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最强战帝 > 第151章 彻底收服
    鬼王一进入沈浪体内,狂笑几声,立刻冲着他的识海而来。

    只要吞噬了沈浪的灵魂,或者直接抹去其神识,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然而鬼王刚一进入沈浪体内的时候……

    “雷之炼狱!”

    平淡如水的声音在结界中响起,顿时间把冲过来想要乘机下手的群鬼震慑住了。

    璀璨的银芒从沈浪身体上浮现而出,一丝丝银色电芒如同小蛇一般,不断吐缩。

    至阳至刚的狂暴雷霆之力遍布沈浪全身!

    然后,雷鸣之声响彻天际!

    刚刚冲击过来的一群小鬼尖叫一声,掉头就跑。

    沈浪整个人完全笼罩在了纵横交错的雷霆之力当中,他是将自己当作了一个牢笼,想要囚禁住进入的鬼王!

    此时,进入了沈浪体内的鬼王也是感受到了沈浪体外生的一切,立刻便是冷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小子,想将身体当作囚笼,将我囚禁?凭你也配!”

    鬼王化作的黑气刹那间就游走到了沈浪的识海边缘。

    不过,一看到沈浪那识海,鬼王猛然一愣,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冒了出来。

    只见沈浪那识海中心处,一座小鼎正随着那识海的起伏而上下浮动!

    小鼎的上方还有一个黑白太极图正缓缓转动……

    “嗡!”

    那小鼎突然出了一声轻响,随后变大了数倍!

    同一时间,沈浪的识海猛然收缩,化作了一个异常凝练的光团,被那小鼎罩在了当中!

    “……”鬼王差点痛哭出声,想也不想,扭头就走:“丫丫个呸的,你太卑鄙了,太无耻了,老子从来没有遇到过你这么无耻的人!”

    若是之前没有看到那封天鼎的变态力量,鬼王定然会直接扑上去,与之抢夺沈浪神识。

    但是既然看到了那封天鼎的逆天之力,不要说碰了,看一眼,鬼王都感觉自己胆颤心惊的。

    到了这一步,他哪里还不知道沈浪打的什么鬼主意?

    问题是,就算那小鼎厉害,这小子也根本无法催动这小鼎的,否则何至于与他纠缠这么久?

    既然这样,那小子凭什么认为用雷力将将全身封住,就能挡住自己的突围?

    而且,他将自己封印在体内,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不成还想用他那弱小的灵魂来将我吞噬?痴心妄想,不知死活!”

    鬼王的疑惑很快就有了答案。

    沈浪布下了雷之炼狱,将全身用雷力封印住的下一刻,毫不迟疑的就催动了识海内的太极图!

    “呜!”

    识海之内,那看起来貌不惊人人蓄无害的太极图立刻便是飞快旋转起来,成了一个巨大的旋转黑洞!

    刚想逃跑的鬼王瞬间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不由自主的被那吸力拖向了那骇人的黑洞。

    同一时间,在外面那巨大的结界当中,以沈浪为中心,一个巨大的飓风漩涡已经形成,狂猛的吸力席卷全场,无数小鬼哭爹叫娘的往结界边缘冲去,想要避开这飓风的吸力。

    一时间飞沙走石,鬼哭狼嚎,天昏地暗!

    “不可能,这不可能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若有此物你应该一早就用出来了啊!”

    鬼王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拼命想要挣脱那旋转黑洞的吸力。

    但就算是鬼王拼了老命的想要挣脱,却还是一步步的被拖了过去!

    而且,那黑洞上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增强!

    “这个,我就不用对你解释了吧,我喜欢让我的敌人在郁闷中死去。”

    沈浪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气得鬼王直想吐血。

    “混蛋,你到底想怎样!”鬼王眼见着自己一步步被拉向黑洞,再也挣脱不开,惨然说道。

    “还能怎么样?你可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老鬼了,吞了你的能量,能让我修为提升不少啊,来来,不要再跟我客气了,太极图就是你最好的归宿,这就是你的命,上天注定的。”

    沈浪将老鬼的原话说了出来。

    “我不信!你区区一个灵武境初期的小子,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鬼王咆哮了一声,他化作的黑气顿时间涨大了数倍,竟然与太极图的吸力均衡了起来,挣脱了一点点了!

    沈浪幽幽说道:“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放屁!老子见了棺材每次都开心得要命!”鬼王的力量继续暴增,意外的往前方移动出了一段距离了。

    “……”

    沈浪跟人斗嘴无数,除了女人和楚倾城,这是第一次被人噎得哑口无言。

    “吗的,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一杯水你就泛滥,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敢跟小爷嚣张?给我……收!”

    随着沈浪这一声出,那黑洞漩涡中立刻出了一种古怪的声音,力量随之变大了数倍。

    还未来得及开心的鬼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一次的被飞快往回拖去,立刻吓得大叫了起来:“哇呀呀,打住打住,老子认输了!”

    “你他吗跟谁说老子?”

