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佣兵的战争 > 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托付
    炮声从中午时分响了起来,然后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时分。

    趴在楼顶上,望眼欲穿的盼着能打通叛军封锁的高扬终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想我们是等不来援军了。”

    所有人都很失望,134师从中午发起了攻击,但是战斗持续了一个下午后,阵线没有能向前推进半步,他们从哪里发起的攻击,就要在哪里结束,而且搞不好有可能被叛军把他们的阵地向后压。

    本想能以一个安全些的方式离开,但是现在看来,求稳妥就别想赶时间,想要赶时间就必须冒险。

    日落之后战斗就会停止,格罗廖夫一脸失落的摇了摇头,挥手道:“走吧,离开吧,今天不可能了。”

    所有人的情绪都很失落,比高扬他们被困了更久的守军才是最郁闷的那些人,眼看着希望一次次冲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却始终被叛军的防线挡下来,这样的打击,他们已经承受过很多次了。

    塞德夫是最失望的那个,他也是压力最大的哪一个,他心里清楚的很,134师没能一鼓作气的冲破包围圈,那么接下来也不可能会出现什么奇迹了。

    一行人沉默着回到了休息的地方,该干什么干什么。

    本来每天日落的时候,是整个监狱最放松的时刻,因为叛军不太可能会在晚上发动进攻,可是因为希望再一次的破灭,让所有人的情绪都有些失落,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

    心情失落,那就更得看片子排解一下了。

    詹森早就不在他们住的地方放片子了,因为人太多,从开始几天的混乱场面之后,高扬定下了一个规矩,白天要提防叛军进攻,所以不能放片子,但是到了晚上,詹森就可以在一个很大的空房里放个片子给大家乐呵乐呵。

    所以只要轮休的人,每天到了天黑的第一件事就是往放片子的地方 跑。

    人太多屏幕太小,最少也有一百多人,围着一个只有十寸的平板电脑看片,那场景,实在是很惊悚。

    在监狱里被困了一个多月,现在詹森绝对是最受欢迎的那个,因为他能给人放片子,每个看到詹森的人,脸上都会浮现出从心底发出的微笑,然后和詹森热情的打着招呼。

    高扬也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他躺在了床上,闭着眼睛,思索着他一直以来考虑的几个方案到底哪个可行。

    独处了没有多久,有人在敲高扬的门,高扬睁开了眼睛,大声道:“进。”

    “将军,睡了吗?”

    很是出乎高扬的意料,敲门的竟然不是撒旦的人,而是塞德夫。

    高扬赶快从床上坐了起来,道:“少校,请进来吧,我还没有睡呢。”

    塞德夫推门走了进来,屋里也没有其他可坐的地方了,高扬往边上靠了靠,指了指床边儿,大声道:“有什么事吗?来,坐下说。”

    塞德夫没有坐下来,站在了门口后,沉声道:“我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和您聊聊天,将军,这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咱们还是出去说吧。”

    高扬站了起来,大声道:“好,你等我一下。”

    监狱里没电,只有极少量空投来的蜡烛,不是作战的关键时刻,蜡烛是不能轻易动用的,所以一入夜之后,整个监狱里就会完全陷入黑暗。

    在黑咕隆咚的地方聊天,确实感觉很别扭,就算塞德夫不说,高扬也想提议出去的。

    打开手电,穿戴上了上了全套的作战装备,背上了枪,和塞德夫一起离开了屋子之后,高扬关掉了手电,也不吭声,和塞德夫一路沉默着走到了监狱里的空地上。

    在空地上聊天这种行为,其实挺危险的,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叛军就会打来一发迫击炮弹,不过为了不是那么憋屈,高扬和塞德夫都忽略了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的危险。

    有月亮,外边儿比屋里亮堂多了。

    空地上有两块水泥板,都是被叛军的炮火炸的从楼上脱落下来的,一块水泥板很平,塞德夫请高扬坐下之后,自己坐到了另一块水泥板上,不过那块水泥板上有些尖茬,坐下试了试不舒服之后,塞德夫干脆坐到了地上。

    高扬以为塞德夫是又要跟他讨论一下关于射击的技巧,但是塞德夫坐在了他身边的地上后,发出了一声长叹后,没有像往常那样发出他对于射击的心得,却是从上衣兜里的摸索了片刻后,掏出了一个已经瘪掉的烟盒。

    “来,将军,我这里还藏着几根烟呢,来抽一支吧。”

