奇怪,没有苏星瑶的面孔,全是苏怜月的。

    为了找到自己的妹妹,宁愿委身给自己,直到最后,她死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妹妹一眼。却根本没想到,这个妹妹完全不记得她。

    一幅幅画面闪过,他淡淡道:“修士研究人的方向,和不归界不同。”

    “你们不会知道,情绪的激发来自于脑部的边缘系统和周围结构,额叶、颞(nie)叶下结构配合调控。”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就在刚才,我就在你的面前,吞噬了这一块。”

    “差点让我生不如死。但是,元婴修士,元婴不死,修士不灭。而且这一块并不是引导人死去的部分……别用这种该死的眼光看我,如果你在地球多学习几年,你应该也会想到这种用法。”

    苏星瑶震撼地看向徐阳逸,现在的不归界……居然研究这种和修行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而不是研究经脉?行气?

    多么没落……多么落后!但偏偏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居然在这种时候发挥了作用!

    “吞噬符箓附着于本命法宝呢?”她垂下头,复杂地开口。

    “吞噬符箓是通过媒介触发的,法宝,灵宝都不可以。”徐阳逸冷冷看着苏星瑶,如果没有意外,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谈话了,前尘后果,他看在苏怜月的面子上,会回答一些问题。

    “只有一种除外。那就是本命法宝。”

    “本命,既然称为这个词,就是和修士已经联系到了一起,本命法宝破碎,修士轻则重伤,重则身亡,可以说,这就是自己一小半的灵魂。”

    “之前我并不确定可以这么用,只是搏一搏,很可惜,我博中了。之前挡住你的杀招,就是用吞噬符箓覆盖魂守,面积减少了太多,这才挡住。”

    “所以,你输了。”

    苏星瑶低垂的头颅上,眼睛微微颤抖。

    非战之罪……

    她不承认自己比徐阳逸弱,她也是天之娇女,如果给她时间……如果让她多熟悉一会儿……

    如果,有如果。

    “你是不是在想你拿到符箓太晚?”徐阳逸仿佛看懂了她,缓缓道:“不……自从你用欲望符箓让我来到暴走的边缘,你就已经输了。”

    “为什么?”苏星瑶沙哑开口,同样平静了下来,她也知道,这是自己和对方最后一次对话了。

    徐阳逸挥了挥手,红线撤去幻境,地面已经一片黑雾,无数七零八落的倒刺,散落一地。

    那些黑雾极其诡异,苏星瑶只是看了看,之前眼前一黑的诡异感觉再一次侵袭上来。

    “这么多人,你还是第一个看到我领域第二阶段的。”徐阳逸深深看着她说:“看到过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这是弑神之毒。我无差别攻击的时候,已经打破了领域的平衡。那时候起,你就已经输了,不过是时间问题。”

    沉默。

    数秒后,苏星瑶缓缓站了起来,通红的魅魔身躯上,曲线玲珑,不过并没有人欣赏。

    她仿佛想拢一拢自己的头发,却抚摸到了一片火焰,不过,她还是像模像样地梳理了一下,仿佛出阁的小姐。

    “动手吧。”她看向头顶,长长出了口气:“记住今天的我……他日,你若走错一步,今日的我便是前车之鉴。”

    她闭上了眼睛,好像非常平静:“杀人者,人恒杀之,要么……就屠万为雄,修行就是这么回事。错一手,满盘输。”

    “死在你手下,我也没什么后悔的。”

    “至于你想要的,我的记忆,欲望符箓的记忆,都在欲望符箓之中。”她淡淡开口:“拿走我的记忆,你有这个资格。”

    徐阳逸的喉结动了动,点了点头。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在修行这片笼罩星河万物的大海中,他们两枚浮萍,终究走到了预想不到的对立面。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