    沈浪冷冷说道,再一次的催动了太极图。

    那黑洞漩涡上的吸力再一次的增大许多,鬼王被拖过来的度又一次的提高了许多。

    “我错了,你是大爷,我是孙子还不行吗?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修炼几百年不容易啊!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你修炼几百年关我屁事?说出个让我放过你的理由,否则,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沈浪冷喝一声道。

    不过太极图的吸力却终于是放缓了许多了,总算让鬼王有了喘息之机。

    “我可以臣服你,成为你的手下,帮你开疆拓土帮你大杀四方,没事还可以帮你捶捶背啥的……你吸收了我也没有多少用处啊,你修炼的是至阳至刚的功法,而我是玄阴之气的集合体,活着的我比死了的我有用啊,是不是?”

    “哼,想臣服于我么?我天资纵横,修炼度一日千里,哪里用得着你这种没用的手下?”

    他说着,太极图的吸力又一次的提升。

    鬼王忍不住哭了:“你说话要凭良心啊,我好歹也是幽暗森林鬼王,灵武境巅峰境界啊!要不是你捣乱,我都要成为玄武境了,怎么能叫没用呢……”

    “什么狗屁鬼王,那你是自封的而已……不过你说的也是,好歹你也半只脚跨入玄武境了,还算有点用吧。好吧,下心魔血誓,献出魂血,成为我的奴隶,永世不得背叛!”

    沈浪“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

    鬼王一见还有活命的机会,哪里还肯放过这个机会,立刻大叫了起来:“我誓我誓,不过你先停了这玩意啊,我快撑不住了呀……”

    没有人能比鬼王更能了解这黑洞漩涡的厉害了,鬼王甚至觉得自己只要再被拉扯过去一点,立刻就可能被那黑洞的狂猛吸力撕裂成碎片了。

    根本不可能全然无碍的到达那黑洞跟前的。

    这等直接针对灵魂或者能量的吸力,只有他这种魂体才能感受得明明白白。

    只要再晚上一会,被那黑洞吸入,除了魂飞魄散,绝无其他可能。

    哪怕是他突破到了玄武境,面对如此情况,都不会有多少区别。

    已经到了这一步,鬼王已经别无选择。

    臣服,或者死!

    臣服,就要献出魂血,下心魔血誓。

    这魂血并不是血,而是灵魂印记,一旦交出,不管是鬼王还是任何其他厉害武者,等于是将自己想性命交到了对方手中,掌控魂血的人随时可以让他们魂飞魄散!

    哪怕相距千里都是一样。

    而掌控魂血的人若是死亡,献出魂血的人也一样活不成。

    魂血必须是心甘情愿才能祭献而出,若是外加强力,除非拥有莫大的神通,否则绝对不可能外力将一个武者或者生物的魂血逼出。

    魂血若是交出,就彻底沦为奴隶,要听命于对方了。

    这比契约可是狠毒了许多倍。

    沈浪折腾来折腾去,自然就是逼着鬼王自愿献上魂血了。

    “罢了,这那小子心狠手辣,胆色过人,杀伐决断,出手无情,偏又心思缜密,多智如妖……一早就将我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且小小年纪修为惊人,还身怀异宝……就算臣服于他,也不算辱没了我鬼王这个身份了!”

    “或许我跟随在他身边,干的好了,还有机会拿回魂血,或者成为真正的鬼王呢!”

    “我誓……”

    鬼王想着沈浪的种种不平凡,心里头终于是好受了许多。

    当下再也不迟疑,立刻献出魂血,然后下了永不背叛的心魔血誓。

    ……

    封天鼎内,哭得梨花带雨的纳兰紫烟正甩着银蛟锁链,不断的朝着四面八方抽打。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啊!”

    纳兰紫烟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疯子,长凌乱,面容憔悴,与先前容光焕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解决了鬼王的问题,沈浪神念往封天鼎内一查,半响无语。

    “你吃药了?什么疯呢?我还没死呢……”

    沈浪的声音在封天鼎内突然响起。

    “你没事?你没事!”

    纳兰紫烟再也忍受不住,瘫倒在地上,痛哭出声。

    她并不知道沈浪的计划,之前被鬼王冲入体内,觉得沈浪必死无疑,整个人立刻便是陷入了癫狂状态。

    封天鼎外,沈浪周围的飓风终于是停顿了下来,而其周身的闪烁电芒也是立刻消失不见。

    纳兰紫烟和虚弱的鬼王同一时间出现在了沈浪的身旁。

    此时鬼王的状态非常的虚弱,完全就是一团黑色雾气,脑袋上也没有脸,只有两只眼睛里面升腾着两团鬼火。

    “王八蛋,你还没死!”

    纳兰紫烟刚一愣神,看到了冒出来的鬼王,立刻如母老虎一般门冲过去,手中银蛟锁链哗啦啦几声就抽在了鬼王身上。

    可怜的鬼王被抽打得哀嚎连连,却又不敢跑,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沈浪,想要沈浪阻止这疯婆子。

    但是沈浪却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四只罗刹鬼……

    此刻的鬼王虚弱到了极点,跟个灵武境一重天的武者没有多大区别,被盛怒之下的纳兰紫烟挥动银蛟锁链打,也是有点招架不住了,挨一下惨嚎一声。

    而纳兰紫烟先前以为沈浪出事,吓了个半死,此刻手中锁链就如同鞭子一样,简直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哪里肯停下来……

    “嗷……”

    鬼王这一声声惨叫听上去异常的凄凉,简直是催人泪下,感动得几只罗刹鬼也想痛哭出声了。

    “这他吗到底是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啊!”一只罗刹鬼仰天长叹。

    ...

竞彩足球计算器胜平负