    高扬摆了摆手,笑道:“我不抽烟的,你自己来就好。”

    监狱的守军里很多人抽烟,所以烟也是军需品,相对粮食弹药来说毕竟是次要的,所以空投时有时无,所以烟一直都是紧俏货,时有时无的,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没送过烟,那些烟民已经断粮很久了。

    塞德夫虽然是监狱里的最高指挥官,但他从没有因此而比其他人多分到一盒半盒的,只有艾琳,烟送来后就属她得到的最多了。

    塞德夫打开了烟盒,露出了里边儿还剩下的三根烟,塞德夫拿起一根递到了高扬前面,笑道:“来一根吧,我见过你抽烟的,我就这点儿好东西了。”

    监狱里的人,都喜欢拿着烟当人情来送,对他们来说,除了烟也确实没有别的能送出手的东西了,大家吃的一样,穿的一样,就属烟还算得上是稀罕物,要不然艾琳怎么总是能收到别人送她的烟呢,在其他地方,也不会有人拿着烟当宝贝送人了。

    高扬给自己和塞德夫点上了烟,两人闷声抽了一会儿后,塞德夫才低声道:“将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你说。”

    塞德夫沉默了良久之后,才低声道:“我估计是出不去了。”

    塞德夫要起到表率作用,他要给所有的人鼓舞士气,所以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塞德夫都不曾把失望表露出来,但今天的事对于塞德夫的打击有些大,他终于开始透露心底的想法了。

    高扬摇了摇头,沉声道:“别急着下结论,我们一定都能出去的。”

    塞德夫没有和高扬争论,他低声道:“将军,我知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早晚要出去的,而且你也肯定能出去,我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

    “我结婚了,我有个妻子,有两个孩子,还有我的妈妈,她们没在阿勒颇,都在大马士革,我现在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我的长官跟我说,她们都得到了保护,我希望她们能过的很好吧,但是我不知道还有没活着离开监狱的那一天。”

    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塞德夫低声道:“将军,我的责任是守住这座监狱,我已经决定和监狱共存亡,但是我放心不下我的家人,您能不能在离开监狱之后,去看看我的家人?”

    高扬点头微笑道:“没问题,只是这些吗?”

    塞德夫显得有些局促,他搓了搓手,低声道:“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了,怎么说呢,我知道我的请求有些过分,毕竟我们只是共处了一段时间,身份和地位差距有大,还谈不上是朋友,不过,我知道,您是有大能力的人,您出去后,能不能,嗯,如果大马士革的局势也很危险,有陷落的危险,您能不能把我的家人送出叙利亚?”

    说完之后,不等高扬表态,塞德夫就像做了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突然急声道:“不,我的要求太过分了,将军,对不起,您什么都没有听见,我只是脑子有些乱了,您就当我刚才说了些胡话好了。”

    高扬按住了激动的塞德夫,摇了摇头之后,笑道:“伙计,你说错了,谁说我们不是朋友?抛开军衔什么的,你不拿我当朋友吗?”

    在塞德夫肩膀上拍了两下后,高扬微笑道:“你想把家人送到那里去?”

    塞德夫愣了片刻后,一脸激动的道:“我,我,我有些过于激动了,如果我没死,只要大马士革不会陷落,我还是想让我的家人留在叙利亚,但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您能帮我把家人送出叙利亚就行,随便哪儿,只要是和平安定的地方,哪儿都行,不过这需要钱……”

    高扬再次拍了拍塞德夫的肩膀,微笑道:“兄弟,钱对我来说不是问题的,而你应该知道,我其实很有钱的,把你的家庭住址给我,你妻子的名字,把资料写清楚点。”

    塞德夫掏出了他早就写好的家庭住址,手哆嗦着给了高扬,高扬接过之后,打开看了一下,全是阿拉伯文,他看不懂,不过这不是问题。

    “你为什么不给家里人打个电话?电话不通了吗?”

    塞德夫点头道:“是的,电话早就打不通了。”

    高扬耸肩道:“不一定,大马士革的电话线时通时断的,说不定这次就能打通了呢,唔,给你,你可以现在打个电话试试,往后面输入电话号码拨出去就行,试试吧,说不定这次就行了呢。”

    高扬拿出了卫星电话,先把大马士革的国际代码什么的输进去后,将电话给了塞德夫的手哆哆嗦嗦接过了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按下了发送键。

    小心翼翼的将电话放在了耳边之后,塞德夫很快对高扬做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颤声道:“通了,通了。”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